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侠客风云传][逍遥三侠]师兄说不能欺负女孩子(END)

逍遥三侠清水向,上篇在这里→(上)

(下)

回忆过去时眼里流的泪,都是当年nozuonodie时脑子里进的水。

未明有时候觉得这简直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扮作小师妹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其实他倒真是不抵触练功——毕竟若是不够强大,很多事情都不过是空谈罢了。

但现在可好,常常要躲着二师兄加练,练得满头大汗也不敢脱衣服。

不能和两位师兄一起洗澡。

解手的时候都要先敲敲门,捏着嗓子问问二师兄在不在。

——这都是自己作的!

他思来想去,觉得不如还是坦白算了。

毕竟他有挂在身,虽然说练功是个慢活儿,欲速则不达,但好歹有当年乱七八糟的一堆高阶心法,到了这里又日日苦练,如今该不会被荆棘打得太惨。

再说了,现在二师兄也不会对他下手那么重了吧。

想通这一点,东方未明整个人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他前一日专门给荆棘做了红豆饼送到房里,用了十二分的精神,简直香飘整个逍遥谷,心想二师兄吃饱了心情总能好点儿,第二日又起了个绝早,把柴房里的柴都劈干净了,蹦蹦哒哒地往荆棘房里去。

走到一半就见着无瑕子从荆棘房里出来,看见东方未明,颇为不自在地笑了两声,步履匆匆地走了。

这会儿的东方未明眼功尚且不足,也不知道师父嘴角的碎屑到底是不是饼渣来着。

片刻之后就听荆棘怒喝一声:“师兄!”

他一头乱发蓬蓬地炸着,裸着上身直接冲进了谷月轩的房间。

东方未明他放轻了脚步走到谷月轩门外,便听见荆棘带着浓浓怒气的声音:“你为什么要偷吃我的红豆饼!把我的红豆饼还给我!”

甚至还有拳打在肉上的声音。

“阿棘……阿棘你在说什么?”谷月轩似乎是还没起,话里带着松散的鼻音。

“还能是谁!小师妹送我的红豆饼!还给我还给我!”

“真的不是我……阿棘,大师兄不喜欢吃红豆饼的……阿棘你要相信我呀!”

东方未明推开门的时候,谷月轩正有些费力地挡着荆棘含愤而出的拳头,艰难地一遍遍解释:“阿棘你要相信师兄,师兄从来不骗你的!”

东方未明痛苦地思索了很久,终于做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二师兄,别打啦!”他说,“是我吃的!我吃的!”

“……啥?”荆棘眼睛瞬间就瞪大了,“就是你做了送给我的,你干嘛……”

东方未明觉得他左脸写着“有病么”,右脸写着“脑残吧”。

他百转千回地叹了口气,说:“因为我自己也要吃红豆饼啊,二师兄你不知道,女孩子常常吃红豆饼,将来胸就能长得大些!我昨天给你送过来的时候忘了留自己的份,所以就今早来吃啦,我敲过你的门来着,你不理我,所以不能怪我没事先和你说啊。”

荆棘:“……”

谷月轩:“……”

好半晌,荆棘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吃了就……吃了……吧……”

他同手同脚地走出了谷月轩的房间。

 

谷里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谷月轩就到了十五岁。

准备出去行走江湖了。

东方未明一直觉得,其实谷月轩的武功早就够得上武林侠少的门槛,之所以不出去行走,就是他那个发型实在是太糟心了。

这都是无瑕子的锅。

无瑕子是个传统的老年人,传统体现在他认为男孩子十五岁才能束发,之前都要老老实实留着丫角。

谷月轩的两只丫角最开始还是无瑕子亲手给他扎的。

问题是,怎么能对一个连自己的头发和胡子都弄得乱糟糟炸蓬蓬的大龄直男抱有任何审美上的期待呢?

东方未明当初在杜康村见面的时候就想问他大师兄一个问题。

“请问师兄你平时照镜子吗?”

并无比庆幸保住了自己的马尾。

说起这个还要感谢二师兄。

最开始无瑕子觉得小孩子的发型就该统一,于是要给荆棘也扎丫角。

荆棘宁死不从,削发为——总之就是头发一长就自己削掉,一开始手艺不熟练,一头红毛跟睡觉时被狗啃过似的,后来就逐渐变得coooooooooooooool。

总之他的艰苦抗争也间接拯救了东方未明。

可喜可贺。

 

在谷月轩满十五岁这一天的早上,东方未明拉着不情不愿的荆棘冲进了大师兄的房间。

他冲着荆棘努努嘴:“二师兄,去呀,赶紧去呀。”

谷月轩好奇地看着两个小的折腾。

荆棘被东方未明催了半天,磨磨蹭蹭从怀里掏出一条细细的麻绳来。

“大师兄你别嫌弃,二师兄去年种的麻,又是摘又是泡又是剥的,就为了搓这条绳子,还是专门去洛阳找制绳师傅学的手艺,咱们武林中人,戴冠不方便,拿丝绸之类的当发带又容易滑脱,就这个最好了!”

他推一把荆棘:“去呀,给大师兄戴上呀!”

荆棘一步一蹭到了谷月轩身后,毛手毛脚地拿梳子把谷月轩披散下来的头发归成一束,再用麻绳绑好。

他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难免生疏,扯掉谷月轩不少头发。后者看上去倒不在意,甚至还有点小激动。

“阿棘很久没和我这样亲近了。”

荆棘顿时手一抖,又扯掉两根头发。

直到最后荆棘的成果也算不上完美,谷月轩之前的发型保持得太久,头发本来就有点弧度,不好打理,归拢之后又漏了几丝在外面,看上去多少有点不成体统。

但无论是谷月轩还是无瑕子,这一天都没有提重新束发的事情。

到了晚上全派一起热热闹闹吃完晚饭正在收拾桌子的时候,谷月轩的头发终于散了。

荆棘第一时间冲过去捡起了发带,脸有点红。

“啐,这个不好用,你换一个吧。”他说着就要走,被谷月轩按住了。

“哪里不好用了。”

谷月轩从他手里拿回发带掉在齿间,举起双手将头发拢起,慢条斯理地绑成马尾。他自己做得认真,最终效果也端正好看,一丝不乱。

他笑着揉乱荆棘的头发:“我会一直留着的,谢谢阿棘。”

后者暴躁地跺了脚,转身就跑。

 

荆棘十一岁那年,对无瑕子说,拳法没意思,他想要学刀剑。

无瑕子觉得有些奇怪,问他为什么。毕竟当初死活不肯学刀剑,非要跟着谷月轩打拳的也是他,如今说拳法没意思的也是他。

荆棘支支吾吾不肯说。只是要无瑕子教他。

无瑕子虽然喜欢和这个二徒弟斗嘴,但其实还是纵容的,又知道他在武学方面很有天赋,当即就把太王四神剑和无极刀法都传了他。

荆棘心满意足转出门来,看见东方未明抱着双臂瞅着他。

“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二师兄我刚刚听见了,你学刀剑做什么?”

“关你——”荆棘本来想说关你什么事,话到一半又吞了回去。

这小师妹待他确实好,也确实温柔漂亮,而且确实弱不禁风很不扛打。

他已经习惯和她说话的时候音量和声调都要打个对折了。

“练拳没意思。”

“喔……”东方未明挑挑眉毛,“是练拳没意思,还是比不过大师兄,不能天下无敌没意思?”

荆棘瞬间就恼了,提起拳头来准备打人。

“诶诶诶,不是说拳法没意思吗?”东方未明吐吐舌头,“既然学了刀法和剑法,就拿那个来教训我啊!”

他拉着荆棘的手腕到了自己的房间,桌上摆着一对木制的刀和剑,料子都是好木料,纹理平滑,入手沉重,大小形制都十分合人心意。屋里还弥漫着淡淡的木屑清香,东方未明的手上——该死,小师妹的手怎么总是这么娇嫩——又添了几颗新鲜出炉的水泡。

“送你。其实前两天师父给我们讲天剑门和绝刀门的故事,说刀剑合一天下无敌,二师兄你看上去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就开始做这对刀剑了。”东方未明说,“我问过师父啦,一开始练习的时候,还是用木制的刀剑最好,否则容易受伤。而且你用这个揍我,我也可以少养两天。”

他笑眯眯一拱手:“送完了,那,我这就恭聆二师兄的教训啦。”

一副压根儿就不准备抵抗和还手的样子,连眼睛都闭上了。

荆棘啐了一声,将木质刀剑抱在怀里,大马金刀往桌边一坐。

“其实我没想着非得比过大师兄。”

“啊……?”东方未明睁大眼睛,看上去惊讶极了。

“那天听师父讲故事,我就觉着天剑门和绝刀门太蠢了,干嘛非得打呢?就是平常我教训你,那也是为你好,要不然我没事干嘛总打你?还不如木桩打着爽。”荆棘依旧是别别扭扭的,也不看东方未明,话倒是说得挺流畅,也不知道在肚子里打过多少次草稿了,“大师兄是练拳出名的,那我就练刀剑,这样不用和他争,而且将来出去行走江湖,人家会说,拳掌刀剑,都是咱们逍遥派最厉害!那可多威风!”

他说着说着便意气飞扬起来,东方未明却逐渐沉默,忽地圈住了荆棘的颈项,大叫道:“二师兄!我知道你最好了!”

“你干什么!大师兄说了男女授受不亲!”荆棘手忙脚乱想把他抖搂下来,无果,只能任他吊着,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气。

东方未明继续胡搅蛮缠,掩住了发热的眼角与几乎忍不回的一点湿意。

终究是不一样了,终于不一样了。

“哦对了,二师兄,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记住!”

事到如今他只剩下这一句不吐不快的嘱托。

“啥?”荆棘扭头来看他。

“你将来!一定!要!离!悬崖!远一点!千万!远一点!!!”

 

荆棘十四岁的时候,终于觉得“小师妹”有点不对劲。

其实如果不是他对师父和大师兄深信不疑,早就能发现不对劲。

继他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奇怪导致他完全不想开口说话之后,他发现小师妹的声音也变得和他一样奇怪。

可是他平常也没怎么接触过别的女孩子,而且他荆棘可不是吃素的,怎么能被人一骗那么久呢!

而且,小师妹,说过该有的都会有的地方,居然真的“有”了起来。

所以小师妹一定是个妹子,嗯,一定是这样的。

 

东方未明挺喜欢喝酒。

一开始无瑕子觉得他天天出去闲逛心实在太野,还有诸多禁令,顶多就让他去个忘忧村。

或许无瑕子的原意是让他去学学琴棋书画,至多唱唱一朵小花。

却忘记了忘忧村里就有个酒鬼。

东方未明和醉仙混得特别熟,醉拳早就学到了手,每次荆棘去接他的时候,都能看见这一老一小两个对着灌酒说胡话,要不就打得不可开交,边打还边唱歌。

没错,荆棘去忘忧村接他。

自从东方未明有次脚底一软滚倒在路边水沟里睡了一夜,谷月轩和荆棘找了他一夜之后,他就经常得把小师妹拎回谷去。

这天也不例外。

“啧,我说,酒哪有那么好喝啊……”荆棘伸出手去要敲未明的头,想了想又忍住了。

他蹲身一甩,把人甩上了背。

然后被小师妹胸前的两坨硌了肩膀。

“啧,真是麻烦。”

他把人翻了翻,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东方未明这会儿吹了风,酒意上涌,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睡前把手伸进衣襟里,掏出一个红豆包来,咂吧咂吧嘴咬上一口,眼看着胸前就瘪了一边。

荆棘:“……”

“哎哟二师兄你干嘛!”东方未明摔在地上,醉眼朦胧地看看怒火熊熊的荆棘又看看自己手里的红豆包,“二师兄你想吃吗……我这里还有一个。”

说着另外一边胸也瘪了。

“师妹?”荆棘从牙缝里往外挤出两声笑。

东方未明这会儿终于醒了一半酒,心底一激灵,脑子抽风一样转了几圈,摆出悲愤的表情来:“二师兄都是你的错!我说过的,女孩子要多吃红豆饼才能有胸!结果每次做了都被你吃光,弄得我现在都这么平!”他装模作样抹抹眼泪,“红豆饼放凉了油,我才随身弄几个红豆包备着,就恐怕是亡羊补牢,一辈子都长不大了呜呜呜呜呜呜……”

荆棘相当愧疚。

并决定以后每天都监督小师妹吃两个红豆饼。

 

后来,东方未明据说是认识了不少江湖上的朋友,开始经常出谷去转悠。

他倒是越来越不把无瑕子的禁令放在眼里了,要不是定时送个茶具送套湖笔徽墨什么的,估计无瑕子都能把他当空气。

自从他认识了傅剑寒杨云任剑南等一干人,荆棘就从去忘忧村打包他,变成了去酒馆里打包他。

“啐,你今天怎么又喝了这么多?”

荆棘闻着小师妹一身酒气,觉得自己一个头有=________________=这么大。

“呃……任兄今儿喝了三杯……我怎么能让他专美于前……嗝。”

呿,这是醉得不严重,还会用成语呢。

荆棘突然又想起一桩事。

“我刚刚去,听到傅剑寒他叫你‘未明兄’,你没和他们说……?”

那几个酒友可都是男的,这小师妹又没有半点防备,万一被他们占了便宜去怎么办?!

“没办法啊,我这胸长成这样……要是说自己是个女孩子,一定会被人耻笑的……”未明可怜兮兮地瞅着他二师兄,“还是女扮男装走江湖吧,二师兄可千万要把这个秘密帮我保住啊!”

荆棘头很疼。

特别疼。

师妹什么的,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东方未明某天晚上偷偷练功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荆棘拎着刀剑往谷外的森林走。

他眉头一皱,蹑手蹑脚地跟在后面。

果然看见林中一个矮矮胖胖的黑影等着荆棘。

“好师侄,师叔就知道你会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冥子仰天大笑,一边的荆棘抱臂瞅着他,十分不耐烦。

“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师侄倒是对逍遥派情深意重啊,天下无敌的武功你都不想学,我一说事关逍遥派安危,你居然就真的来了。”

“少废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天龙教,不知道师侄你听说过没有?”玄冥子道,“最近他们准备大举进攻逍遥谷,你说是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你是来通风报信的?”荆棘皱眉。

“那是自然,我好歹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岂能一点感情都没有?”玄冥子说得十分情真意切,“不过我看如今的逍遥派嘛……呵呵……”

“如今的逍遥派怎么样?你快说!”

“如今的逍遥派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天龙教用毒如神,你们却连个会毒功的人都没有,啧……”

荆棘一抬眼:“我记得你上次说要教我的那个功夫,就是使毒的?”

“自然,我玄冥子自创的腐毒摧心手,毒素乃是老夫从七种毒草丶八种毒物胆囊之中提炼出来的精华,绝对见血封喉,无人可解,绝对是天下一流的毒掌功夫!你若是要学,师叔可以连用毒之术也一并传你,如何啊?”

玄冥子拿出一颗丹药:“这颗蚀魂丹你先服下,老夫便传你毒功!”

“……蚀魂丹……毒药?”荆棘抬手接住了药丸。

“小子,你不是想学毒功麽?想习毒,自然得以毒物培养抗毒性。你吃是不吃?”玄冥子笑得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鬼物。

“我……”

“我吃!”

东方未明两个起落已经掠至荆棘身前,抬手间抢过丹药,二话不说吞了下去。

“小师妹?你来干什么?!”荆棘抓住东方未明的肩膀拼命摇晃,“你给我吐出来!他给的东西你也敢吃?!”

“我不吃……你不是就……要吃……了……”

东方未明按住肚子慢慢跪倒在地,痛得话都说不完整,眼鼻口中都溢出血来。

耳边听得玄冥子的狂笑声:“小师妹?哈哈哈哈哈……无瑕子,你这两个弟子真是一个比一个蠢!这样也不错……就如同你当年从我身边夺走了一切,我也要逐步毁灭你的人生!先从废了你辛苦培养的弟子开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荆棘嘶哑的大呼:“小师妹!未明!”

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心里模模糊糊转过个念头,原来这一回痛……到头来还是逃不过的……

哎,可惜还没蹲到沈澜,否则就不用受这个罪了……

 

东方未明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整个人被草药包成了粽子扔在浴盆里,黑乎乎的水散发出的药味差点再一次把他熏晕过去。

神医、无瑕子、谷月轩、荆棘。

四个人八只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他。

荆棘的眼光尤其毒辣,从他露在外面的头,到水面上的胸,到被木桶挡住的部分,再回到他脸上。

“……我没事了。”东方未明心虚地表示。

“小·师·妹?”荆棘瞪无瑕子,无瑕子咳嗽两声;瞪谷月轩,谷月轩一脸无奈;瞪神医……神医十分无辜。

“咳咳,既然未明儿没事了,我们都别吵他吧。”

师父果然老当益壮轻功高妙,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我……灶上还煎着药,我去看看……”

神医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气氛不对,也跑了。

谷月轩、荆棘和东方未明面面相觑。

“东方未明,你听说过荆棘的逍遥拳法吗?”

荆棘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问。

“阿棘……也不能全怪未明……”谷月轩艰难地开口。

“你从来不骗我。”荆棘冷笑道。

“……二师兄……这主意是我出的……”东方未明嗫嚅着说,“我实在是怕疼,二师兄你打人下手太狠了……我求了大师兄很久他才肯帮忙的……后来……后来就实在是……不敢说真话……”

“阿棘,小师弟此刻毒还没彻底解掉,身子太弱,你要是实在想出气,师兄陪你过招。”谷月轩按住了荆棘的肩膀。

荆棘呸地一声。

“你不用按着我。我这会儿没想教训他。”

东方未明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却又在下一秒时重新提了起来。

“小师妹,你可得赶紧解毒,老子攒近十年的暴击都快憋死了!”

东方未明,年十四,卒。

死因是过度惊吓致心脏骤停。

 

开玩笑的。

荆棘在追着东方未明硬生生帮他把轻功硬功医术都练到100之后,终于勉勉强强接受了“养了八年的小师妹其实是小师弟”这个设定。

其实他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是王蓉。

这姑娘来了逍遥派之后,不知道为啥荆棘半点儿也不肯照顾她,不但天天逼着她练功,打起来下手还特别狠。

哪怕是拿“每月一次身体不适”当借口也不行。

拿好吃的贿赂二师兄也没戏。

这逍遥派真不是人呆的地儿!

王蓉恨恨地把案板上的菜剁成头发一般的细丝。

今晚吃红烧荆棘!就这么决定了!

 

转眼间又到了过年。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守岁,吃涮锅子。

老胡忙着斟酒涮肉涮菜。

东方未明笑眯眯地给王蓉普及“小师妹”的故事。

王蓉恍然大悟“原来我是背了你的锅”追着东方未明要给他唱一朵小花。

荆棘抄起刀剑表示你们两个都欠扁!

无瑕子抄着手看他们三个闹,荆棘快追上王蓉的时候,这老头儿伸出腿去一绊,荆棘当即BIAJI一声拍扁在了地上。

谷月轩扶住了额头,觉得自己简直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

热腾腾的辛辣气息里,东方未明闭一闭眼睛,笑了。

谷月轩的父亲杀了他的母亲,荆棘的父亲更是那场腥风血雨的挑起者,无瑕子眼中,他的父亲是个“大恶人”。

他用一辈子报了仇。

可是谷月轩救他性命,荆棘背他回家,无瑕子将一身绝艺倾囊相授,毫无藏私。

仇既已报,恩又当如何?

只好再用这一辈子去还罢。

 

END

 关于红豆饼和胸的梗来自@Yawn ,继续蹬腿哭闹求更新!

评论(38)
热度(175)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