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奇谭二][乐夏]我是不是赚到了?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我的征途就是喂胖娘子#

*感谢专业人士雁纸提供各种建议和资料,然而作者依旧对医学相关一无所知,大家看看就好~

 

夏夷则有些着急地倚着车门,手指漫无目的在手机屏幕上划动。

一划就点开了日历,逸清推荐的日历APP自带黄历,夏夷则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关上了屏幕。

“农历七月初七,宜嫁娶,忌出行。”

前面那句也就罢了,后面这句……倒十分应景。

 

夏夷则将视线投向布满石子的路面和路旁草丛里自己那瘪了右前胎的车子,叹了口气。

不该因为高速事故封路就选择绕省道的,手机上的地图APP还添油加醋,导航也不知抽的什么风,偏离省道不说,还给他指了一条基本没有私家车经过的路。

这路上磕磕绊绊的都是大车,运的还多半是砂石,路况差得天怒人怨,他提心吊胆开了十几分钟,车子就光荣壮烈了。

最惨的是还没带备胎。

道路救援的电话早已经打过,然而这里地方偏僻,他们也没有更近的维修点,高速还堵着,一时半会儿也过不来。跑运输的司机们多半会停车问问能不能搭把手,然而车胎这东西大家不通用,问了也是白问。

 

正出神时,夏夷则身后突然响起了刹车声。

一回身便看见一辆轿车停在身后,讲真,老成如夏夷则,那一瞬间都有一种见到亲人的迷之感动。

他亲人是个青年,看上去二十来岁,不知是不是有外国血统,眼周轮廓十分立体,相当帅气,此时笑得亲切又阳光,挠挠头问夏夷则:“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

十分。

特别。

需要。

 

这天降奇兵完全没有辜负夏夷则的期待。

在看着对方从车底拽出备用轮胎,又自后备箱掏出零零散散大堆工具之后,夏夷则真心实意地感受到,自己今天的噩运大概是结束了。

青年旋起千斤顶,换掉漏气的车胎,再放下千斤顶,整个过程动作娴熟,自然流畅,用时不到十分钟。

“谢谢。”

夏夷则递了一张湿巾给青年,后者接过来随意擦了擦看不出原色的双手,而夏夷则未曾忽视对方脸上一掠而过的痛楚。

“你的手……”夏夷则迟疑着开口,他已经看到湿巾上的血色。

“没事儿没事儿,”青年也不擦了,挥了挥手,“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走了哈。”

他拎起工具扔回后备箱,余光瞥见夏夷则不远不近地跟了过来,转过身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哥们儿,这段路不好开,自己小心点儿,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你的手至少要处理干净,”夏夷则皱起眉头,“我看到出血了。”

“真没事儿,我——”青年一句话被说完,就被夏夷则握住了手腕。

啧,这人的手真凉,他默默地想。

“伤口有点深,必须清理干净。”夏夷则看了一眼就得出了基本判断。他拆出另一张消毒湿巾,仔仔细细擦净了伤口与附近一圈,疼得青年龇牙咧嘴。

这还不算完,夏夷则回到自己车上拿来一张名片:“我叫夏夷则,是三院外科医师,请相信我的专业判断,这种伤口必须认真清洁,最好打破伤风疫苗,否则会有危险。如果先生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我们医院,医疗费用我会全额支付,还有换车胎的钱——”

“我说夷则,你简直太啰嗦了……简直和我娘亲一样。”

“什么?”

“好啦,这点小钱真的不用在意,我穷得就剩下钱了,哈哈。”青年耸耸肩,“哦,对了,我叫乐无异。”

“乐先生……我们现在去医院还是——”

“那个……我回到市里还有急事……”

夏夷则叹了口气,内心充满歉意,可是他已经占用对方不少时间,总不好继续强人所难。

“那么乐先生……”

“夷则,”对方表情一肃,“有件事要拜托你。”

“乐先生请说。”

“叫我无异成不成?”乐无异挠挠头,笑了,“你叫我一声无异,我保证回头会去医院打针,好吗?”

夏夷则莫名觉得脸上有点发烧。

他最终点点头。

“好,无异。”

 

一周后,夏夷则果真在医院里见到了乐无异。

并非对方找上门来,而是他去内科找同事借一份病历时恰巧碰见。

“……乐先生,真是太巧了。”

夏夷则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

“啊哈哈哈哈,那个……呵呵,夷则,我们又见面啦。”

乐无异苦着脸,左手握着自己右手的手腕——可以看到他的整只右手突然小幅度地抽搐起来。

“夏学长你认识这个病人啊,快告诉他要遵医嘱好吗,我觉得症状像是破伤风,伤口组织已经送去做化验了,这个必须留院观察!”

“可是我真的——”

“没有什么可是。”夏夷则斩钉截铁地说,“如果确诊是破伤风的话是非常危险的,并发症太多,甚至会危及生命,虽然现在只是局部肌肉痉挛,也必须马上住院治疗。”

“我还得工作,我的项目——”

“什么工作都没有性命重要。”夏夷则眉头紧皱,一把拽住乐无异的手腕将他拖走,只扔下一句话给自己同事,“我去给他清理伤口安排床位,手续我回头来办。”

“等下,我车还停在楼下,我——”

“你……你手都这样了还开车来医院?”夏夷则露出震惊表情,手劲不自觉加大,直到乐无异发出哀鸣,“夷则,夷则夷则夷则,好夷则,我知道错了,你轻点儿……”

 

夏夷则动作很快,在医院里人缘也很不错。

半小时之后,确诊为破伤风的乐无异躺在病床上,看夏夷则动作麻利地给他的右手消毒,彻底挑开尚未愈合的伤口,仔仔细细地清洗上药。

“痛痛痛痛痛!”乐无异毫无男子气概,惨叫连连,“夷则饶命啊啊啊啊啊——”

“现在知道痛了?!你知不知道——”

夏夷则一句话几乎破了音,又陡然意识到破伤风患者经不起强烈的声光刺激,用尽全力压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斥责,整个人陷入沉默。

“……夷则,你别不说话,你……你别生我气。”乐无异连痛都不敢喊了,小心翼翼地说。

“抱歉。”夏夷则闭一闭眼,“你是因为帮助我才受伤,我觉得自己应该有责任,但我确实不该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你,更没有资格生你的气……”

他知道自己过激了,亦知道自己在这短短片刻间心情大起大落,几乎难以自持,这不像是他——他见惯病人甚至生死,哪怕眼前人漫不经心的态度确实可气,也不该成为他行为反常的理由。夏夷则深吸一口气,要平复心情出乎意料的难,甚至让他黑白分明的眼底泛起血丝:“好了,小心一点,我去叫护士来给你换瓶。”

“夷则!”这回换乐无异拉住了他的手腕。

“夷则……”青年又重复了一遍医师的名字,“是我的错,你别自责。”

 

两小时后,夏夷则拎着沉重的笔记本电脑包进了乐无异的病房。

“夷则你回来啦!”乐无异笑得灿烂。

“嗯。你的电脑,”夏夷则将电脑包放在病床一侧,“但在你的主治医生允许前你最好不要开机,毕竟声音和光线都有可能刺激痉挛发作。”

“还有你的钥匙。”他顿了顿,终于没忍住问出来,“你就不怕病好了回家发现少了什么东西?”

“怎么可能!”乐无异笑眯眯地说,“夷则你才不会是那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

“那……那就理解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咦,有道理哎,如果我以后回家发现少了什么,夷则你得负责帮我找,找到为止!”

“……”

夏夷则瞬间无语。

“所以你看,”乐无异拍了拍夏夷则的手——这动作牵动伤口,让他又一次疼得表情扭曲——“我们的风险是一样的,就好像夷则你相信我不会栽赃你在我家顺手牵羊一样,我也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他挑挑眉毛:“你因为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冲我发火,这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乐无异的破伤风症状并不重,仅有局部痉挛表现的破伤风十分少见,未发现任何其他并发症更是可称奇迹,连他的主治医生都连说长了见识。

但他依然十分辛苦,病房内的空气几乎凝滞,没有声音,光源也只有床头的一盏昏黄小灯。大量的出汗很快让皮肤变得黏腻,而右手时不时的颤抖和左手背上的吊针让他别说开机恢复工作——他是个开发手机游戏的程序员——就连吃饭都变成了难事。

“夷则,我饿了。”乐无异可怜兮兮地望着下了班再度跑来病房报到的夏夷则。

“……想吃什么?”

“想吃水煮鱼!”一提到吃的,乐无异立马精神奕奕,“夷则我和你说,你们医院东面街上大概三百米外那家川菜馆超棒的,我经常和同事过来吃水煮鱼,推荐给你呀。”

夏夷则沉默片刻:“你不能吃辣。”

“喔……”乐无异一秒泄气,“那随便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

夏夷则点点头,走出病房,再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份粥,还有不少水果。乐无异的吊瓶还没挂完,很明显是没法自己吃的。他犹豫片刻,坐在乐无异床边,拿出勺子舀了一勺粥:“先垫一垫,我还叫了两个菜,一会儿会有人送上来,你需要高热量高营养的饮食,哪怕辛苦也要努力多吃一些。”

柔和光线下他的侧脸氤氲在一片暧昧与温吞的氛围里,像旧事烟云里的半幅剪影。乐无异琥珀色的眼珠转了转。

“夷则……”

“怎么?”

“你通常都这么照顾病人的吗?”

夏夷则瞟他一眼:“怎么可能。”

“那就是说这是我的专属服务了!夷则你真好!”乐无异顿时笑出声,愉快地吞了一口粥,舌尖在唇边扫了扫。

……夏夷则觉得自己再这样继续锻炼养气功夫,就快能得道成仙了。

 

乐无异这院一住就是两个周,康复效果倒是不错,然而扎针主力左手背上青青肿肿,整只手都快不是他自己的了。

幸好他自己给自己当老板,虽然这一病难免要拖慢进度,但好歹没人不顾他的死活非要让他在医院加班。

他便也慢慢平息了赶工的心思,后来病情好转,更是把前端时间没日没夜加班攒下的剧补了个干净,倒也算是给自己放了个假。

“对了夷则,你平常玩手机游戏吗?”

乐无异拿一只手指在自己手机屏幕上敲敲打打,抬头问了一句。

“不玩,怎么了?”

夏夷则用牙签插起一块削好皮切成小块的苹果递到乐无异唇边,摇摇头。

“要不要试试看我们新开发的游戏?”

乐无异笑得十足不怀好意:“就当是帮我们做做测试嘛~”

夏夷则很明显对手机游戏并无兴趣,然而他却无法拒绝乐无异的要求。

然后乐无异就发现他简直是自取其辱。

他们开发的这个游戏是个武侠背景下的养成,各项数值的提升可以通过战斗也可以通过简单的小游戏来实现,小游戏的种类很多,2048打地鼠祖玛塔防跑酷一应俱全,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在所有项上的记录几乎都被夏夷则破了个干净,这人手底下养成的角色属性高得吓人,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所有战斗从无一败,乐无异甚至开始怀疑这游戏的难度设定是不是出了问题。

“我说夷则……”

“嗯?”

“有没有人抱怨过你简直不是人类?”

“……”

 

夏夷则断断续续把乐无异他们开发的游戏V1.0玩通关的时候,乐无异终于能出院了。

夏夷则开车送他回家,两人站在楼下话别时,他的表情看上去还是十分担忧。

“无异,”他说,“你最近要多休息,工作别太累,破伤风症状像你一样的实在不多见,而且这病预后不太好,如果有任何不适,一定要及时联系我。”

“行了夷则,我有没有说过你和我娘亲一样啰嗦?”

“……说过。”

“那我有没有说过你现在比我娘亲还啰嗦?”

“……”

皮肤太白有一点不好,但凡夏夷则有半丝脸红的意思,看上去都格外明显。

但他依旧不肯住嘴:“那是因为你曾经承诺过会注射疫苗,却没有做到。”

“好吧好吧好吧我错了,”乐无异作举手投降状,“那两天特别忙,有几个大客户,还要开进度会……哎,算了,不解释了。反正都是我不好。不过这次我保证不会了,我会乖乖休息,定期复查,好不好?”

夏夷则定定看了乐无异片刻,脸上依旧含蓄地写着“不信”二字。

“……喵了个咪的,败给你了。”乐无异挑起嘴角,“夷则,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什么?”

“就算是为了能多见你几面,我也会争取多去几趟医院的。”

“……什么?”

“没什么,”乐无异冲他挤挤眼,潇洒地挥了挥手,“回见。”

 

乐无异第一周倒十分守信,周六一早就跑到医院复查,之前还特意给夏夷则打了个电话,说是方便他监督自己。

夏夷则本来刚下夜班——昨晚医院附近发生一起连环车祸,他足足忙了三台手术,心情与血压几乎都降到了危险值——可确实是放心不下,在休息室小睡片刻就特意赶来陪着乐无异复查,站在边上面色苍白摇摇欲坠,比乐无异更像是需要医生的人。

“夷则……你先坐一会儿吧,好不好?我看着你这样子都吓人……”乐无异挠挠头,递给他一个保温盒,“喏,你先吃点东西……”

“这是你给自己准备的早餐?”夏夷则问道。

“是啊,验血要空腹我就自己随便做了点带来了……”乐无异突然反应过来,做了个扶额的动作:“我说,你不是这种时候还要和我客气吧?快吃快吃,我的就是你的,吃完了就去睡一觉,我都来了,还能半路跑了不成,回头报告出来了我一定给夏大医生打个电话如实汇报,我保证!”

“……那谢谢你,抱歉。”夏夷则倒也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容强撑,拎着保温盒回休息室去了。

“……”

一边给乐无异开化验单的医生默默地看完了全程,感觉自己受到了成吨的精神伤害。

 

第一次的复查结果不错,夏夷则和乐无异约好了第二周他来的时候还饭盒——他不得不承认乐无异的手艺实在强过食堂太多,粢饭糕酥软香脆,八宝粥绵柔清甜,不但安抚了他的胃,也奇迹般地安抚了一直隐隐作痛的头——结果乐无异却单方面失约了。

夏夷则专门和同事调了班却没等到人,前车之鉴不远,生怕乐无异又出了什么事,急匆匆出了医院,往乐无异的家赶去。

不去看一眼,始终不能放心,他这样对自己说。

 

一路上给乐无异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夏夷则一颗心提到半空,几乎是冲进了乐无异所在的小区。

在敲门数分钟未得到回应之后,他直接找上了楼下的物业大妈,掏出医师执业证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您好,我是乐无异的主治医生,本来今天他和我约了要去医院复查,可是我等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人,电话也没人接,刚刚过来敲门也没人应……”

或许是夏夷则的一张脸太有说服力,大妈毫不怀疑,着急得十分感同身受。乐无异说来也是钢筋水泥丛里的一朵奇葩,天生带有自来熟属性,和大妈以及小区保安都有几分交情,于是大妈在询问保安,得到了乐无异应该并未出门的答复后,果断翻出了乐无异家的备用钥匙,带着夏夷则夺门而入。

 

夏夷则一眼就看到了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屋主,他三步并两步奔到乐无异身边,一只手伸到他颈边去探脉搏,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面颊,唤道,无异,无异。

心率与体温似乎并无异样,夏夷则略微冷静了些,才终于注意到屋中弥漫的酒气和乐无异衣襟上的酒渍。提起的一颗心终于归位,在胸腔中砸出轰鸣,几乎疼得他连气都喘不上来。

 

抱歉,他应该只是喝多了。他转头对物业大妈说。

“卧槽……头好痛……嗯,夷则?”被这样一番折腾,乐无异终于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夏夷则,半晌嘿嘿笑了,咧着嘴一叠声地喊:夷则,好夷则。

夏夷则脸红得没法看,好在大妈看出他们两个确实认识,放心地撤退了。

 

“夷则,你怎么来了?”乐无异明显宿醉未醒,用力揉着额角,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你今天没去做检查。”夏夷则轻声说。大起大落的情绪让人疲倦,他几乎端不住那张温润如玉的脸。

“检查……?”乐无异喃喃道。随即他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在沙发上胡乱摸索了几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日期,以及十数未接来电,来电人正在眼前。

“喵了个咪的,夷则我错了,我也没想到!”乐无异慌乱地解释,“昨天我们的游戏正式上线,下载的用户数比预计的要多得多,大家嚷着要办庆功宴,我被他们往死里灌,都不知道是谁把我送回来的……说真的,夷则你揍我吧,保证不还手!”

夏夷则摇摇头,一双眼静如深潭:“你没事就好,只是恢复期本来也不该喝太多酒。”

他并非不生气,然而比起心中所预计的、最坏的结果来说,眼下的情形已经很好了。

乐无异顿时展现出了十万分的惶恐和十二万分的感动,他摇着身后不存在的尾巴,以狗腿得令人毛骨悚然的语气道:“我发誓……”

“不必发誓,”夏夷则截断他,“食言的次数多了,恐怕乐先生还要努力减肥,白白辛苦一遭。”

乐无异尴尬地抓头:“昨天真是特殊情况,我本来、本来以为自己不会醉倒的。”

说着他还将手机递给夏夷则:“你看我还专门定了备忘录要去复查的,虽然备忘录也没能叫醒我……”

“罢了。”既然人没事,抱怨的话一句就够,夏夷则转开了话题,“你说的游戏就是上次给我玩的那个吗?”

“对呀对呀!首日下载量排行榜第一哦!”乐无异的眼睛亮闪闪的,“赚了好多钱!”

“我以为你不缺钱。”夏夷则打量着乐无异,别人或许认不出这人抱云堂的衣服与登云第的鞋子,他却毫无疑问是认识的。

乐无异挥挥手:“这次不一样!”

他笑着偏头看夏夷则:“我爹是搞实业的,确实挺有钱,可是我喜欢做程序,尤其是游戏。大学的时候我就做过几个简单的手游,看到别人喜欢就会很开心,后来我毕业了就自己跑出来创业,之前都是做代理商和中介,拿游戏和应用的推广提成,虽然也赚了不少,但都没啥技术含量。这次可是我们第一次推出自己做的游戏,不止我,大家都很高兴!”

夏夷则深深地注视着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唇角也随着对方的大笑而弯出了弧度,语气也愈发温柔:“恭喜。”

“同喜同喜。”乐无异以指点额潇洒一挥,“夷则……我赚了钱,你来帮我花好不好?”

夏夷则的心猛然一跳,那感觉像是失重,并不算太愉快,他皱起眉头:“什么?”

“啊哈哈哈哈……没什么啦……”乐无异总算意识到自己正一身狼藉,而刚刚被放了鸽子的对方也并非好的倾诉对象,于是果断开始装傻,“我的意思是说,我赚了钱,请你吃饭呀!”

夏夷则暗暗出了一口气,微笑着摇摇头:“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似乎不适合再来一顿,还有,明天记得来医院复查。”

 

最终,乐无异无奈地作出了让步,但夏夷则也被迫答应留下来随便吃一点。

这随便的一点是两碗榨菜肉丝面,等肉化冻的间隙乐无异顺便去冲了个战斗澡,端着碗坐在夏夷则对面时,他身上还带着水的湿气与沐浴露的香味儿。

面很好吃,这并未出乎夏夷则的意料(乐无异笑眯眯地表示身为一个程序员怎么能不会做饭),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吃完饭准备告辞的时候,乐无异直接递给他一把钥匙。

“这样下次我不开门的时候,你就可以直接进来啦!”他振振有词地说。

夏夷则充分体会了什么叫做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在他拒绝之后,乐无异简单粗暴地将钥匙塞进他的兜里,然后把他推出门外,迫不及待地关上了门。

算了,夏夷则叹了口气,决定认命。

他并未发现,自己只是稍微有些为难,却并不排斥这稍微有些过分的亲密。

 

两周之后,夏夷则就后悔了。乐无异深谙如何得寸进尺,数次打电话来摆出各种理由,把夏夷则诳到他家里去——他的家离医院很近,这仿佛成为了最好的借口。有时是他正在上班,请夏夷则帮忙送个什么东西;有时甚至是因为下雨拜托夏夷则帮忙收衣服;有时他在那边敲着电话,笑眯眯地喊救苦救难夷则大士,家里断粮了带点蔬菜和肉来呀……

每次差遣完人之后,他又要以感谢为由请夏夷则吃饭,后者倒是彻底见识了这人的厨艺——说堪比米其林大厨肯定夸张了点,但大众点评上四五星的中西馆子倒真能战翻一票。

 

这日子持续近半年——按说乐无异的破伤风症状极轻,康复又彻底,早就不必再去医院报到,他却硬是拖出了和重症患者一样的观察期。

“我说夏老师你也管管他,他这情况真的不需要再检查了,每次还要查全套,他要是定期来献血我们都会更欢迎点。”内科值班的妹子看着验血单子吐槽。

乐无异一脸淡定,权当没听见,夏夷则相比之下明显修炼得不到家,十分窘迫。

待两个人并肩出了内科的门,夏夷则状似漫不经心地说:“祝贺你康复。”

“夷则,你就这么不高兴见到我吗?”乐无异委委屈屈地说,“我以后都不过来了,你就不能表现出一点不舍和感伤吗?”

夏夷则对他的脸皮厚度叹为观止,别过头去不予置评。

乐无异却不肯罢休:“夷则,我不舒服。”

“怎么了?”夏夷则问。

“我的心好痛!一定是碎了!”乐无异煞有介事地表示。

夏夷则觉得还会相信他的自己简直应该去神经科看看。

“哎……还不如病得久一点呢。”乐无异叹气。

夏夷则皱眉:“不要胡说,能健健康康的终归是好事。”

“我可不是胡说。”乐无异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认真地望着身边的人,“说真的,我虽然病了这么一场,却也认识了夷则你呀。”

“说起来,夷则你还记得我们做的那个游戏吗?里面有这样两个人物,一个是主角的好朋友,好感度满之后可以帮你打架,但是在跟他交流的事件中主角常常要喝到烂醉,扣光本回合所有体力;另外一个是个妹子,总是把自己做的药送给主角吃,不吃就掉好感,吃了除了会扣光本回合所有体力,还有可能倒扣气血和内力,但好感满之后就可以打出和这个妹子在一起的结局。”

乐无异显得有些紧张,眼神游移不定,颤抖的手指数次擦过夏夷则的:“我们设计的时候觉得,大醉几场换一个生死之交,肯定是值得的;而病上几次换一个知心伴侣,根本就是赚了。”

“夷、夷则你说,”乐无异磕磕绊绊地问道,“我这一病,是不是……赚到了?”

END


评论(27)
热度(144)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