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三次乐无异吻了夏夷则,一次他得到了报酬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今天居然是什么国际接吻日,这节日简直……必须给他们发点儿福利2333

*无逻辑发糖~


 

夏夷则与乐无异第一次接吻,是在学校图书馆里。

临近期末,人人都忙着复习,图书馆里空调开得足,座位宽敞,采光又好,实实在在一座难求。

“夷则你看到昨儿BBS十大那个帖子了吗,提供图书馆自习座位,求女友。应征的还不少呢。”乐无异一手支着书架,吊儿郎当地看夏夷则挑他的论文参考书。

“每年不都是这样?”夏夷则笑了笑,“图书馆自习位置,旷哥的微积分课程名额,寒暑假的回家车票,都是换女友的捷径。”

他略微伸长脖颈去看某本书上的编号,姿态像极了剔羽的白鹤,在两排书架之间投下一条修长清俊的影子。

乐无异紧张地清清嗓子挠挠头:“那……夷则你说,我每天早上起来替你占座儿,你该怎么报答我?”

夏夷则偏头觑他一眼,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

“乐兄想要什么?凡我所有,绝不吝啬。”

“真的?”

“君子一诺,五岳为轻。”

啧,又掉书袋。

乐无异托着下巴想了想,蹑手蹑脚往夏夷则背后凑了两步,突然出声:“夷则。”

“什——”

那一声呼唤离得太近,耳廓几乎都被话里的温度与气流蒸红,夏夷则本能转头,纤薄嘴唇与另一对唇瓣轻擦而过。

他瞪大眼睛,下意识地抿紧了唇,浅淡唇色里像是被扔进了一把火,腾地烧到通红。

乐无异也有些慌,想要挠头的手伸到一半,又本能地去摸自己的嘴唇,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诸般情绪走马灯般溜过,最后剩下三分欢喜,三分紧张,三分得意,还有一分小小的狡黠。

“以身相许也行?”

夏夷则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笑了。

“以身相许也行。”

 

夏夷则与乐无异第二次接吻,是在冬日里的候机大厅中。

“哎呀老爹老妈你们别啰嗦了好吗,我一到地方就会联系你们的,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按时和你们视频语音,好啦你们好烦……”乐无异黏在自己爹妈身边不停地碎碎念。

而夏夷则沉默地注视这一幕,无意识地翻动着手里的护照,第一页上贴着乐无异的白底大头照,因为没有笑容,看上去格外的蠢。

“一路平安。”

他合上护照,递给乐无异,尽量维持语调的冷静。

他的航班比乐无异的晚两个小时,等他们各自到达目的地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会变成五个小时。

“哎呀夷则好歹你和我一起过安检嘛,不要现在就抛下我不管呀QAQ”乐无异不依不饶拉着他的手,炽热体温烫得夏夷则几乎挂不住平淡表情。

乐绍成和傅清姣早已经放弃纠正自家儿子过于自来熟的表现,只笑着朝夏夷则点点头,眼看着乐无异扯着他过了安检。

等二老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乐无异张开双臂抱住了夏夷则。

“放手!”身边人来人往,夏夷则已然感受到太多投注过来的目光。

“不放……这次要好久见不到你呢……”乐无异埋头在夏夷则颈窝,一句话说得黏黏糊糊,末了还小狗似的蹭了蹭,舔了舔,就差上口咬了。

“……别闹,”夏夷则抬起手,缓缓沿着乐无异的脊骨顺下去,“跟谢教授学习对你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就像清和老师对你。”乐无异抬起头蹭蹭他的脸,“说好了,我们要经常视频。”

“好。”

“每天要留语音说早安和晚安。”

“好。”

“要为我守身如玉!”

“……”

“我也会为你守身如玉的,嘿嘿。”

还嘿嘿。

夏夷则哭笑不得的时候,乐无异似乎是为了对他的沉默表示不满,一口叼住了他的嘴唇。

狼崽子一般的撕扯与啃咬让夏夷则皱起眉头,他尝到了血的腥味。但紧接着对方就开始体贴地舔舐他的伤口,慰疗那一点说不上痛与痒谁更多的感受。

“我会去找你的……夷则……我们是一定会在一起的……”

一句话由于发言者忙于野性侵略而一波三折,却终究完整地落到了接收者的耳中。

“好。”

 

夏夷则与乐无异第三次接吻,是在一场学校社团组织的圣诞舞会上。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十公分高跟鞋的影像在地板上折射得朦胧暧昧,迤逦裙摆与燕尾服优雅分叉蜻蜓点水般接触着,不知比主人的交集更多些还是更少些。这学校内的天之骄子各有各的背景与际遇,足以令这场缩影以假乱真。

夏夷则穿一身银灰色晚礼服,形如蝶翼的半面面具显得他的眼角似有上挑弧度,无端添了三分妖气。

并非无人与他搭讪,亦有抛开矜持的女士邀他共舞。

只是他都摇头谢绝,眼中恰到好处带出几分遗憾,引得对方离去时也一步三回头。

 

有侍者走到他身边,递上手机,来电人一栏跃动着乐无异三个大字。

“夷则,猜猜我在哪里?”

喧闹中那人的声音依旧清晰,像新年时烟火盛筵上灿金的、最大的那一朵。

“这谁猜得到。”

夏夷则声音里情不自禁也带上了笑。

他信步往安静处去,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暗处突然扑出来的人影抱了个满怀。

阳光温暖的气息充斥他的鼻腔,他笑着分开双唇,任对方的舌长驱直入,攻城略地,压着他的舌面搅到更深处,攫取他全副注意力与呼吸。

乐无异伸出手揽着夏夷则的后脑不许他逃——然而后者根本没有要逃的意思——将他结结实实压在休息室外的墙壁上,吻了个天昏地暗。

分开的时候,甚至发出“啵”的一声,并拉出银色丝线——近乎麻木的脸部肌肉当然是罪魁祸首。

“你……”夏夷则的脸色在周围零星的口哨与叫好声中愈发显出绯红,一双眼不肯去看眼前的乐无异,带着点盈盈水光,顾盼皆有情。

“Surprise!”乐无异指指头顶,“本来想老老实实和你打招呼的,可谁叫你自己从这里走呢?”

墙上挂着一束槲寄生,枝条静默舒展,对某人的无耻不予置评。

“你走过来的……时候……就像是在说‘吻我,放肆地吻我!’”乐无异用一种古怪的咏叹调说道,“哦,我精致的东方美人,愿意和我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吗?”

夏夷则忍俊不禁,伸手去探乐无异的额头:“你还好吗,没发烧吧?”

“喵了个咪的,夷则你真无趣!我可是特意和谢教授请了假,就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好吧,”夏夷则叹口气,握住乐无异的手,以极优雅的姿态行了一个吻手礼,“我当然愿意。”

 

后来,乐无异和夏夷则同居了。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两人难得都有假期,又懒得出门,夏夷则捧着一本书倚在床头,乐无异枕着他的大腿用手机刷微博。

“哇!夷则你知道吗,今天是世界接吻日!”乐无异突然一骨碌爬了起来。

“所以?”夏夷则放下了手中的书。

“所以我们也该庆祝一下呀!”乐无异笑眯眯地歪歪头,老老实实在床上跪坐着。

 

夏夷则无奈地摇头,起身抱了抱乐无异,顺势吻一吻他的发旋。

乐无异的发质偏硬,零落的发茬扎在夏夷则嘴唇上,有点刺人,一绺呆毛划过他的唇缝,而洗发皂清新的草木香气还残留在鼻端。

 

乐无异依旧笑眯眯地望着他。那样子就像在说“不够,不够”。

 

夏夷则吻了吻乐无异的额头。

也许是最近家里的伙食过于辛辣了,乐无异额头当中冒出一颗通红的痘痘,夏夷则的嘴唇正正落在上面,痛得乐无异咧了咧嘴。

 

但还是不够。

 

乐无异配合地闭上眼,让夏夷则的吻落在眼睑上。后者的嘴唇是干燥而微凉的,认真又温柔地在眼睑上逡巡着,做出一个类似吮吸的动作,像是要从那不安分地转动着的、琥珀色的眼中榨出一滴甜美蜜糖。

褐色的睫毛像惊慌失措的蝴蝶,扑棱着飞过夏夷则的每一条唇纹。

 

嘴唇离开的时候,乐无异一偏头,让自己的耳朵正对着夏夷则。

 

于是夏夷则从善如流地吻上去,叼住纤薄的耳廓,用牙齿自上而下慢条斯理地叩过去,直到柔软的耳垂彻底被濡湿。他的鼻息震动着乐无异的鼓膜,让后者分不清耳中回荡着的急促又欢喜的声音到底是夏夷则的呼吸还是自己的心跳。

 

夏夷则伸出双手,以温柔又不容拒绝的力度,让乐无异再度直视他的眼睛。

他的嘴唇贴上后者的鼻尖,俏皮地一放即收,好似蝴蝶栖于草叶,双翅一放一收,未曾惊动叶尖坠着的那一滴露珠。

 

乐无异翘起唇角。

 

而夏夷则终于吻上他的唇,无意侵略,亦无欲念,只是轻巧地贴合着,像是在为每一条唇纹寻找相合的缝隙。

他们心照不宣地维持着这个姿势,夏夷则跟随着乐无异唇角勾出的弧度调整着自己的双唇,直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轻笑出声,唇齿间气息交错,笑意与呼吸都相通。

夏夷则以自己的额头抵着乐无异的额头,鼻尖蹭着他的鼻尖,带着敛不尽的笑意,轻声说:

“节日快乐。”

 

END


评论(36)
热度(135)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