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奇谭二][乐夏]七夕快乐

*dessert love系列

*据说今天是法定虐狗日

*高虐喔~小心喔~抵抗力弱的记得自带墨镜~

*反正虐不到我,我可是有娘子的人!哼哼!

*祝娘子七夕快乐呀~爱你(づ ̄3 ̄)づ╭❤~

 

P1

今天天气特别好,白露决定早起跑个步。

一滑开手机就看到微信和QQ群里全都在大喊七夕快乐,小喜鹊玫瑰花和嘟着嘴的么么哒小表情满天飞,这要是单身狗看见,心情指数搞不好要LOW到什么地步。

不过我才不是单身狗呢哼,我可是有素商姐姐的人!白露姑娘理直气壮地想。

她换上T恤热裤,戴上耳机,踩着跑鞋就出门去了。

她晨练的路线是固定的,基本都是双车道的小路,大马路边上的距离并不长,沿路有好多饭馆和快餐店,此刻正是早餐饭点儿,豆浆油条包子烧麦的香气一路追着她的脚步飘。

这些都是她习以为常的东西。

可是今天的晨跑,似乎有点儿不一样。

 

她前面跑了两个男孩子。

好吧,说男孩子似乎有点儿不贴切,单看身形与肌肉线条,估计也是上班族,可其中左边那位那嘻嘻哈哈的架势——一会儿笑着碰碰右边那位的手(然后被甩开),一会儿故意去撞右边那位,一会儿转过身来倒着跑,双手叠在脑后笑嘻嘻地喊着什么(别说,这位的脸实在过于帅气,白露都看得出神了)。

而右边那位声色不动,肢体语言也一概不见,只给白露留下一个清瘦却挺直的背影,步伐不疾不徐,硬生生跑出了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

为了跟上他们的步伐,白露跑得十分吃力,要不是右边那位突然停步,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掉队了。

她维持原速目不斜视地越过他们,然后站在道边的早点摊上要了两个包子,拿眼偷偷觑那两个青年。

“怎么?”左边君问。

“鞋带。”右边君回答——这位的颜值竟丝毫不亚于左边君,且面容清俊,见之心静——他弯腰要去系,被左边君一伸手拦住了。

“别,你本来就血压低,医生说了弯腰站起什么的都要慢慢来。我来我来!”

左边君蹲下把对方的鞋带系好,站起来手习惯性往兜里一插,突然皱起眉头:“哎哟,我忘记帮你带糖了。”

右边君的声音小了些,白露看他口型,猜测他说的是“我现在已经没那么容易出事了。”

“我可不管。”左边君笑嘻嘻的,“上次你低血糖晕过去吓坏我了,身体要练,也要养,走了走了,今天不跑了,咱们去买菜。”

右边君点点头,两个人并肩转身,慢慢地走远了。

 

白露掏出手机,愤怒地拨通了素商的电话。

 

 

P2

乐无异一进菜场,好几家的老板都和他打招呼。

“哟,小乐今天来得早啊!咦,这是你……”

青菜大妈热情地喊着。

“是我媳妇儿!”乐无异话刚出口,就被夏夷则敲了头。

“我是他大学同学。”

“哟,吓我一跳,小乐你这不对,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大小伙子呢,也不怕你媳妇儿揍你。”

“你媳妇儿揍你?”夏夷则似笑非笑看着乐无异,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是啊,哎小乐可贤惠了,经常来买菜,什么新鲜买什么,鱼呀肉呀都拎一大堆,说是回家做给媳妇儿吃,还说媳妇儿哪儿都好就是身体太弱还怕生人,我们都说小姑娘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不少好事,诶,小伙子你来没见着他媳妇儿呀?”

“咳咳咳……那个……空心菜给我劈半把,再来一碗玉米粒一碗豌豆粒,小茄子也称两斤。”

“好嘞!”大妈顿时愉快地开始工作,乐无异转过脸,冲夏夷则吐吐舌头眨眨眼睛,手暧昧地在他后腰上揉了两把。

夏夷则懒得理他。

 

他们买了菜,买了新上市的大闸蟹,又剁了两斤排骨,最后又加了好些种水果。

“吃得完么?”面对水果摊老板的笑脸,夏夷则低声问。

“不光咱们吃,师父前两天说想吃青蟹炒年糕,我打包一份儿给他送过去,还有清和老师,上次他说想吃醉泥螺下酒,家里的差不多腌好了,咱们一并捎过去,那东西吃多了口干,我带个果盘,过去再拌个沙拉。”乐无异一边付钱一边扳着手指盘算。

“小伙子真孝顺,家里长辈好福气啊。”水果摊老板真心实意感慨一句。

“哪有,好福气的是我。”乐无异偷偷捏了捏夏夷则的手指。

 

刚出菜市场,乐无异就腆着脸往夏夷则身边蹭。

“那个……夷则……”

“媳妇儿?”

夏夷则睨他一眼。

“身体太弱?”

冷笑几乎要化作实体。

“还怕生?”

他清清嗓子:“乐兄……”

“夷则你别叫我乐兄啦……”乐无异理直气壮道,“难道你要我和她们说你是我相公吗,或者男朋友也可以喔?”

他闪亮亮地瞅着夏夷则:“所以你到底要不要照顾一下大叔大妈们艰难的人生观?”

夏夷则面色不变,严肃地指出:“胡闹,请称呼在下为舍友。”

“可是我想得瑟啊,夷则和我在一起,我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乐无异继续放电。

夏夷则终于败阵,红着脸当先就走。

乐无异站在原地止不住地笑。

他家夷则真讲理,嘿嘿。

 

 

P3

赵杉在“坐标系未来主题公园”工作数年,见过无数游客,七夕这天接待的更全部都是一对对甜蜜度与善良值全部对单身人士不甚友好的情侣——主题公园主打未来设定,置身其中仿佛时空穿越,人气高到恐怖,不得不限制每日入园人数以保证游玩质量,网络上七夕的票被炒成天价,依然有价无市——几乎要审美疲劳。

于是看见眼前两位的时候,便格外眼前一亮。

“Hello~赵大哥,好久不见,最近小玫好吗?”

主题公园的员工之间疯传这位乐少就是幕后的出资人,虽然台前他的身份只是公园创意与机械方面的设计师。

而赵杉眼里,这不过就是个爱玩爱闹的大孩子,和才六岁的自家女儿也能打成一片,每次来都要特意问候一声。

这次居然还带了别人,他的同伴穿着浅灰衬衫与休闲长裤,袖口整整齐齐地折叠翻起,眉清目秀,哪怕脸上带着的是礼节性的笑容,也让看到的人觉得赏心悦目。

“这是夷则,我带他来玩。”乐无异笑眯眯指着背后过山车的入口,“麻烦赵大哥帮我们拿两个VIP手环~”

过山车被设计成全封闭式,每一节车厢外观都是一架小型战机,驾驶舱大面积的弧形玻璃可以让乘客饱览车外景象——车外隧道内使用全息投影技术制造出可以以假乱真的宇宙景象,无数星星缓慢又坚定地旋转着,连成一片银河光海。

而过山车开动起来的时候,还会配以不同剧情,比如遇袭的星际舰队需要英雄力挽狂澜,帝国联盟的一对恋人决定携手私奔,或是躲避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常换常新。也正是因此,这可算是园内最热门的项目,甚至有游客会一坐一整天,就为了看全剧情。

 

乐无异带着夏夷则走VIP通道坐进过山车内的时候,就看见面前缓缓浮现出一行全息投影字迹:“帝国与联盟的仇恨或许无法化解,但幸运的话,我们的爱将在茫茫宇宙中得以保全。”

“……你是故意的吧。”夏夷则表情木然。

“……还真不是……不过也很应景的嘛!”乐无异笑。

没闲聊两句过山车就已经开了起来,乐无异自己设计的全息特效实在逼真,战机在茫茫宇宙中夺路狂奔,窗外星海被拉成一条条奇诡绝丽的光带,而身后炮火如影随形,仿佛战机的旋转、拉高与俯冲慢上半步就会当场碎成一朵烟花。

“夷则!夷则我喜欢你!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乐无异特别入戏地纵情大喊。

夏夷则:“……”

“夷则!夷则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喜欢我吗!”乐无异继续尖叫。

夏夷则叹了口气。他天生对重力变化的适应能力过于良好,每次看着别人坐过山车都不能理解他们为何叫得那么奔放。

然而乐无异又是在瞎凑什么热闹,夏夷则很清楚之前主题公园刚开始建设的时候,为了完善程序,这人每天都要坐十几遍过山车,晚上回到宿舍总是面色苍白满身虚汗,闻到饭菜香味都会反胃——乐无异跟他抱怨过,并以此为由索取了不少福利——到后来早就不痛不痒了。

“哎呀出来玩就要做全套嘛!”乐无异伸出手搂着夏夷则的肩膀,像是要凑到他耳边说点什么,结果舱体一个加急转折,他一口重重亲在夏夷则脸颊上。

“……无异。”

“我不是故意哒~”

还“哒”呢。

 

走出过山车的时候,夏夷则看着赵杉复杂的表情,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后者把一张照片递给他们两个,然后落荒而逃。

照片上乐无异一张脸都快拍平在夏夷则脸上,而后者居然露出了无可奈何的温柔微笑。

夏夷则简直无语了。

就算乐无异解释一万遍他不知道拍照点改位置了,他也不会相信的!

 

P4

“美女,来一份炒酸奶。”

妙如一抬头,就看见一张大大笑脸,十足十的阳光帅气,绝对是居家旅行上佳暖男人选。

“哦,好,好的……”她低下头,知道自己脸红了,连倒酸奶的过程都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好在暖男也没催她,只是闲闲抱着双臂站在摊子前面,饶有兴致地看她操作。

“咦,这个盘子下面是什么呀?”

“是制冷的东西。”妙如说,“这个盘子是凉的,酸奶倒上去就会凝固成片,加上各种坚果和糖就变成炒酸奶啦。”

她的手往配料区伸:“您要加点儿什么?”

“唔……榛仁夏威夷果扁桃仁都来一点,还要棉花糖!”暖男左看右看终于下定决心。

“买给女朋友吗?”最后把杯子递过去的时候,妙如鼓足勇气问。

“不是哦,”暖男冲她挤挤眼,“是买给男朋友!”

 

妙如目瞪口呆地看着暖男往一边的大树下走,站在另外一个高而瘦的青年面前,拿勺子挖了一大勺炒酸奶,做了个“啊——”的口型。

青年似乎是无奈地看着他,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终于是青年先投降了,张嘴吃掉了暖男递过来的炒酸奶。

暖男凑得更近,拿手指在青年身边抹了一下,然后送进自己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笑得几乎炫目。

妙如默默地看着面前的炒酸奶机。

怎么办,今天完全不想工作了……

 

P5

因为上午去了谢衣和清和家,乐无异和夏夷则到达主题公园的时候本来就已经十一点多了,他们玩了过山车、鬼屋,又在“恐龙岛”与“明珠海”两片区域消磨整个下午,每个人都塞了一肚子零食,乐无异依然意犹未尽,又拖着夏夷则进了园区内的一家酒吧。

此刻是傍晚六点,酒吧内还没什么顾客,只有机器人在不知疲倦地打扫着卫生。

吧台后面站着的两位也都是机器人,检测到有人走近,其中一位递出一张酒水单。

“夷则,”乐无异看着他,抬起手在机器人的操作面板上点了几下,录入自己的指纹,于是两个机器人都退进了吧台后的一扇小门内,“你来调酒给我喝好不好?”

“好啊,”夏夷则点点头,走进吧台,上上下下打量一周,对基酒种类心中有数,“你要喝什么?”

“当然是……X.Y.Z……”乐无异坐在吧台前,仰头望着夏夷则,轻轻笑了起来。

 

当年他们就是在酒吧认识的。

那时候夏夷则晚上会去酒吧打工,而乐无异在偶尔跟同学一起去了一次之后喜欢上那里的氛围,逐渐就成了常客。

乐无异只会点一种酒,就是XYZ,白柑桂酒清香宜人,朗姆酒芬芳馥郁,柠檬的酸味恰到好处地装点着原本微涩的口感。按理来说他是个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但不知为何,却每次都点同一种鸡尾酒。

大概是第一次点的时候,那位代号是逸尘的年轻调酒师摇动调酒器的动作太好看,让他中了什么奇怪的魔法。

如此点了十来回,乐无异发现调酒师每次视线与自己相接的时候都会有点脸红。

点了二十来回,乐无异与调酒师渐渐能聊上几句,也发现这人居然是自己的校友,还是同一届的。

点了三十来回,酒吧里的侍应生凑过来,说先生这追人手法实在含蓄又高竿,要是对象换成自己,恐怕早就拿下了。

乐无异懵懂发问,侍应生也有些惊讶,说难道先生不知道吗,我们调酒师的本名,就叫夏夷则呀。

X——Y——Z。

在终于一鼓作气连追带缠拿下夏夷则之后,乐无异深深觉得,冥冥中自有缘分,而自己一直以来的幸运EX,真不是说着玩的。

 

P6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乐无异兴致勃勃地打开天花板上的全息投影,拉着夏夷则一起躺倒在宽大的水床上。

他挑了一部节奏缓慢的爱情片,两个男主见面的瞬间是一个令人发指的长镜头,配乐里幽幽的女声唱着他们都不熟悉的语言。

“不睡吗?”

“今天是七夕耶!怎么能这么早睡!我的计划还没完成呢!”乐无异一翻身搂住夏夷则,开始脱他衣服。

“原来你还有计划?”

“对呀!我做了全套预案呢!电影也是预案的一部分!看完电影我还要对夷则为所欲为呢嘿嘿嘿~”

夏夷则哭笑不得地摸着乐无异棕褐色的发:“你前几天加班加得那么狠,早点休息吧。”

“就是因为要腾出今天来陪你所以才加班的嘛!都怪延枚,他弄出来的那都是什么BUG啊,我们能查的全查了,后来发现居然是硬件计算问题,小数点位数留得不一样……气死我了!”乐无异黏黏糊糊地往夏夷则身上蹭,“我小时候一直想建个游乐场,就用未来当主题,让每个来玩的人都能很开心。后来认识你了之后就有了更多想法,做梦都想带着你在我的游乐场里面随便玩,还设计了很多和你和我们有关的东西,比如明珠海园区啊,那个酒吧什么的……不过一直都觉得还可以改,还不够好,到现在……才第一次带你去看……不过我们以后可以经常去玩……”

他抓住夏夷则的手,扯到嘴边亲了亲:“我想和你一起玩到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到我们都玩不动了,也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他眼皮都睁不开了,含糊地打了个哈欠,抱着夏夷则的手臂,迅速地沉入了梦乡。

夏夷则将天花板上的投影关闭,借着窗外月光长久凝视着乐无异的脸。青年眼下还带着隐隐的青色,唇角却满足地翘起,半晌嘟囔一句:“想……做……”

夏夷则失笑,轻轻吻了吻乐无异的嘴唇。

“七夕快乐。”

“还有……来日方长。”

 

END

 


评论(37)
热度(142)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