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信任游戏-6

终于想出了后面情节要怎么发展……都是写文不打大纲的锅!于是可以继续撒土了……

虽然晚了一天但还是祝秦弦妹子成年快乐,送你一场拉灯!(……)


前文传送:

1    2    3    4    5



6

 

两个大人(或者说只是自以为大人)黏糊起来的时候,基本是无药可医的。

夏夷则现在就深有感触。

他本来以为乐无异只是一个……比较有童心的青年。

现在才知道这人根本就没长大!

而且实在是太会玩了!

 

虽然他对于乐无异关于交往的问题并未正面给出回答,然而这并不妨碍乐无异把他的态度当成默认,并堂而皇之地进驻了他的生活。

因为乐无异的存在,他终于开始放慢工作节奏,加班频率从一周七天变成了一周两三次,太华律所里惊掉的一地眼镜、天天探问他到底交了几个女朋友的逸清和唇角含着高深笑意的清和都是这些改变的最好注脚。

就连律所的前台妙松都已经认识了乐无异,还被对方特意带来的自制绿豆糕买通,把夏夷则的行程卖了个底儿掉——当然这跟夏夷则的纵容也有很大的关系。

于是夏夷则发现自己开始在各处不停偶遇乐无异。

并吃遍了全国的各种特色美食。

年底时清和接了个IPO项目,公司地处明珠海边港口G市,景色不错,气候又宜人,他索性带着夏夷则一起进场开始做前期的尽职调查——夏夷则负责工作,他负责度假。

但即使是夏夷则,时间表排得也并不紧,这公司准备材料的速度慢得吓人,连带着尽职调查进度也像是蜗牛爬,放在往日,他一定会觉得无比烦闷,而此刻,他却感到十分庆幸。

这天清和难得没有晒日光浴,而是到公司去晃了一圈,十指如飞地敲打着笔记本键盘处理积压下来的诸多工作,夏夷则坐在他身边,慢吞吞地翻着公司调来的工商档案与资产证明。

“夷则。”清和笑着叫他。

夏夷则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手莫名地颤了下,目光先落在电脑屏幕上——右下角QQ所在的位置跳动着乐无异简笔画呆毛小人儿的头像——然后转向自己的老师:“怎么了?”

“……真谈女朋友啦?”清和啧了一声,“逸清和我八卦,我还没在意,现在看看你这样子,倒信了几分。”

夏夷则慢吞吞思索片刻,放下手中材料,端正了坐姿:“没有……”

“可别骗——”

“谈了个男朋友。”

清和万年八风不动的脸抽搐了两下,电脑上写到一半的信息也不知道发给了谁。两个人的QQ嘀嘀响成一片,但谁都没有应付的心思。

他这个徒弟历来是最省心的一个,谁承想他平常不出圈,结果上来就给他出柜。

“你……”

夏夷则看上去也挺紧张,他躲开了清和的注视,长长睫毛垂着,不自觉地微微颤动,但面色坦然,连平日里孤绝的眉峰都格外柔和:“既然老师发问,我不想欺瞒。”

“……”

清和扶了扶额头。

他很清楚自己的徒弟有多在意他人眼光,又多执念于强大和完美。

能让他主动出柜,哪怕是在自己面前……

天下父母看到自己的子女对别人痴心一片,心里总是会有点疙瘩的,清和此时便陷入了这种低气压之中。

他斜瞟夏夷则面前的屏幕,觉得那个跳动的头像格外刺眼。

“你的QQ响了很久了。”

夏夷则点开消息,乐无异那十分不怀好意的字体就跳了出来——造字工房情书体,为了能在夏夷则电脑上正常显示,他还专门买了个安装包发给夏夷则——“夷则夷则夷则,在忙吗?”“呜呜呜夷则不理我”“夷则为什么还是不理我”“在开会吗,有没有走神想我一下呀?”“不行我忍不住了,我明天到你们那边去参加IT峰会,下午三点飞机落地,剩下的时间都是你的,我们出去玩好不好?”“据说那边的海鲜超好吃!你可以看着我吃!”“夷则大大,怎么样,能逃班吗?”“快快快搞定你老板我们来私奔!”

刷了措手不及的夏夷则一脸。

清和的眼睛难得瞪了瞪,看上去不那么像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了:“……夷则,你还真是……长进。”

夏夷则尴尬得忘了紧张,一边默默想着乐无异不是我不帮你回头老师这关你得自己过,一边叹了口气:“就是他。老师应该也……知道的,乐绍成先生的公子。”

清和一愣便笑:“……你还真会找……我算是知道为何老乐总是替他家孩子操心了。”

“老师……”夏夷则抬眼,难得地显出一点不安来。

“明天不准假,给我好好做材料,夷则,你可不该是逃班的人。”

清和掏出随身自带的小酒壶啜了两口,笑眯眯地发言。

 

第二日夏夷则果然老老实实在公司呆着——在清和的监督之下,他也实在做不出什么甩手就走的事情,说来清和连着两天勤奋工作,倒把项目公司的领导吓了一跳,以为他们项目遇到了阻碍,特意赶来请他们吃饭——他和乐无异说了清和的事,后者沮丧得要命,每一条QQ消息都发得规规矩矩,连字都换回了宋体。

也幸好今日他没有出门,台风“耽美”在G市登陆,虽然这城市已经久经考验,但到底整出了一副沧海横流飞沙走石的局面。

晚上清和与夏夷则回到宾馆的时候,前台服务人员充满歉意地对夏夷则解释,他的房间窗户玻璃今天被树枝刮蹭碎裂,恐怕要给他换一间房,且两人入住的A幢已经客满,只能换去B幢的房间。

夏夷则并无异议,清和本来还准备晚上找他下两盘棋,结果一看AB幢之间还有个两三分钟路,台风风眼虽然擦了过去,但风雨还是不小,也就息了折腾徒弟的心思。

结果夏夷则刚用房卡开门,灯火通明的房间里便扑过来一个人,毛茸茸的头发上还带着湿气,胡乱蹭在他脸上颈上,简直像只大型犬一般。

“夷则夷则夷则我想死你了!”

“……”

夏夷则也分不清自己的心情是惊喜还是惊吓,他下意识搂住乐无异:“这么大的雨,飞机怎么落地的?”

“别提了……”乐无异垮着一张脸,“票早就定了,结果昨天我才想起来有台风这事儿,一直担心得要命……今早看到你这边的天气预告,我就直接买了高铁票奔过来的。高铁都没位置,好不容易找了个座儿,旁边上来个小姑娘没座位,让给她了……站了八个小时,一下车又被浇了一头一脸……”

他絮絮叨叨地撒娇,夏夷则无奈听着,心里却慢慢暖了起来,嘴角亦扯出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弧度。

“好了,知道你委屈,”夏夷则摸摸乐无异的头发,“不先去洗个澡吗?”

乐无异挑起眉毛,笑眯眯瞅了夏夷则一眼:“乖乖洗澡有奖励吗?”

“奖你今晚有片瓦容身,不必去路边睡水泥管。”

这年头的宾馆讲究情趣,浴室基本都做成了透明的,这一家也不例外。浴室靠近卧床的那面外头有一扇百页,但拉得不太彻底,缝隙里影影绰绰透出乐无异漂亮的一身小肌肉来——他倒是半点都不窘迫,对上夏夷则的视线时还吹了声口哨,扬一扬下巴,很是自鸣得意。

夏夷则失笑,却也难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花洒喷出细细的水流,湿漉漉的水珠从乐无异发梢滑落,路过麦色的肌肤,流入更加私密的地方。

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视力为何要这么好。

这旖旎气氛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击了个粉碎,夏夷则的面色在低头看到来电显示时归于苍白,又被他收束在低沉而稳定的应答里。

直到乐无异擦着头发晃出来的时候,他依然在办公桌前正襟危坐,目光凝在虚空之中,浑未注意蹑手蹑脚走到自己身后的人。

“夷则!”

夏夷则浑身一颤,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回头冲他笑笑:“无异。”

“……这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乐无异挠挠头,又伸手摸了摸夏夷则的脸,“夷则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

夏夷则缄口不答,一双眼只在乐无异面上逡巡,后者的脸还带着沐浴之后的晕红,毫不收敛的笑意里涌动着肆无忌惮的光与热。

几乎要将他灼伤。

他发出悠悠的叹息,伸出双臂揽住了乐无异的脖颈,仰首迎上了后者烫人的唇。

他们甚至来不及挨到床铺就迫不及待地贴合在了一起,最初的生涩之后,两个人都无师自通地开始享受这对于他们的人生来说迟到的快乐。夏夷则的后腰卡在椅边,被乐无异拗成极别扭的姿势,而这煎熬都未持续太久,他的手臂失了力气,整个人斜斜向下坠去,若不是乐无异及时抱住了他一齐滚倒在地毯上,那略嫌纤细而弧度优美的颈项必然承不住他的重量。

乐无异埋首在夏夷则胸前又舔又咬,又笑着抬起头来看。一滴汗滑进乐无异眼中,他眨眨眼,一甩头,琥珀色的眼中光焰更炽。他胸前挂着的小块象牙护符正垂在夏夷则两片锁骨之间磨蹭着,沾了后者的汗,显出滑腻而湿润的白。

窗外疾风苦雨敲出绵密又冷厉的乐章,更衬得这一方小天地暧昧而安逸。

仿佛可以将这片刻缠绵,延伸至时光终结。


评论(20)
热度(55)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