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奇谭二][乐夏]信任游戏-10(END)

前文传送:

1    2    3    4    5    6    7    8    9



10

 

事情果然并未出乎二人所料。

在乐无异斡旋之下,安尼瓦尔终于松了口,有他授意,再加上李圣元大约在暗地里也帮了一点忙,明里暗里的证据汇到一处,诬陷夏夷则的那人也认了罪,夏夷则当庭被判无罪,法警为他开了手铐,他走出被告人席,望着旁听席上神情关切的老师、朋友与恋人,轻轻地笑了。

太华律所来了不少人,连夏夷则的替换衣服都一齐带来,半强迫地把人拐走吃了一顿猪脚面线,这才把他还给了早已有些不耐的乐无异。

乐无异更不客气,载他回了自己的家——他虽然帮对方交了房租,又时常打理,但房子长久无人居住,多少还是会有些空寂冷清,肯定不如乐宅合适。夏夷则被捕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乐绍成和傅清姣面前出了柜,两人本就因为兀火罗的事情充满歉疚,再加上他们一直溺爱这个孩子,最后竟然没怎么反对,得知夏夷则被无罪释放后,乐绍成更是拉着心里稍微有点疙瘩的傅清姣出国旅游去了,将整栋乐宅都留给了自家养子。

夏夷则刚进浴室,就看见乐无异搭着一条毛巾跟了进来。

“……这是什么架势?”夏夷则含笑看他一眼。

乐无异嘿嘿一笑,举手做狗腿状:“我是来服侍夏公子的。”

他一手挤了泡沫抹匀在夏夷则下颔上——半长不短的胡茬蹭着他的掌心和手指,痒痒的——另一手将人圈在怀里,只觉得手底腰肢又清减了几分。

夏夷则仰起脖颈,任他动作,甚至顺势靠往他的胸膛,其柔顺安静处,让乐无异手上的那股痒劲儿一路爬到心里去。

被热毛巾捂过的刀片紧贴着夏夷则的下颔划过,如船行海上,撇开泡沫,露出润而白的肌肤底色。夏夷则喉咙里“唔”了一声,下瞥双眼只得细细一线,眼角露出惬意神情,几能和肉包一拼高下。

乐无异细细剃光了对方新生的胡茬,又用热毛巾敷过一轮,笑嘻嘻在夏夷则下巴上咬了一口,手也在他腰侧揉来揉去。

“别闹,”夏夷则笑着说,“你要一起洗?”

“算啦,我怕自己忍不住。”乐无异挠挠头,三步一回头地走出门去,其依依不舍的情状实在令人发噱。

夏夷则这个澡洗的时间有些长,实际上若不是想着乐无异还在外面等,搞不好他会晕在浴缸里——对于略有些洁癖的人来说,看守所生活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经历。

等他出了浴室躺在乐无异身边的时候,对方不知为何却安静下来,只有眼神还黏在他身上不肯离开。

“……想做?”夏夷则刚被热气蒸过,面颊格外红润,气色既好,态度也显得十分随意,浴袍胸口敞开一线,露出大片肌肤。

“想。”

乐无异乖乖回答,目光紧紧跟着夏夷则的动作走。

“既然想,为什么不做?”

夏夷则少有这样坦率的时刻,若在往日里,乐无异肯定早就迫不及待扑上去了,今天却硬生生按捺住了,只是扒了浴袍将人抱在怀里,轻轻吻着颊侧,动作轻柔,连呼吸都比平时轻些:“我知道你肯定累了,休息吧。”

他眼珠转了转:“我们还有很久……很久,可以慢慢来。”

夏夷则被他体温裹着,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竟真的难以抑制地困倦起来。他打了个呵欠,捏住乐无异的下巴啄一啄他的嘴唇,扯过被子将两人一起盖住,长睫垂落,遮住了深潭似的瞳仁。

他们还有许多时间与机会,在这一刻,他竟然全无保留地相信着这一事实,与身边的这个人。

 

清和给了夏夷则两个周的假,乐无异更是成了一块尽职尽责的牛皮糖,把人圈在自己家里,变着法子做各种吃的,恨不得一日十顿,弄得夏夷则时时都在担心自己的腰围。

当他玩笑般向乐无异提出抗议时,后者眼珠骨碌碌一转,直接将人扑倒在床上。

据说,有些运动消耗的卡路里格外高,十分值得多多尝试。

夏夷则这个真正的假期过得简直像是万恶的资本家,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偶尔看看闲书,基本未曾离开乐无异的房间,甚至一天的绝大多数时候都赖在那张他在相识的最初就睡过的大床上。

有时乐无异实在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他就歪在床头看一两部电影,还看得十分不走心,片子放到一半便沉沉睡去,又被急匆匆赶回来的乐无异吻醒。

他连外出的衣服都没再穿过,倒是把乐无异各式毛茸茸的可爱睡衣换了个遍。

被包养得再敬业不过了。

 

等到周末,乐无异神神秘秘地抓着夏夷则出了门。后者一路笑问他们这到底是要去哪里,乐无异却紧闭着嘴巴不肯说。

后半程夏夷则也就不问了——他记得这条路,如果他未曾猜错,它通往长安城外的某个素质拓展基地。

而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他的猜测,乐无异向负责验票的工作人员递出手机,对方扫码后便指引他们进了教室。

他们来得有些迟,讲台上的活动组织者已经在充满激情地介绍素质拓展的背景——“素质拓展起源于国外风行了几十年的户外体验式训练,通过设计独特的富有思想性、挑战性和趣味性的户外活动,培训人们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和团队合作精神,是一种现代人和现代组织全新的学习方法和训练方式”——夏夷则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怎么连台词都没有换过,这也太不思进取了,身边乐无异已经小声地把大同小异的吐槽说了出来。

两人相视一笑,乐无异突然开口:“说起来,上次我是为了逃避相亲才来的。”

“我知道。”

“相亲什么的……哎?喵了个咪的夷则你怎么会知道?”

“那时我的位置离你不远,困得厉害,听见你睡梦里答到——”夏夷则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实在有些同病相怜,就把你的牢骚听了个清楚。”

现在想来,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总是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浑未在意自选搭档环节,当然,他们也不会选择别人。

 

这素质拓展基地的环节果然未曾更改,第一轮依旧是信任游戏。

乐无异根本就没给夏夷则选择的机会,直接拽了黑布不由分说地在他眼上蒙了个结实。夏夷则多少有些不适应,但也没反抗,嘴角含着一点笑,说不出的英俊。

继视觉被剥夺之后,听觉也被乐无异塞进来的耳机挡住了。

像是怕夏夷则觉得无聊,他还打开MP3,选了随机播放。

无边黑暗包容着夏夷则,依稀让他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

只是那时他困倦疲惫,此刻却精神饱满,那时他内心忐忑犹疑难定,此刻却满怀温暖毫无犹豫。

虽然刚开始时难免也走得有些磕磕绊绊——要摆脱一直以来的习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然而乐无异的手握着他的手,托着他的臂膀,熟悉的炽热体温就在身畔,他们走得越来越流畅,夏夷则能感受到一对对搭档被自己超了过去,短短时间里他们已经比记忆中的初次走得更远,说不定真能夺个第一回来。

但争胜对他来说并不是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他们居然如此默契,每一步都像是走在相识一程的甜蜜里。

耳机里循环出温暖又跳脱的旋律,令脚步不由得更加轻盈,男人洒脱歌声响起时,夏夷则难以自抑地勾起唇角。

“我相信我爱你,蒙上眼手交给你,满满的爱心在黑暗中,共要一双眼睛。”

“你应该信任我。”

乐无异曾这样对他说。

我当然信任你。

他正这样想着,身体突然失去平衡——乐无异似乎半蹲下去,一手架住他的膝弯,竟将他整个人以公主抱的姿势揽在怀里。

“无异!”夏夷则脱口而出。

他被迫勾住乐无异的脖颈,心里结结实实地慌了起来——他好歹也是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而且他已经清晰地感受到恋人的胳膊正在吃力地颤抖着。

“我们就快要到啦!”

一只耳机摔了出去,他听见叫好声、口号声,及乐无异急促喘息里活力满满的笑与叫嚣。

两人在乐无异狂奔十几步之后顺利到达终点,还真的成了第一名——但紧接着乐无异就膝盖一软,抱着夏夷则就地滚成一团,引起满场惊呼。

夏夷则有些无奈,有些狼狈,却依旧摸索着以手垫在乐无异脑后,怕他撞到。

混乱中乐无异的嘴唇擦过他的,他还未及慌乱或窘迫,便听到那人在自己耳边狡计得逞地笑了起来。

另一只耳朵里的耳机还在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夏夷则反手抱住了乐无异。

我要不断的爱你。

不断拼凑的自己。

生命中所有好不好的过去。

仿佛都在等我遇见你。

 

 

END

 

 

*终于写完了,自己都想不到有生之年这篇真的有完结的一日。

*王师傅和拉裤美少女生快。

*歌是周华健的《雨人》。

*这篇文大概会混在甜本二里面╮(╯▽╰)╭

 


评论(18)
热度(70)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