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奇谭二][乐夏]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神助攻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继续给娘子喂小甜饼。

*我还没爬! 

*开头相识的梗来自《末日崩塌》。其实我就是想写一个神助攻的故事╮(╯▽╰)╭

 

乐无异正在略带紧张地翻动手中的一沓资料,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礼貌地询问自己。

“老哥!”乐包包捅了他的腰眼一下,成功地引起他炸毛呼痛,然后又全然无视他的埋怨,向着对面甩眼色。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吗?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啊啊啊,没人没人,抱歉,请坐。”乐无异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挠挠头,结果忘记手里还有资料,A4纸的边缘带翻了一边乐包包手里的果汁。

“老哥!”乐包包发出一声惨呼,引得周围正在等待面试的不少人往这边看过来。

他们二人对面的黑发青年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无奈地担当了救火员的角色,从提包中掏出一包纸巾,放在乐包包手上。

“谢谢哥哥!”小女孩乖巧地仰起头,露出一个甜美笑容,又转向乐无异,完美展现了她瞬间变脸的天赋,“笨蛋老哥!”

“好啦好啦对不起……”乐无异手里的资料此刻已经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他自己则专心致志地用纸巾帮妹妹擦衣服——但果汁哪里有那么好擦,非但小女孩天蓝色的小裙子被他毁了个干净,甚至还有不少纸巾纤维残留在深色的污渍上。

“算啦,一会儿你面试完我们先回去换衣服。”乐包包愤怒地哼哼唧唧。

对面终于落座的黑发青年到底没忍住,轻轻地笑了一声。

“谢谢你,抱歉啊,刚刚看资料看得太入神,都没注意你在叫我。”乐无异欠身想要伸出手去,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上还有黏糊糊的果汁,琥珀色眼眸中划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尴尬。

“你好,我叫夏夷则。”

黑发青年主动伸出了手,嘴角还残留着来不及平复的弧度。

“你好,我叫夏夷则……啊呸,我叫乐无异,这是我妹妹乐绮疏,小名乐包包。”乐无异一边在心里痛骂自己的愚蠢,一边愉快地把自家妹妹卖了个底儿掉。

“你是非逼我出卖你的小名乐来钱吗!”小姑娘愤怒地冲他挥舞着拳头,而对面青年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乐无异这才发现他真的是个非常好看的人,尤其是泛在那双黑白分明眼底的笑意,简直令人如饮清泉,就连面试前的紧张慌乱都褪了大半。

他心里没来由地泛起一句话“今年才十八岁,长得可清秀了!”

啊呸呸呸没事想什么江南今何在,容易变成文谶好吗。

 

“所以,乐先生是来面试的吗?”夏夷则问,不管是音量还是端坐的姿态,都彰显出他良好的教养。

“……呃,你能不能叫我无异……否则我都不好意思叫你夷则。”乐无异又挠了挠头,脑后马尾随着这一动作甩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虽然看上去对这一要求有点摸不到逻辑,然而夏夷则看上去并不准备纠缠这个问题,他微笑着点点头,“好的,无异。”

被这个微笑闪晕的乐无异心满意足地开始回答问题:“我确实是来面试的,嗯……助理工程师,你知道的,谢大师这次公开招募助手,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那个,你也是来……?”

“不,我在等人。”夏夷则微笑起来,“我还没有毕业,不过毕业之后应该也会过来工作。我的导师负责的实验室也在这栋楼里。”

“哇!那你的导师一定很厉害!”乐无异瞪大眼睛。

“漂亮哥哥,你的老师认识谢大师吗?”乐绮疏从沙发上蹦了下来,站在夏夷则面前,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帮我哥哥说两句好话好不好呀,他超崇拜谢大师,天天在家里念,我都被念烦了!”

“乐包包!快闭嘴!”乐无异一把将妹妹拖回自己身边,“那个,夷则,真不好意思,你不要当真。”

他揉乱了小姑娘的头发:“说好的跟着出来就安安静静的呢?要不是老爸老妈都出国去了,我才不会带上你!面试带家属太奇怪了好吗!”

“乐来钱!我的发型!”乐绮疏一声尖叫,“而且我哪里有说错!是谁天天在家里谢大师谢大师一天至少说二百遍的!”

“我的导师和谢大师确实算得上认识,”夏夷则无视了这对兄妹的打闹,认真地点点头,“不过对于谢大师来说,大概什么关系都比不上助手的技术水平重要。加油。”

“我当然会加油的!”乐无异握着拳,笑得像窗外阳光般耀眼,甚至让人觉得微微有些眩晕。

“请问哪位是乐无异先生?”

身材火辣的美女抱着文件夹,有礼地询问。

“我就是。”乐无异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穿在他身上多多少少和个人气质有点格格不入的西装,紧张地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的黏腻汗水,拎起公文包跟了上去,头顶一撮呆毛随着步伐一起一伏。

走出几步,他突然又回过头来,笑出一口白牙。

“谢谢你啦夷则!”

 

三天后,夏夷则走出专业课教室,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却感到自己的手机震了起来。

“夷则哥哥,你好呀!”

扩音器里传来了小女孩甜美的声音。

是乐包包,啊不,乐绮疏。那天乐无异不在的时候,这小姑娘愉快地问夏夷则要了他的电话号码。

“我哥哥今天去参加第三轮面试了,他让我一个人在宾馆呆着,可是我好无聊哦……”乐绮疏用一种充满祈求与渴望的口气说,“夷则哥哥你能推荐一下B市好玩的地方吗?我想出去玩……”

“你应该听你哥哥的话,不要一个人跑出去。”夏夷则扶了扶额头,感觉自己似乎在不经意之间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然而他的劝说注定失败,而且听上去小姑娘快要哭了。

“可是我真的好无聊嘛……算了我自己出去好了。”

……

“停,不要动,你在哪个宾馆?”

夏夷则无奈地投降。

 

事实上他并未带乐绮疏出去玩,联系不上家人——乐无异的手机关机,大概是正在面试中的原因,而乐绮疏拒绝提供两人父母的联系方式——他可不敢把小姑娘带走。

他也不敢放着乐绮疏不管。让一个小女孩自己在B市乱晃,实在太不安全了。

夏夷则最后在宾馆楼下的星巴克为小姑娘点了一份芝士蛋糕和一大杯星冰乐,并把出发前从逸清师姐那里借来的PSP塞给了她。

乐绮疏看上去并不像其他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那样沉迷电子产品,用她的话来说“家里有一个电子狂人就很可怕了!”

她似乎更喜欢跟夏夷则交流。

虽然夏夷则多少觉得这种交流令他有些……惊恐。

小女孩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真诚地仰望他,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却堪比入职体检或人口普查。

“夷则哥哥你到底有多高啊,我觉得你站起来比我哥还高啊!”“夷则哥哥你居然这么轻的吗!我感觉你身材好棒啊!”“夷则哥哥你今年多大啦?“夷则哥哥你也喜欢吃甜吗,要试试我这份芝士吗?”“夷则哥哥你上次说你是生物学专业的,你们的实验室里是不是都阴森森的泡着好多尸体啊?”“夷则哥哥你家在B市吗?”

夏夷则极有耐心地回答着问题,唇边泛起无奈苦笑。

说起来,初遇的时候这小姑娘明明没有展现出这么标准的追问天赋啊,否则自己也不会把电话号码给出去了。

然而乐绮疏的年龄配上她的真诚,居然可以一点都不显得失礼。并且夏夷则注意到这个小姑娘有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敏锐,具体体现在当他对自己的家庭含糊带过时,她马上干脆利落地换了话题。

最终的相处,甚至可以算得上愉快。

直到乐无异回来。

 

为了感谢夏夷则对乐包包的照顾,乐无异决定请夏夷则吃饭。

事实上,夏夷则多少觉得这有些奇怪。

本来照顾小姑娘就已经占用了他一整天的时间,按理来说,他此刻应该回到学校,去搞定那些似乎永远都弄不完的课题和文件。

但乐无异的邀请是这样热情又自然,几乎——实际上也让他忘记了拒绝。

吃饭地点选在酒店附近一家知名烤鸭店,三个人拿到排位号,一看前面还有五十一桌在等位,乐无异和乐绮疏顿时整齐划一地吐了吐舌头,看上去有趣极了。

“那个……真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乐无异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提议,“要不我们随便换一家别的?”

“可我想吃烤鸭,呜呜呜,烤鸭烤鸭烤鸭!”乐绮疏装模作样开始撒娇。

夏夷则忍不住笑,这小姑娘实在鬼灵精怪,也不知道乐无异这样的哥哥怎么能带出这样的妹妹。

“没关系的,无异,我今晚没有什么别的安排,完全可以等一等。”

介于兄妹两个似乎都没有逛街的打算,夏夷则自然更不会有,三个人在烤鸭店对面的麦当劳挑了个位置坐下等待。

乐绮疏难得安静,点了一份薯条就抱着PSP不撒手。乐无异跑去洗了手,用薯条蘸着M记新推出的芒果酱送进妹妹嘴里,小姑娘的精力都放在手里的游戏上,吃东西的时候太漫不经心,芒果酱经常沾到嘴角,于是乐无异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帮她擦拭,不过他倒没有半点不耐烦,一边照顾妹妹一边和夏夷则聊天,始终笑得兴致盎然。

夏夷则微笑看着,突然莫名有些羡慕。

“对了,夷则哥哥,你们不吃东西吗?会饿的呀……”乐绮疏突然从PSP里拔出神来。

夏夷则摇摇头,刚刚乐无异去点薯条的时候已经问过他了,“不用——”

“乐来钱你太失礼了!夷则哥哥说了不用吃东西你就真的不点吗!绅士风度都哪里去了?”乐绮疏小大人似的摇头,嘴里还啧啧有声。

“我……”乐无异简直百口莫辩。

“我们都是男性,似乎无需展现绅士风度吧?”夏夷则笑着替乐无异解围。

“怎么不用!老哥快去!夷则哥哥喜欢吃甜食,唔,草莓麦旋风不错,菠萝派也可以!甜品饮料全线第二份半价哦~”乐绮疏模仿着M记广告的语调愉悦地说。

乐无异二话不说落荒而逃。

乐绮疏朝夏夷则挤了挤眼睛:“夷则哥哥,你觉得我老哥怎么样?”

“嗯?”

“就是……你觉得他长得帅不帅,性格好不好,和他聊天有趣吗?”

夏夷则敏锐地觉得哪里不对。

但他还是实事求是地回答:“人很好啊,很有趣,长得也……很帅。”

“夷则哥哥你为什么顿了一下,难道他的长相不是你的茶?”乐绮疏继续挤眉弄眼。

“不,只是觉得评价一位同性的相貌有些奇怪。”

“唔……”乐绮疏露出思索的表情,这时乐无异已经返回,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那天晚上乐绮疏吃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烤鸭,而夏夷则和乐无异从专业聊到理想又聊到生活趣事。

夏夷则回到学校,点开手机翻到新添加的联系人“乐无异”,下意识地微笑了一下。

然后决定把这段计划外的相遇当作美好回忆放在心底。

 

一个月后,夏夷则接到了通话人为乐无异的电话。

“夷则哥哥,不好了,快来帮忙!”那边传来的是乐绮疏的声音。

夏夷则面色一变,问清楚地址就匆忙赶去。

乐无异与乐绮疏所在的地方离夏夷则的学校居然非常近,怪不得小姑娘第一时间会想到要找他帮忙。

夏夷则步履匆忙冲上六楼时,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被拖出房门的乐无异。

他昏迷着,脸色是不健康的苍白,头顶的呆毛都失去生气。

一边一个拖着他的人则是乐绮疏和……逸清师姐?

 

夏夷则二话不说在两位女性的协助下背起了乐无异,到楼下招来一辆出租车,将人送到医院。

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体力透支引起的昏迷。

“哥哥上次面试通过了,特别高兴,一周前就带着我过来这边住了……”乐绮疏说,“可是最近他特别忙,今天就突然昏倒了,呜呜呜……”

逸清一边哄着小姑娘,一边和夏夷则解释。

原来乐无异上次参加的第三轮面试是谢衣亲自主持的——夏夷则言出必践,真的请清和向谢衣提了一下这个年轻人,而谢衣在面试后也对他十分欣赏——通过之后就正式加入了谢衣直属的研究小组。

他高兴得简直要忘形,匆匆忙忙处理了学校那边的事情,还没答辩就过来报道了,本来找房子办实习就已经够忙了,结果最近毕业论文课题组那边又出了点问题——有人抄袭乐无异的劳动成果——他不舍得手头谢衣指导的项目,见天两头跑,时常忙得两天没法好好吃一顿饭,就连妹妹都经常托付新认识的逸清照顾,终于在一个通宵之后出来给乐绮疏做饭的时候倒在了房间里。

恰好逸清来找小姑娘,但她纵然学术上的战斗力绝对是超S级别,体力上也搬不动一个大男人,又从清和教授那里知道这兄妹二人认识夏夷则,便让乐绮疏打电话找了这位师弟过来帮忙。

夏夷则知道了前因后果,看着病床上还在昏睡的乐无异,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十分了解那种狂热的工作状态——人在那种状态下确实可以忽略很多事情,甚至以为自己已然化身永动机——也看得出乐无异对自己喜爱领域那些东西的狂热度。

却依旧感到了隐隐约约的心痛。

明明看起来应该是个很会照顾妹妹的人啊……怎么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对方看上去十分贴服的褐色短发,却在最后一瞬缩回,像是被烫了手。

没注意到一边的逸清和依旧还在抽抽搭搭的乐绮疏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因为医生已经说了没什么大问题,乐绮疏也渐渐止住了哭声。逸清还有工作要忙,先回实验室了,乐绮疏则掏出自己有着夸张造型的可爱手机,给夏夷则看她最近拍的照片。

大多是些精致的菜式,看上去便令人食指大动,也有零星的几张是室内格局,虽然还在装修中,却已经看得出自由洒脱又充满奇思妙想的家装风格。

“都是我老哥做的!”乐绮疏自豪地炫耀,“所以夷则哥哥你不要以为他是个高智商生活废哦!老哥只是太崇拜谢大师了,不好意思和他请假,才把自己忙进医院的!等他醒了我会好好批评他,让他争取绝不再犯!所以夷则哥哥你也不要介意哦!”

“怎么会——”

等等,乐绮疏为什么觉得他会介意这些事?

小姑娘才不管夏夷则的心理活动,偏着头笑嘻嘻地说:“夷则哥哥,我哥什么都好,洗衣做饭家务工作样样全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乐绮疏继续挤眉弄眼:“那天夷则哥哥你借我PSP玩,我看到了哦!好~多蔷薇向的游戏呢!”

 

夏夷则:“……”

他真傻,真的,单觉得要给小姑娘找点东西来玩以便打发时间,却没想想自己师姐的PSP里面能有什么好东西!

“那个PSP不是我的。”

他力图镇定地反驳。

心却莫名跳得越来越快。

“我知道啊,是逸清姐姐的嘛,但是我今天和她聊过了喔,她说你是……和我老哥一样的人喔!”

 “爹娘简直为我这个老哥操碎了心!”她小大人一样在地上走了两圈,“据说他可早就和爹娘说不喜欢女孩子,爹娘超担心他和奇怪的人混在一起!不过我觉得夷则哥哥你好棒!”

乐绮疏眉飞色舞,就差跳起来了:“考虑一下嘛,我哥人很好的喔,虽然夷则哥哥你也很好……说起来我还有点不舍得呢,要是夷则哥哥你喜欢女孩子的话,我一定会求你等等我的!”

夏夷则简直被她打败了:“你……你这样你哥知道吗?”

“不知道!”乐绮疏嘻嘻笑,“但他可喜欢你了!我看到他画图纸的废稿上都写了你的名字!所以你试着喜欢他一下嘛~”

她拽拽夏夷则的袖子:“试一下嘛试一下嘛!”

夏夷则简直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相亲吗?还是一个十岁小姑娘牵线的相亲?

“试试看又不会怎么样!”乐绮疏还在努力劝说。

“……好吧。”夏夷则摸摸小姑娘的头,“我试一下。”

“欧耶!”乐绮疏一蹦三尺,“那,你们独处一下哦,我出去呆一会儿,别担心我不出医院!”

夏夷则一瞬间竟无言以对。

 

小姑娘一蹦一跳跑出病房。

夏夷则叹了口气,手终于落到了乐无异的头发上,指间痒痒的触感让他情不自禁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手感怎么样?”

夏夷则被吓了一跳,低头看到病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正朝他露出一个八颗牙的完美笑容。

“你……”

夏夷则的脸瞬间红透。

不过乐无异看上去似乎比他紧张得多,脸都快笑僵了。

“那个……我什么都没听到!”

夏夷则:“……”

乐无异抬起没挂水的手想挠一挠头,结果碰到了夏夷则的手,两个人都像是受了惊吓般颤了一下。

“好吧,”乐无异长出了一口气,陷进床里,“我其实听到了,刚刚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插嘴……”

“不过……”

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有几乎与乐绮疏如出一辙的狡黠与真诚。

“你放心,她替我表白,那是她的事!我会按部就班认认真真从头开始追你的!”

 

END

 


评论(38)
热度(128)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