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侠客风云传][谷月轩→傅剑寒]捡师弟是病得治

给灼灼的赌债。

大师兄单箭头小傅。

 

谷月轩最近很苦恼。

相当苦恼。

师父把逍遥派掌门的担子往他身上一扔就跑去忘忧谷种花儿了。

二师弟还是不知所踪,光听说他今天在东山救了个人,明天在西山打了一伙强盗。

小师弟天天忙他武林盟主的工作,至少是个朝九晚五,没有周六日,偶尔还得加班,每逢法定节假日就抓着他哭,说什么现在每天流的泪都是当年和那堆老家伙打架的时候脑子进的水。

小师妹做了芙蓉坊的主厨,据说店面已经扩成了当初的三倍,她摩拳擦掌地想开个十九八七家连锁店,正天天磨着东方未明要他颁个盟主令,凡武林人士出游只有在她开的酒店消费回来才能报销。

没人有空理谷月轩。

他也没事儿可干。谷里就剩下他和老胡两个人,掌门不掌门的,约等于扯淡。

 

而今河清海晏天下升平,逍遥谷一带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就连练功似乎都没什么大用处。

他难得闲了下来,闲得发慌。

又多少懒散了些,于是就常常跑到湖畔去钓鱼。

钓鱼是个打发时光的好办法,一坐就是一天,有时钓着钓着就睡过去。

这日他如常睡觉……啊不,钓鱼。突然被鱼竿的颤动惊醒,睁开眼就看见穿着红衣的剑侠手里拎着一条鱼,冲他笑出一口白牙:“谷兄,你的鱼上钩了,我给你拎上来了。”

 

“傅兄。”

他见过这人,小师弟的朋友嘛,微信朋友圈里不要太常见。

上次师弟当笑话和他讲过,傅剑寒问过他,我每次把喝醉的你送回逍遥谷的时候,那个出来接的是不是你们保姆啊。

不过他倒不知道,因为这事儿,傅剑寒一直对他心怀歉疚。

好好一个逍遥派的首席弟子,自己怎么能以为他是个保姆呢,真是该自罚三大碗!

这样想着,他就拎出酒坛来喝,一边喝一边和谷月轩搭话,谷月轩本来就闲得没事做,自然有一句答一句。

“谷兄平日在逍遥派里都做些什么啊?”

“练功、上山打猎、采集、回谷扫地、挑水、陪师父说话,还有,照顾师弟们。”

……除开练功,和保姆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傅剑寒偶尔会来找谷月轩一起钓鱼。

一边钓一边喝酒,谷月轩看着他喝。

谷月轩不喝酒,傅剑寒有点不爽。

终于有一天他硬是劝着谷月轩喝了一大碗。

没想到谷月轩过了一会儿开始问他讨酒。

傅剑寒大喜过望,两人你一碗我一碗,分完了一坛子金谷无双。

谷月轩的眼神亮得吓人,说傅兄,我们来切磋切磋吧。

 

傅剑寒从来不知道酒疯可以这么耍,比耍流氓还可怕。

谷月轩招招都是与敌偕亡的狂放路数,一边打还一边教育傅剑寒,你要绕背,暴击和命中会高,记得装备功体,你功体不错啊,不过我们大逍遥谷也有适合你的功体,你要不要来玩玩,咦,这招潇湘水云使得好,小师弟教给你的吗……

傅剑寒被他念叨得烦得不行,又不敢认真打怕伤了人,最后被他打得满头包。

 

谷月轩醒了酒之后觉得特别特别不好意思,选了把好剑拎了坛好酒还背了一组钓竿,去杜康村找傅剑寒赔罪。

又说为表歉意,既然傅兄看得上我逍遥谷的剑法,我这里有一套太王四神剑的剑谱,就送给傅兄。

殷殷意切,状若安利。

傅剑寒顿时就受宠若惊,思来想去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他玩笑般说:“反正我也无门无派……要不然,我拜入你逍遥派门下?”

 

他是真的没想到谷月轩会直接拉着他一口气冲到忘忧村,站在无瑕子面前,十分严肃地说,剑寒,跪下,给师父奉上改口茶。

傅剑寒被这诡异的反差雷得一哆嗦,从了。

 

谷月轩最近终于有事做了。

以前他有两个师弟一个师妹要爱护,现在就只有一个傅剑寒。

分给三个人的关怀放到一个人身上会怎样?

答案是:无微不至的关怀。

傅剑寒开始觉得,有个师门,也是挺不错的事。

 

谷月轩却开始觉得不太好。

他是个师弟(妹)控,这一点他自己也反省过。

结论是控又不是病,我拳头硬我先说。

但控X3=?

他此前从未深思过。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剑寒师弟喝醉了滚进河里,他跑去救。

结果河上飘起来一个漂亮的女子,自称是河神,笑眯眯地拎出三只小傅,说,你是要这个真主角挂比模式的,还是要电影版正邪恋令狐少侠模式的,还是要Alcohol 120%模式的。

挂比版小傅冲他亮出长剑,说大师兄我们来打一架;电影版小傅扮出一副认真苦恼的模样说师兄啊,你说那个女孩子怎么不出现了;乱码版小傅带着浑身酒气扑进他怀里,眼睛亮晶晶的,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

顿时把他吓醒了。

 

第二天他跑到傅剑寒房里去。

看见这人喝了不知道多少酒,趴在桌上,嘴里一迭声叫着老杨,又笑嘻嘻喊小任,最后语气温柔地唤一声未明兄。

他等了很久都没听到第四个名字。

桌上摆着一只酒碗,似乎刚刚才被使用过,还残余着酒液倾倒的痕迹。

谷月轩将酒碗举到嘴边,轻轻碰了碰,傅剑寒的嘴唇曾经接触的地方。


END

评论(12)
热度(48)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