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信任游戏-5

5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乐无异带着夏夷则出了门。

虽然山里温差大些,但也并不会太过夸张,夏夷则出门的时候,尚且觉得有些闷热。

但十分钟后,他们就已经到了乐无异所说的河边,南方的夏日水量充沛,岸边青草与不知名的野花也生得格外好,不远处一架水车吱悠悠地转着,在大片竹林背景的映衬下,简直有那么一瞬间,让夏夷则就像是穿越了漫长的时光,回到儿时读的那些书卷里的过去。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满满的竹叶清香与水汽在胸臆间兜转,顿时令人神清气爽。

这可比陪着那些企业家打高尔夫好上太多,夏夷则睁开眼,认真地看着乐无异,笑道:“果然是好地方。”

“更好的你还没见过呢!”

乐无异颇为得意地点了点额角,突然“咦”了一声。

夏夷则吓了一跳——乐无异的双手突然盖住了他的眼睛,青年带笑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闭眼,一会儿就好。”

他虽然并不怎么好奇,却不愿意拂了乐无异的兴致,便依言闭上眼睛,暗自猜度这人又有什么把戏。

乐无异感觉到对方的睫毛在自己手心小刷子一样刷过一下,眼神有那么片刻的凝聚,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他倒也没一直捂着夏夷则的眼睛,很快就把手放下,而对方也一直安安静静地闭着眼,似乎没有半分窥探的想法。

这一闭就是十多分钟,夏夷则听见乐无异在身边来来去去,不知道在折腾些什么,身周空气渐渐沁了凉意,愈显山中幽静。

“好啦,夷则,睁眼吧。”

终于等到这句话,夏夷则睁开眼睛,接着就在下一秒愣住,甚至倒抽一口凉气——实在是太惊讶。

他看到了光。

星星点点,起于微末,草丛中、溪流边、竹叶上、远处的水车页片缝隙里……流动的、飞舞的、不知疲倦而永不停歇的,光。

明亮的金色河流,自平地倒卷至天空,好似一场铺天盖地的野火。

“……这是……”

夏律师的声音很轻,生怕高声会惊碎眼前美景。他伸出手去,一只小小的虫子对这名人类没有半丝畏惧,配合地停在他指尖,双翅翕合,尾部一盏小小灯火活泼泼地闪动,不久之后灯火岑寂,它似乎觉得这人纤长的指不是求偶福地,振翅飞远,飞到半路又迫不及待地闪起了灯。

“好看吗,我说过这里有好玩的地方吧?”乐无异的笑容在灯火丛中显出一种没心没肺的耀眼,他的眼睛变成了金河中的一点,几乎令人不能直视。

“乐——”

“夏律师。”

乐无异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夏夷则的话,声音听上去有点生气。

“我错了。”夏夷则玩笑般举手告饶,“无异。”

“哎,你想说啥?道谢就不用啦,”乐无异盘腿坐在地上,偏了偏头,“我大学时候那几个哥们儿,两个出了国,在国内的也远得很,好久没聚了,哎,总觉得身边没几个人能好好说说话,现在有夷则你能陪我过来看看,我其实挺开心的。”

“想说什么?在下洗耳恭听。”夏夷则一拱手。

“看你这模样,我又不想说了。”乐无异轻飘飘伸手去捞萤火虫,还真被他捞到一只,张开手来时小虫子安安静静趴在青年人还带点汗意的掌心上,“每次都是我说你听,回头内裤颜色都要被你讹出来啦,没意思。”

“蓝色。”

“哈?”

夏夷则笑弯了眉眼:“乐兄你的牛仔裤裤腰太低,这种问题的答案根本就不需要讹出来。”

乐无异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喵了个咪的,你眼睛也太尖,另外乐兄又是什么鬼啦!”

“不是鬼,是活生生的人。”夏夷则直视乐无异的眼睛,“未免乐兄觉得太过不公,乐兄有什么问题,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要突然开启古汉语Mode好吗,我高考语文91分啊!”乐无异握拳虚挥一记,“既然你让我问,我可就不客气了哈……”

他顿了顿,说:“夷则,能给我讲讲你的家庭吗?”

夏夷则面上的笑容收了收,脸孔在金色光点闪烁中显得极清俊,却少了一份生动。

“我以为你应该知道。”他撑着头,仿佛有些疲倦。

“我爸妈知道。”乐无异干脆地点点头,“我想你也知道,我家这种情况,有朋友登门做客,他们肯定要多管闲事去查一查的。可我没听他们说。虽然从他们的脸色就能看得出,你的背景并不单纯,但无论如何,我和你相识应该只是个意外,而且你从一开始就摆出了一幅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可不觉得那是欲迎还拒……总之,我想听你自己说说。”

他拉起夏夷则的手,让小小的萤火虫从自己的掌心爬到那只冰冷的手掌上。

“你说出来的,我会记得,你不愿意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可以吗?”

“为什么……想问这个?”夏夷则的目光从自己手心移到乐无异脸上。

“我说,”乐无异笑了,手指代替飞走的小虫,在夏夷则掌心一点一点,“我在追你诶,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我的房间给你看过了,爱好也对你说了,连厨艺你都体验过了,现在只是想了解一下你而已,不过分吧?”

夏夷则深吸一口气:“乐兄当真深藏不露。”

“好说好说,”乐无异挥挥手,“你也知道,gay要找个男朋友不容易,我一开始也不确定……不过现在看你没有揍我一顿,倒是心里有点底了。”

夏夷则摇头失笑。

“我的父亲叫李胜元,你应该也认识的。”

“李叔叔?!”乐无异这次是真的惊讶,眼珠都快瞪脱窗了。

“嗯,私生子,不过三年前李胜元就认回了我,虽然这种事也犯不着广而告之,但令尊与李胜元相交匪浅,肯定是知道的。”

夏夷则一言既出,便不再遮掩,倒真如他所承诺的那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母亲当年痴恋李胜元,但门不当户不对,最终也不过成了他的地下情人。她生了我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五年前便去世了。我以前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直到三年前我去做例行身体检查,抽了一管血,一周后他找上门来,要认回我这个儿子,甚至说李氏长子与次子不堪大任,要让我学习企业管理,将来入主李氏。”

他露出凉薄微笑:“想来是做过了DNA鉴定……他对我母亲何其薄情,又何其寡信。恕我直言,我知道无异你的身世,你与乐将军之间虽无血缘,却比我与那人之间好上千倍不止。”

夏夷则漫无目的地扬一扬手,劈开一道光的波浪,大约是自小受母亲熏陶的缘故,他骨子里颇有些像古时候那些温润端方的“君子”,一举一动都有种不自觉的矜持与从容。然而此刻他分明唇角上翘,神气之间却带着说不出的恶意:“这种故事并不好听,不是吗。”

“你没有回去。”乐无异睁大眼,喃喃。

“自然。我对企业经营并无兴趣,更不愿一天到晚对着那张脸,会做噩梦。”

夏夷则这话尖刻又讽刺,偏偏面上表情无比正经。乐无异忍了忍没忍住,笑出声来。

“是不是很后悔?”夏夷则目光落回乐无异面上,勉强笑了笑。

“啊?后悔什么?”乐无异挠头。

“……我并非你遇见的那个夏夷则,准确地说,我叫李焱。”

我并不是你想要追的那个谦和温润的人。

“无所谓啊,毕竟你选择了做夏夷则,不是吗?”乐无异双手连挥,他似乎对抓萤火虫很有经验,这一会儿就扣了五六只在手里,“是我不好,不该提你的伤心事。不过呢……既然你愿意和我交底,是不是代表着,前面那句你也默认了?”

“什么?”夏夷则一时没跟上乐无异的脑回路。

“你知道我在追你啊!”乐无异在夏夷则面前将合拢的手分开一线,透出盈盈微光,像一颗正在跳动的心。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想追就追喽,律师就是麻烦。怎么说呢,最开始看上你,是因为你好看。”乐无异笑眯眯地说,“从没见过人一举一动都这么好看,掉进水里都好看,生病发烧也好看,逞强硬撑的时候更好看。至于家庭啥的,你看你前面那么多年都跟你爸没啥关系,干嘛知道了自己是他的孩子就非要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呢?我是想和你谈朋友又不是和他谈。再说了以后我爸就是你爸,我妈就是你妈……呃,不过老妈那儿我可能还得想想办法,毕竟我还没出柜来着……不过我觉得呢,他们要是知道白赚一个儿子,应该会很开心的……”

“你……”夏夷则的脸有点红。

“性格啥的,哎我觉得呢,你想那么多都没用,说不定过两个月你就觉得我过得太不讲究跟整洁两个字有仇生活也不规律身材又不好,先就嫌弃我了,可是,总得先处处看嘛,万一成了呢?”

乐无异把手里的萤火虫都放了,双手一合,拢住了夏夷则的手。

“试试看,好不好?”


TBC


*太少女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OTL

评论(15)
热度(62)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