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侠客风云传][逍遥三侠]听说我们三个在一起谁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

*接续盟主路线救回二师兄的结局。

*求徐大赶紧出资料片补完天龙路线和逍遥三侠并肩携手行侠仗义的完美结局啊!啊!!啊!!!


 

一早起来就发现二师兄不见了,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小师妹看上去比我还崩溃,抄着菜刀高喊着“二师兄是坏人!”就冲出去了。

我默默地看着她高举菜刀的背影,突然能理解二师兄的心情了。

被小师妹用言情小说和“一朵小花啦啦啦”熏陶了这么久。不听就要面临眼泪攻击和生命危险。

换我我也得跑。

 

大师兄带着我和小师妹回到逍遥谷。

师父的气色看上去还不错,自己站在屋门口迎接我们。

啊,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现在是武林盟主啦!

不过师父似乎并没有很激动的样子,大概他觉得武林盟主也没啥了不起吧。

不过也对,要是想当的话,师父估计早就是武林盟主了。

毕竟我大逍遥谷的武学,说是天下无敌也不为过啊!

哎……总觉得师父不开心。

早知道就不让大师兄给师父传信说我们要带着二师兄回来了。

 

老胡最近挺高兴,因为在我们回来之后,师父的病慢慢好起来了。

神医前辈换的新方子挺好用的,就是实在太苦了,一开始师父花样百出逃喝药,大师兄和我都管不了他。

要不是小师妹变着法子做药膳,估计到现在他也喝不了几次。

今天小师妹回家去了,我去师父房间探病,果然老头子又想把药倒掉,被我抱住大腿苦劝,老头子看上去手痒得很,特别想敲我头,结果伸到一半又收回去,叹了口气自己把药喝了。

想敲就敲嘛,不这么暴力的师父我都要不习惯了。

就跟选盟主的时候认真地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当盟主的大师兄一样。

总觉得哪里不对。

说起来,是我的错觉吗,师父的房间有点暗诶。

 

今天打扫房间,突然翻到一张丹青先生的画。

就是我们师兄弟三个洗澡,我被泼得满脸水的那张。

二师兄这个暴露狂!

口口声声说着没兴趣看男人的裸体,结果我收藏了画之后有次新年扫除却看到他跑到我的屋子里对着那张画发呆!

哼。

 

今天曹妹子又来了。

结果大师兄别别扭扭说有个什么要紧的事儿,躲出去了。

害得我对着曹妹子拼命找话题,脸都要笑僵了。

真是的,好歹我也是武林盟主啊,这接待规格还不够高吗,不要一脸“我想见的不是你”的表情好不好。

大师兄大概是真的喜欢她。

可是也真的不准备和她在一起。

自从二师兄出走之后,大师兄真的变了很多。

 

好比说从前的大师兄,你要是站在他身边他会顺手照顾一下,要跟他交流两句就会听到各种冠冕堂皇的自我介绍和大道理,离得远了他也就放手不管了。

结果打上天龙教的时候,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能咻地一声飞过来替我挡刀,还不止我一个有这待遇,有时候打个架他满场花蝴蝶似的咻来咻去,简直看得我眼晕。

我说师兄啊,你现在都打不过我了,明明我比较厉害好吧,你个脆皮就不要添乱了呀。

结果大师兄含情脉脉地表示:师弟,我一定会保护你们。

那声音听得我腿都软了。

别误会,就是吓的。

 

咦,说起来,为啥是“你们”?二师兄手握佛剑魔刀站在对面虎视眈眈准备连斩连斩连斩大杀特杀直接达成超神成就好不好的啦。

 

我开始能理解为啥二师兄一开打就划水,划到一半直接反水了。

一定是受到了大师兄的圣母白莲花圣光攻击。

 

逍遥谷里平静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师父的病终于好了,有一天,他叫我们师兄妹几个都过去。

然后宣布由大师兄接任掌门。

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我天天出去闲逛,师父大概真的不像喜欢大师兄那样喜欢我,而且我可是武林盟主,听起来比逍遥派掌门要威风多了。

结果大师兄听到这话,第一反应不是点头答应,是立马转头来看我。

那眼神百转千回的,我差点直接跪了。

 

当然后来大师兄还是当了掌门。

说真的,一个算上杂役(老胡我对不起你)都只有六个人的门派,掌门到底有个啥子意思?

哦,还是有的,掌门要负责管账。

我已经好几次看到大师兄出门典当他收集的那些瓷器了。

于是我跑到驿站偷偷给他打包寄了好多。

反正我有钱╮(╯▽╰)╭

 

转眼就到新年了。

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那张“三人洗澡图”不见了。

师父珍藏的画里面也少了两张。

不过师父看上去不是很着急。

所以我也就没着急。

反正我又不想看男人的裸体,不见就不见吧,哼。

 

今年元宵节我没有去城里闲逛。一直呆在谷里。

小师妹做了特别好吃的元宵。

居然还有肉馅儿的,真是感动我大逍遥谷。

师父吃了一碗小师妹就不让吃了,说不消化。她自己也就吃了一碗,说要保持体型。

剩下两锅全都塞给了大师兄和我。

老胡?老胡跑出去躲去年七夕来的那个大娘了。

我试图说服小师妹我们应该给忘忧谷送一锅。

结果小师妹表示她早就已经送过去了。

她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大师兄和我。

 

一个时辰之后,我趴在水边亭子栏杆上吐。

讲真,我觉得要是三人吃可能会好一点。

为什么每年元宵节我都要吃到吐呢?太伤感情了。

大概是吐得太难受了,眼泪鼻涕一把的,各种头晕眼花。

我似乎听见有人在笑?

也许是幻听了吧。

小师妹的元宵真可怕啊。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师兄不想当武林盟主了!

这个职位好烦人啊!

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我来解决!

我管你们X门在XX门的外墙上涂了一幅裸女图还是两幅搅基图啊!

呸呸呸,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关键是还画得不好看!

这些事情你们德高望重的少林武当华山之类的门派不好就近去调停一下吗!知不知道我大蓝条——啊不逍遥谷出门很辛苦的!

 

我带了把油漆刷子解决了这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纠纷。

既然出来了,一时半会儿我也不想回谷(蓝条很长的你们造吗!)

说起来不知道香儿现在还在不在杭州,去探望一下她们姐妹花(紧那罗:……)好了。

 

香儿果然已经不在怡春园了。

不过她们房间里有个宝箱,在解开变态的二十步四色机关之后,我看到了一本摆放得端端正正的黄色封皮小册子。

《风尘三侠》。

出于好奇我翻开看了看。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故事里这三个竹马VS天降爱来爱去因爱生恨恨极爱来you jump I jump弃了武林只为蓝颜一笑的男·主·角都特么是谁!

是谁啊我不认识啊!

还有什么叫风尘谷啊!我没听过啊!

有种留下姓名地址逍遥派上门拜访啊英雄!啊不,女侠!

 

好累。

 

我觉得我应该去听听经,洗洗我这一颗布满尘垢的心。

据说乐山大佛顶上有个高僧每天都会讲法,我就去了。

 

去的时候高僧刚讲完,听经的人三三两两往外走,下一场还有两个多时辰,我没事干,就在门外溜达。

溜达到一半突然觉得这地方挺眼熟。

对了,我和二师兄为了佛剑魔刀和四个好友打了一架来着。

哎,我肯定要帮着二师兄的嘛,我大逍遥派别名护短谷你们没听过是见识短不能怪我。

突然觉得不止心累,脚也好累,我就一屁股坐下了。

有好心人问我怎么了。我说脚扭了。

有更好心的人说要扶我,我说两只脚都扭了。

于是好心人都翻着白眼散了。

啊,山无棱天地合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我还是就想想吧。

 

“我说,你还要在地上赖多久?”

我去!这阴阳怪气的声音!这“就是不肯好好说话”的态度!

我一跃而起,死死揪住了面前这个背影的领子!

“二师兄!背我!”

玛德,关键时刻怎能乱说台词!

果然是受那本小黄书影响太深。

“没打架也能扭了脚吗?”二师兄没好气地说。

“对对对!扭了扭了!”我揪着二师兄的领子直接跳上他的背,勒住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反正现在他打不过我。

 

“啐,走了。”

二师兄果真背着我往下走。

我听到身后有女侠在窃窃私语。

估计《风尘三侠》要出续集了。

但,管它的呢。

 

END

 


评论(27)
热度(164)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