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古今妖谱番外·鲲鹏(完售感谢)

感谢大家的爱古今妖谱已经完售啦~放出本内番外么么哒^^



鲲鹏

  

“无异,多谢你帮素商姐姐疗伤,我也没别的好东西,前段时间又凝了一块甘露珰,送你。”

白露摊开手掌,掌心卧着一泓翠色,有如秋水。

“谢啦,正好给阿焱,也不枉我折腾这么久。”

乐无异笑嘻嘻接过来就跑,半晌后端着一大盘刚出烤箱的椰酥球回来,四溢香气顿时搅得白露忘了原本要说什么——这点上她倒是和阿阮颇为投契。

等她看似优雅实则迅速地把半盘点心装进自家肚里,才终于续上了方才的话题。

“我一开始听说你和李焱在一起的时候,真是被吓坏了。”

“为啥,我和他不般配吗?”乐无异笑嘻嘻拈了一只椰酥球,“从前他总是拉着一张脸那是有苦衷的,你看现在不是好得很?我还觉得他太招蜂引蝶了呢,宝宝心里苦。”

白露竟无言以对。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露出无奈笑容:“好啦,我知道你们两个天生一对。说起来,我看到你接了古蓬莱国的那个case……你们千万要小心点,雷电之精可没有那么好挖。”

乐无异挥了挥手:“你放心就是了。”

白露再说一句:“虽说你们两个联手能在三界横着走,但古蓬莱国毕竟与其他地方不同,结界外围全是空间罅隙,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迷失其中。之前三组有个行动人员误入,最后自己被撕成了碎片,何况雷电之精更在结界之内。要不你还是……”

“机会难得嘛。”乐无异眨眨眼,“雷电之精对我的异能是极大补益,我总不能一直打不过阿焱,攻的尊严都没了!”

“什么没了?”

李焱不知何时站在玄关,正往衣架上挂他那条蓝色的毛绒围巾,围巾末端垂落,萌萌的小黄鸡被捏在他掌心里。

乐无异一哆嗦。

“你再不回来点心就没了,白露实在太能吃了!”

他摆出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来。

白露:“……”

李焱摇摇头,虽然并不明显,但确实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我又不会打你。”

他顿了顿,长睫下划过一点稍纵即逝的调侃之意:“当然,试手不算。”

“那也不行!”乐无异嚷嚷,“会不会和能不能,这是有原则性区别的!”

“停,打住,我受够了。”白露气愤地站了起来,“真是没眼看,我回去找素商姐姐了。”

“代我向她问好。”李焱递给她一个U盘,“前几天她提到的幻音咒,虽说是鲛人的天赋术法,但我确实未曾用过,不过族中典籍倒是有所记载,我都整理好了,只是她若要修炼,还需小心。”

“喔,谢啦,祝你们百年好合。”

白露笑得狡黠,溜得也迅速,留李焱站在原地错愕地红了耳垂。

被这么一打岔,他便真的忘了乐无异那句试图一振夫纲的言论。

 

五天前,太华接到一桩委托,对方许以高额价款,只求一寸见方的雷电之精,并附上了记载着开启古蓬莱国结界方法的卷轴。

这任务被定为S级,乐无异如今早就进入半退休状态——他仿佛一夜间失去了所有事业上的追求,除了驯养和调戏李焱之外没有别的爱好——还是一时好奇翻开S级的任务单子看了一眼,结果眼睛就钉在上面拔不出来了。

男人在伴侣面前总是有颗名为“最后的尊严”的脆弱玻璃心,乐无异也不例外。虽然知道他在剑里埋头大睡的时候人家李焱一直在用功修炼,比他厉害才是正常的,但被对方保护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他还没炸毛就已经是好修养了。

曾经的大偃师乐无异修的是金行术法,到了如今的乐无异这儿便具象为与电有关的异能,而雷电之精乃天地金气所钟,只要一小块,就能让他的异能再上一个台阶。

也许还是打不过李焱,但试手的时候能多撑两招也好啊!

 

S级任务本来也不是谁都敢接的,既然乐无异提了申请,自然没有人会和他抢。秦陵一事早已尘埃落定,太华内部每个任务必须由两名行动组人员共同完成的规定也随即取消,倒是方便了他拐带李焱一起出差,前期准备又不复杂,短短两天后,两个人已经到了蓬莱市内。

所谓古蓬莱国,其实是位于蓬莱市海滨上空的蜃影之城。

“海市蜃楼,简称蜃景,是一种因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现象,是地球上物体反射的光经大气折射而形成的虚像。”乐无异趴在海岸观景台边缘的铁链上,懒洋洋地背书,“蜃景与地理位置、地球物理条件以及那些地方在特定时间的气象特点有密切联系。气温的反常分布是大多数蜃景形成的气象条件。”

他拽拽李焱的袖子:“我们要怎么办?那啥,你用个大规模法术把海面冻一冻会管用吗?”

李焱看他一眼,从怀里拿出一枚戒指,戒面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琉璃,晶莹剔透,内中有诸般景物聚散离合,像是藏了个自成体系的小世界。

“好看!送我的吗?”乐无异的眼睛噌地亮了。

李焱微微一笑,信手将戒面捏碎,自他指间突然扬起一道绚丽长虹,直入云中,半分钟不到,便将海面上弥漫的雾气搅得支离破碎,隐约露出一条小径。

“来。”

李焱一手揽了乐无异的腰,脚底踩着太极剑,迅如流光地投入了云气之中。

 

“我说,”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里,乐无异一脚踏实地就皱了眉抱怨,“偷偷背着我去找遗音帮忙也就罢了,他送你戒指你居然还收,刚刚还搂我腰!”

李焱的声音近在咫尺,穿过潮湿的雾气,还带着笑:“不能搂?”

“你你你你你你——”乐无异大惊失色地往后退了两步,“喵了个咪的小焱焱你这样不对,你学坏了!”

“小心,这里已经是结界的边缘。”李焱道,“既然古蓬莱国隐藏在蜃景之中,找遗音自然方便省力,毕竟术业有专攻。”

他手臂抬起,凭空画了个法阵,不多时两人面前的世界便微微颤动起来——空间裂缝虽无形无影,却毕竟不稳定,厚重雾气因震动而吸附在空间裂缝边缘,虚空中开出了一枝枝形状奇丽的雾凇,两人如同置身万花筒中,每一移步,眼前景色便自动破碎又重新拼合,映得他们并肩携手的身影也成了千千万万个。

“这招可真省事。”乐无异吹了声口哨。

“我们小心一点。”李焱与他一起避开裂缝前行,此处不觉时光流逝,唯有天光渐没,四周越来越暗。

李焱忽然停步,手指遥遥向前方某处一点,乐无异撇撇嘴,掏出委托人提供的卷轴,最后确认了一遍,随后身化藤蔓贯穿天地,飞针走线地连起了虚空中的数个点,在雾中划出一道曲折的闪电形状。

二人身后雾凇一瞬间齐齐炸开,冰珠雪沫充塞天地,而面前亦风流云散,露出了古国的真容。

 

与其说是古国,倒不如说是一座空寂的城。

——草木不生,杳无人烟,道路交错,却处处断绝。天空雷云密布,不见星月,唯有闪电永不停歇,于天幕之上舞出数百道金蛇,惨白光线投至城中,照得断壁残垣的影子摇曳不定。雷声不绝于耳,听得久了,便渐渐习惯,倒是身边之人说的话听不大清楚了。

李焱:“雷电之精应该就在金气最浓郁之处,你来搜索,我为你护法。”

乐无异:“啥?”

李焱:“……雷电之精应该就在金气最浓郁之处,你来搜索,我为你护法!”

乐无异:“听——不——见!”

李焱:“……”

乐无异毫无顾忌地圈住了他,将唇对着他耳边大喊:“你大点声!你为我啥?”

李焱被冲进耳廓的湿热气流弄得战栗不已,连尾骨都莫名其妙地酥了。乐无异得寸进尺,紧紧搂着他挤眉弄眼,还伸头去叼他的嘴唇。

“……够了!”

李焱脸色瞬间煞白,一挥手臂将乐无异甩出三步之外,欲盖弥彰地整了整衣襟。

乐无异刚想死缠烂打,见到李焱目光所指,神情也是一肃。

远处竟有三男三女走过,衣装各异,不辨朝代。当先一对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装扮饰物有些苗疆风格,中间两位边走边斗嘴,容颜娇俏举止顽皮的少女还笑着往这边看了两眼,走在最后的倒都是中年人,男子行止不羁酒筒在手,女子衣衫似火身形如剑。

他们步履轻捷,虽对四周环境充满戒备,彼此之间的态度却显得默契而放松。

“……是幻影。”乐无异说。

他刚刚吓了一跳,冷静下来后掏出手机寄神进去,摄像头视野内那些人所在之处一片虚空——果然他这个与电子设备沟通的异能堪称幻觉杀手。

李焱白下来的脸色还没有红润回去,看乐无异时的眼神也可称愤怒,可惜后者脑电波与他不在一个频段,依旧笑嘻嘻地往这边凑,大声喊:“是!幻!影!”

李焱:“……”

他没力气跟乐无异说话,点了点自己的前额,是让对方抓紧时间感受金行灵气的意思。乐无异也终于闹得尽兴了,认认真真闭了眼,在脑海中勾出了一条虽然模糊却并不影响辨认的路线。

他睁开眼,皱了皱眉头。

似乎正是那些幻影所去的方向。

李焱一见他眼神便知其意,打了个“跟上”的手势,持剑在手,当先追了上去。

 

走到近处便能看出那些幻影十分飘渺,影像显现也若断若续,像信号不畅的老式电视机。也不知转了多久,头顶雷云愈来愈低,就连四周都有沉沉黑云扑来,似乎要将人困在这一方金蛇乱舞的小天地里,金行灵气已经浓到了无需乐无异出手,连李焱都能直接利用来施展法术的地步。

再走几步,连面前的幻象都难以承受雷电干扰,闪了几闪,消失了。

视线受阻,步步凶险,李焱倒是面色如常,只在二人身周加了一道灵气防御。

乐无异停下脚步,冲李焱比划了一番,意思是“这里就可以了”。

他御起昭明升入半空雷云之中——因异能相合,雷云在他面前层层退却,任他深入内部——同时抬起右手,戴在他食指上的偃甲指套经他催动——他从大偃师乐无异的记忆中学到了不少东西——顶端弹出一小片晶体漂浮在半空中,周遭雷云受其吸引,丝丝电蛇汇集其上,渐渐令它焕发出金色光芒来。

“小心!”

在旁边不远处戒备的李焱突然大喊一声,长剑出鞘,也不知半空里击中了什么东西,于雷鸣间发出铿然长吟,巨大的阴影在两人面前一掠而过,又隐没在雷云之中。

乐无异骤然回头,急切地说着什么。从口型看,大约是一句“你没事吧”。

李焱摇摇头,太极剑被他操控,在乐无异身边舞了一圈将他护在其中,随即李焱将身一摆,足下轻点,竟弃了防御,一头扎进厚重雷云。

“李焱!”乐无异大吼,却也知道对方听不见。

下一秒一道极粗极亮的闪电划过,照彻云雾,将李焱持剑的形影投在乐无异眼前。

他满头长发色作青蓝,耳边半透明的长鳍在风中猎猎而动,半侧脸颊上爬满了色彩妖冶的纹路。似乎感应到乐无异的呼唤,他缓缓转过脸来——黑色眼眸变成了碧色,白光映衬下好似剧毒之水,诡异得惊人。

李焱表情淡漠,手上动作僵硬而缓慢,其艰难处似以一发舞千钧,太极剑的形影已然隐去,在他手中的是一道长而韧的灵光,尾端尚在不断延伸,几能剖开整座天地。这一剑劈下,好似天河倒倾,流碧万里,就连雷云都受其所慑,向两边分开些许,露出藏匿其中的巨大暗影。

何等声势惊人,却又劳而无功。

那潜伏着的暗影似乎扯起了一座巨大的帷幕,将剑光剑影都裹入其中,一时间风流云动,雷电竟像是得了召唤,争先恐后地向它奔去,被它搅碎在风与云构成的巨大漩涡中。

下一刻漩涡骤然反向旋转,千百雷电化作无数银色翎羽,毫不留情地向李焱射去。

李焱唇边扯出一个轻蔑冷笑,一手轻描淡写地在旁边电光已经被抽走的黑云上拍了拍——这里虽是雷电的国度,可有云有水之处,要他吃亏也不是那么容易!

那云受他法术召唤,当即凝成一颗细小冰珠,随即李焱身侧百丈之内所有黑云都步了它的后尘——成千上万颗晶莹剔透的冰珠冲天而起,瞬间结成阵势,悍然拦下了所有的电翎。电翎虽将冰阵击碎,自己却也几近溃散,化作零散电流,而散碎冰雾竟在李焱身侧化作巨龙,摇头摆尾,纵横来去,尽兴时便将大口一张,将残余电流悉数吞纳,仰头发出快意长啸。

太极剑又在李焱手中显形,遥遥指着敛于下方的暗影。

雷声早就静了,然而乐无异嗡嗡作响的耳中一时还是听不到别的声音,他目瞪口呆地透过瞬间干净起来的视野望着李焱,喃喃自语:“喵、喵了个咪的……”

他还是不要想着弄点雷电之精就能打过李焱这种事了吧……

恰于此时,那暗影缓缓展开了身形,虽在百丈之外,竟依旧大得惊人——方才收去剑意的哪里是什么帷幕,那是它几能遮天蔽日的巨大羽翼!

——它昂起头来,发出一声清唳。

“——叽!”

淡定如李焱,也险些脚下一滑。

乐无异此刻耳朵刚刚恢复了一部分听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怪物又昂首叫了起来。

“叽叽叽!”

乐无异与李焱一齐僵住,面面相觑。

怪物等不到他们两个的回应,翅膀焦躁地拍击着身边渐渐稀薄的云层,身形竟慢慢缩小——虽依旧惊人,但已能被收入视野之内——那是一只形貌狰狞的蓝色大鸟,一双泛着淡银色的瞳仁死死盯着他们,浑身都在颤抖。

乐无异也跟着颤抖起来。

他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摸一摸大鸟的翎毛,嘴唇开了又合,情难自已,竟发不出完整的字句。

“……馋……鸡。”

“叽!”

他一语出口,那大鸟瞬间敛起双翼,蓝色流光般扎向乐无异——李焱并未出手阻拦。

蓝光在距乐无异数寸之处硬生生停了下来,方才的巨兽虽已尽力收敛身形,却依旧有一人多高,双翼长两米有余,竟衬得乐无异有些瘦小。

它垂下头,让乐无异圈住自己的脖颈,轻轻地蹭着乐无异的脸侧,一声迭一声地“叽叽”叫着,声音里有无限的委屈,却在下一秒戛然而止。

——乐无异埋头在它颈项处细软的绒毛里,颤抖犹未停止,它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毛被什么温热的液体打湿了。

李焱收了剑,回复黑发黑瞳的模样,轻轻按了按乐无异的肩膀,又去摸馋鸡的翎毛——它已经成年了,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把自己缩成一只小鸡崽,双翼之上的羽毛也变得根根似铁,稍不注意便会割伤手指。

唯有一双眼睛里盈着泪和欢喜,小心翼翼地拿翅缘碰李焱的样子,与千年前别无二致。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多年……”

乐无异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还伴着哭嗝,许久才平复了情绪,抽噎着在馋鸡脖子上死命蹭了蹭,狠狠揉乱了它头顶翘起来的绒毛。

李焱这才上前轻柔地抱了抱馋鸡的大头,道一句“好久不见”。

“当年我生出魂魄化形之后曾经寻找过馋鸡,甚至借用过太华的力量。”他转向乐无异,“但一直都没能找到。没想到它会在这里……此处结界若不得法便难以脱出,想来它困在其中,一定吃了很多苦。”

馋鸡“叽叽”两声以示应和,又像是想起什么,往乐无异手心吐了一大颗滋滋作响的金色珠子——那是它千年来修炼时汲取的雷电精华,它似乎看见乐无异收集这个来着。

说来都怪这该死的雷云遮蔽视线,否则它早就能认出乐无异了叽!

乐无异眼圈一红,差点又掉了眼泪。

他摩挲着馋鸡的头,看着它惬意地闭着眼睛往他手心里蹭,突然想起一事。

“阿焱,既然馋鸡都长大了,为什么还不会说话?”

李焱愣了愣,露出温柔微笑。

“妖类能作人语,自然是跟人学的,当年它跟着我们时尚且年幼,困在这里后想来也未见过几个人,不会也正常。我们带它回去,幻形与说话都可以慢慢教。”

馋鸡愉快地“叽叽”着蹦跶了起来。

“好吧!”乐无异笑着勾住馋鸡的脖子,一使力翻到它背上,对着李焱伸出手来。

“阿焱,咱们回家养儿子去!”

李焱脚下又是一滑。

“你说什么?”

“养儿子呀!你看,你教法术,我教说话,我还天天给它做好吃的,这不就是养儿子嘛!”乐无异眼角还带着泪,笑容却耀目如日光。

李焱哭笑不得看他一眼,终于伸出手来,他的手掌极白,手指修长,指腹有握剑留下的厚茧,因主人的体温偏低而像是一块微凉的玉。乐无异的手偏麦色,茧子的数量倒不遑多让,只是暖得不可思议。

乐无异握定李焱的手,将人拽到馋鸡身上,双臂一展紧紧圈住了。

在他大笑声中,馋鸡欢快地叫着“叽!叽!”,垂天之翼毫无保留地舒展开来。鲲鹏穿越外层雷云,在他指引下撞开结界,扶摇直上九天。

“乖儿子,咱们回家喽!”

 

END

 


评论(4)
热度(82)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