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对不起我能抓一只夏夷则吗?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感谢好基友吃花提供游戏信息咨询,脑洞来自那条说在女厕所抓皮卡丘被JC抓的微博,游戏我并木有玩过,有说错的地方算我的。

*我居然还活着= =


时值周末,夏夷则正懒散地伸展开两条长腿窝在沙发里看财经新闻,突然听到了门铃声。

他所居住的别墅区依山而建,是城市里寸土寸金的闹中取静之地,门禁森严管理完善,并无快递或外送人员能随意上门,其他访客亦需预约。

带着一点疑惑,他看到可视门铃屏幕上一张大大笑脸。笑脸主人有一头褐色短发与一双琥珀色眼睛,发丛中一小撮特立独行地竖起来晃悠,戳着屏幕上沿。

“您好我是您的邻居,就住051幢。”

青年自报家门,并退后两步伸出双手,手上捧着一盘小饼干。

“我烤了点饼干,欢迎赏光~”

尾音扬起,十分俏皮。

 

夏夷则打开门,青年站在玄关双手奉上饼干:“我手艺很不错的喔~”

夏夷则举手接过,耳边是青年絮絮叨叨的自我介绍:“我姓乐,乐律的乐,叫乐无异,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这出处似乎有点偏。夏夷则被迫复习了一下鲍参军的文,回过神来才发现乐无异一直盯着自己。

“……我叫夏夷则,乐先生您好。”

“别叫我乐先生,叫我无异嘛,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不要那么生分啊夷则。”

住在这里的业主多半图个清静,其中还有不少是演艺圈人士,看中的无非私人空间。在这里讲什么远亲不如近邻,未免可笑。

还有,不要叫我夷则。

夏夷则内心弹幕刷了一屏,最终被对方闪亮亮眼神以及“你怎么不吃”的殷切探问打断。

乐无异甚至还准备了一副一次性手套,就放在饼干旁边。

若不是刚刚开门前夏夷则已经打电话给物业核实了乐无异的业主身份——毕竟乐无异的居所与自己的051号并不相邻,这声邻居未免牵强——他一定会报警的。

但即使是此时此刻,他也难免腹诽“这饼干里面真的没有迷药之类的东西吗”。

“多谢,但我并不习惯吃零食,抱歉。”

乐无异见这人还是一脸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头上的小撮头发几乎都垂了下来。

“夷则,你就不能请我进去坐坐吗?”

 

二人相持良久,乐无异最后无奈地耸了耸肩。

“其实我确实有其他的事……就是这个游戏啦,pokemon go,很好玩的!”他掏出自己的iphone指给夏夷则看,“你看你家里,就在客厅里,有一只皮卡丘!”

他一脸期待地、恳切地望着夏夷则:“我在小区里跑步的时候发现的,还特地做了小饼干才来敲门……夷则,帮帮忙好吗?”

夏夷则:“……”

我觉得我的邻居可能有点问题,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但最后他还是秉持着对一位陌生人仅存的善意与礼貌侧了侧身。

“请。”

 

“谢谢夷则!夷则你真好!”

坐在沙发上抓到皮卡丘的乐无异简直快要蹦起来了。

而夏夷则坐在他对面,吃完了那盘饼干。

出乎意料的好。

酥软松脆,依旧温热着,有牛奶的香气与恰到好处的甜蜜。

“怎么样,没有迷药吧?”乐无异笑嘻嘻地看着夏夷则,眼神里有一点调侃,但更多的是毫不掩饰的欣喜,“真的是我自己做的,不骗你!”

无视了乐无异似乎能读懂自己的心思这一点,夏夷则忍不住跟着对方一起笑了笑。

大概这是哪家的小公子吧,看上去被养得太好,满怀单纯善意,以至于连自己都会被他感染。

“总之今天真是太感谢了!回见!”

乐无异几乎是蹦跳着出了门。

 

一周之后,夏夷则又在门外见到了乐无异。

这次对方手里端着一整盆红酒炖牛腩,几乎能香飘十里。

“那个……夷则……我又要来麻烦你啦……”

夏夷则无奈地接过牛腩,侧身将人放进客厅:“这次是杰尼龟还是小火龙?”

最近pokemon go越来越火,夏夷则工作时数次听下属说起,微博上更是充满有关这个游戏的有趣新闻,虽然他自己没有下载,但也被迫了解了不少内容。

“这个……”乐无异几乎把自己的头发抓成了一堆乱草。

夏夷则有些好奇,以这人的自来熟程度,难道还有不好开口的事情?

“喵了个咪的,”乐无异有些自暴自弃地说,“这次是精灵站刷在了你家……就是翻牌子抽恢复药水和精灵球之类道具的地方……”

夏夷则皱起眉头,而下个瞬间他终于体会到了其中深意。

“所以我以后可不可以……偶尔来……嗯……拜访一下?”乐无异指着某个方向:“就在那边。”

“……”

夏夷则沉默了很久。

然后十分勉强地回答:“那是我家的……洗手间。”

两个人隔着一盆寂寞地散发出香气的红酒炖牛腩面面相觑。夏夷则简直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看上去乐无异也差不多。

最后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夏夷则主动提出了替代方案。

“或者你可以去楼上……二楼客房大概在差不多的位置。”

 

乐无异得到许可后一头扎进了夏夷则家的客房。

半个小时之后才出来。

红光满面。

居然还有心思埋怨。

“夷则我觉得你可以换换装修,客房不要搞黑白灰色调呀,办公场所就罢了,卧室也这么弄不怕得抑郁吗?可别告诉我你自己的主卧也是这样的……”

“抱歉,”夏夷则摇头,“因为平日里没有客人所以……”

“别别别你别抱歉呀!”乐无异夸张地摆着手,“我不是在指责你什么,只是觉得过日子应该……嗯……算啦,那个,打扰你了我先走啦,装牛腩的盆我下次来拿!拜拜!”

全然无视夏夷则拒绝他再度拜访的可能性。

 

隔天乐无异就再度登门,除了一份一荤两素一汤的完美便当外,他还带了一只造型十分逗乐的小黄鸡,鸡头上顶着一束呆毛,抚摸时蓝色的剔透眼睛会一眨一眨。

“夷则夷则我又来啦~这是今天份的贿赂!”

他笑眯眯地摸着小黄鸡的呆毛:“这个送你,你可以摆在床头,招财的哟!你别不信,我从小就是财运特别好!”

夏夷则看着他通身的高级定制成衣,并不怀疑这句话的含金量。

比画风清奇的小黄鸡更可怕的是乐无异的手艺实在逆天。

才吃了几次而已,他居然开始认为单位食堂的菜肴难以下咽。

并近乎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期待这人来自家刷精灵球。

 

夏夷则与乐无异终于从各个方面都熟了起来。

说实话,夏夷则有些惊讶乐无异竟不是个单纯的家养富二代,而是某世界名校的工科毕业生——那只小黄鸡就是他闲来做的手工闹钟——如今和朋友一起建了个个人工业创意实体化的网络平台,从天南海北的设计师提交的成百上千的设计图中挑出有意思的点子,帮助对方搞定从打样到量产到销售的一切流程。

他名下那些工艺产品实在有趣,蒸朋风格的桌面摆件,运用光影错觉制造梦幻效果的灯火,运动时提供便利的小配件——琳琅满目不一而足。

夏夷则的家被他用“精灵站运营费用”的名目渐渐充满,甚至包括他自己的主卧室,虽然装修风格未改,却渐渐充满盎然趣味,不再像是线条冷硬的办公场所。

乐无异开始在客房留宿——自从他某次打着打着pokemon go就窝在床上睡着了之后,夏夷则当时还帮他脱了外套盖上被子。据他自己说那是因为刚通宵两天帮一个创意落地,夏夷则听到之后不得不感慨游戏的力量真是强大。

再后来夏夷则索性给了乐无异一套钥匙,以免对方在自己加班时蹲在门口抓心挠肝而不得入。

而他自己,也渐渐习惯了微信上收到的“今晚我过去,你可以回来吃晚饭╮(╯▽╰)╭”与“夷则夷则夷则救命!我又没精灵球了可是现在还在加班不能去找你QAQ”之类的话。

给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同性顺毛,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两人之间神奇的交集持续了小半年,某日夏夷则刚好领着全公司艰苦奋斗拿下了一桩精彩的并购案,短暂的休闲状态中,他突然想要见识一下将乐无异迷得神魂颠倒的游戏是什么样的。

他下载安装了pokemon go,新手教程结束后,地图正式加载,夏夷则皱起眉头,发现地图上有不少……蓝色的立方体。

他叫住了抱着一叠文件匆匆走过的秘书。

“这个……这些点,是什么?”

秘书用一种泰山崩于面前的惊恐神色看着自己的老板,许久之后才想起来要回答。

“就……就是精灵站啊……”

“……这么多?”

“还好吧,基本走一公里就会有一个,太少的话玩家会觉得很不方便啊。”

然后秘书更加惊恐地看着老板的面色瞬息万变,最后他居然在工作时间内行色匆匆地离开了公司。

 

夏夷则回家后再度确认,虽然自己的居住地人口密度低得吓人,但小区内还是有三个精灵站的。

且没有任何一个在自家卧室。恰恰相反,其中一个正在乐无异所在的051幢门外不到五十米的人行道上。

这事实让他目光凝滞,心跳在沉默中渐渐加速,声音亦震耳欲聋。

 

远处走来的乐无异看到夏夷则所站的位置,与低头注视手机屏幕的动作。

身形当即一僵。

但他几乎是在瞬间就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大步走到夏夷则身边,伸出手去揽住了抬起头来的青年。

他们离得如此之近,几能数清对方的睫毛。乐无异的呼吸急促,热量侵染着夏夷则的嘴唇。

“看啊,我发现了什么?”乐无异用一种有点浮夸但又足够真诚的咏叹调说。

“这里有一只夏夷则!”

他再度祭出了夏夷则无数次见到的,像是会发光的闪亮眼神,长久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人。

“请问……夷则,我能抓吗?”

评论(47)
热度(187)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