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BE的作者欠教育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来自 @非概率 的点梗,么么阿森~

*我对BE其实没啥偏见啦纯属逗乐不要当真^^

*继续求梗啊!蹬腿哭闹!

 

“KTV里的空气永远是沉闷而凝固的,烟雾蜿蜒着上升,织成一张呛人的网,影影绰绰透出五六个人的轮廓,在五光十色的灯光映衬下似幻似真。不知谁点了陈医生的《最佳损友》。黑白画面上陈医生疲惫而落拓的深情与单调中英文单词交替出现。

“金钱、时间、压力、阴谋、政治、出卖、女人、成长、堕落……性取向。

“当‘性取向’三个字出现的时候,李焱愣了一秒钟,又或更长——他已经失去了一切有关时间的概念,任由思绪引导着他回到了那个属于十六岁的夏天。

“他曾在那里重新认识了一个人,学会独属于他的爱,与所谓的‘成熟’。”

夏夷则敲下最后一个字,长吁一口气,如释重负地打下三个英文字母“END”。

这是一个有关成长与迷惘的故事。曾经竹马竹马的两个孩子,终于在有形与无形的桎梏之下越走越远,最终相隔半个地球,不通音讯,两地惘然。

唯有在KTV里,声嘶力竭的某一个刹那,暴露出一星半点属于“曾经”的,痛彻心肺。

一篇长文完结,惯例的,总有无数读者在下面惨嚎,“大大怎么能这么残忍”“哭着咽下一口刀子”“大大为什么总是报复社会”,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夏夷则逐一阅读评论,在屏幕前露出笑容——并非某些丧心病狂的作者那般内心暗爽,而是一个郁结又无奈的笑。

也许在他内心深处,也不曾期待过能有完美结局。

 

夏夷则所批的马甲叫做“一襟风雪”,在这个文学论坛颇有些名气。

可惜这位大大从来不写HE,每篇都是长文,至少20万字起步,但也每篇都是BE,不是阴阳两隔,就是相忘于江湖,不知虐出读者多少眼泪。

哪怕上百人在文下联名求HE也并无卵用。甚至微博上还有个专门的话题,叫“风雪大大今天BE了吗?”

不过读者们并不知道,所有的BE,都是夏夷则真实生活的投影。

他今年大三,同班有个同学,叫乐无异。

乐无异是活力无限的阳光型校草,而夏夷则是冷静理智的学生会会长,两人有各自的后援团,人气也算是齐头并进居高不下。

只是两个人私交甚笃,就并不是八卦的女生们所能知道的事情了。

 

他们相识于大学报道那天,虽然并不是什么气氛融洽的初遇——

“前面的那位同学麻烦等一下——!!!”

“您好,请不要插队,谢谢。”

“……喵了个咪的我只是想说你学生证掉了!”

“……多谢。”

但后来,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虽然这中间饱含着乐无异的不懈努力),好到比旁人所想象的更加亲密。

亲密这个词被用于形容两位男性好友的时候,多多少少似乎漾着那么一点暧昧的水光。

可惜,也仅止于暧昧。

有时候夏夷则会有那么一分一秒的错觉,两人之间的感情并不仅是友谊,但他也深深明白,这只是错觉,也必须是错觉。

社会对同性恋并没有那么宽容,甚至连夏夷则自己,都觉得这是一种病态——在发现自己似乎病入膏肓之后更甚。何况乐无异家境太好,虽然从不张扬,但夏夷则明确知道他的姓氏所代表的庞大家族与富可敌国的金钱。

他近乎自虐地描摹着每一种可能性……从最简单的两个大学生开始,慢慢变成记者与编辑,餐厅老板与食客,宇航员与导航者……但所有的身份与故事都有一个绝望或者是突兀的悲伤结局。

这揭痂般的过程已重复了多次。

而当他刷新页面时,看到了一条最新的回复。

 

天下第一金刚力士:风雪大大你正在失去你的读者!现在改邪归正还来得及!

内有无数其他读者的附和。

 

这位金刚力士也是论坛里的知名写手,与一襟风雪并称双璧。

但两人走的根本就是两个极端,金刚力士手速快,产量高,一天就能完结一篇万字左右的短文,且笔调阳光,故事又萌又甜,全然就是撒糖不要钱的写法。

自然也有一堆读者蹲在他文下嗷嗷待哺。

偏偏一襟风雪和金刚力士两人还都会读对方的文并且留言支持,甚至双方还互相砸过不少深水鱼雷。

于是两人的CP粉一天天只多不少,妹子们一边被一襟风雪虐得涕泪齐下蹬腿哭闹,一边被金刚力士萌得鬼哭狼嚎滚来滚去,一个个都成了欲罢不能的深井冰,扯高了嗓子喊“听说金刚力士和一襟风雪交替看更配哦”。

 

夏夷则一哂,顺手点开了金刚力士的主页。

今天的睡前故事讲的是一只金毛与一只布偶相爱相处战胜物种永不分离,毛茸茸的萌物明显让看文的妹子们全都原地爆炸了,留言栏里全部都是“救命我现在睡不着!我是他们窝里的毛毯!”一类的评论。

夏夷则仔仔细细将故事阅读三遍,矜持地留了个“^^”。

并顺手打赏一枚深水鱼雷。

结果作者本人马上就发现了他的留言,又是一条嚎叫般的回复。

天下第一金刚力士:风雪大大你有本事砸雷你有本事别BE呀!为什么要BE呀宝宝不服!明明很好HE的!李焱就不能别跑吗!喵了个咪的我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夏夷则眼皮一跳。

这口头禅与某人真是类似,就连上蹿下跳的精神头儿都所差无几。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会一开始就在众多作者中注意到了金刚力士,并一路追他的文到如今。

他敲击键盘开始回复。

一襟风雪:我觉得他们最后无疾而终是必然的吧,毕竟社会环境对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李焱本身的性格也促使他会对某些东西比较在意。

金刚力士:所以他不对啊!为什么要自我限制呢?我觉得攻对他超有好感,要不是他跑掉,肯定就能接到表白了!

一襟风雪:也许他怕的正是表白。他不能因为自己的……观感,就强行拉着对方走上一条更为艰难的道路。

金刚力士:……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也是特别难搞那一型的。

夏夷则:“……”

什么叫“也是”?

他还没来得及思索,就又收到了金刚力士的一条消息。

金刚力士:要不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

 

赌约内容是两人合写一篇文,每人一章。约定不能出现攻受一方突然死亡,除此之外剧情可以随意展开。一襟风雪尽可以用各种手段为HE设置阻碍或进行BE暗示,而金刚力士所要做的,就是将剧情往HE的方向扭转。

以读者砸雷金额定胜负。

彩头是输家要用自己不擅长的结局模式写一篇完结文。

 

两人发文用的是一个新注册的账号。刚开始时读者寥寥无几,随着剧情展开,字数越来越多,不少推文公众号发现了这个故事并且开始推荐——无他,金刚力士和一襟风雪的文笔和故事架构还是相当过硬的。

但基本上每个号推文的时候,都会加上一句话简介。

“这篇文有病。”

“你能想象有一篇文上一章还在字里行间暗示着我要BE啦我要BE啦,下一章就充满了攻受双双把家还的洋洋喜气吗?”

“自从追了这篇文我整个人都精分了。”

 

那是个漫长的故事。

半妖皇子因被设计而露出妖类面目,不得不漏夜出逃,在长安城中遇到了翘家游荡的年轻偃师。他们一同旅行,彼此试探也彼此吸引,一起破解某个知名偃师设下的重重机关,一起扫荡贩卖妖类的地下组织,一起造出造型奇怪的偃甲船只潜入海底……他们被狂热的女性追逐不得不跑过几条街,在郊外支起烤肉摊子引来一群乖乖等投喂的野狼,或是在夜市上一人一支糖人咬得嘎吱作响。

当皇子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造型的时候,偃师便用亲热呼唤三连击将其击败;当皇子不得已妖化时,偃师便挠挠头说“你哪里面目可憎了”,当皇子决定与师尊回山时,偃师千里追踪,一拳打到对方心口却又迟疑。

皇子犹疑、敏感、缺少安全感,在每一个剧情的分岔路口,仿佛都要独自走向黑暗之中。

但却每次都被偃师强硬地扯回阳光下,面部表情百转千回,最后还是一个难描难画的笑。

若不是为了太华一夜定攻受两人互掐数个来回最后只能拉灯了事,他们两个的合作简直可称完美。

而夏夷则只觉得叹为观止。

哪怕皇子最终成了皇帝,依旧记得推广偃术、维护妖类,而工部侍郎一路将偃甲从长安铺到西域,当年谈笑间的梦想被二人一一实现——或许是真的被金刚力士打乱了写作固有的节奏,夏夷则居然忘记了让笔下的皇帝走入一桩政治婚姻。

——又或者是……不舍得。

偃师和皇帝也许真的是生来就该在一起。当皇帝在叛乱中负伤,不得不假死遁出长安后,棺盖被揭开那一瞬间他见到的依旧是偃师的笑脸。那一瞬间,夏夷则真心实意地这样觉得。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笔下的那些人物,纵使有一千个不该在一起的理由,居然也会有一千零一条可以在一起的道路。

 

在故事完结的前夕,金刚力士与一襟风雪曾有一场对话。

金刚力士:所以目前统计是我赢了,对吧?

一襟风雪:没错。

金刚力士:喵了个咪的我还真是期待你写的HE呢。

一襟风雪:……那确实是个挑战。

金刚力士:必须是个真·HE!!!!!!不许全灭不许走任何非主流的HE套路!要标准大团圆!!!!!!

一襟风雪:……好。

夏夷则坐在电脑屏幕前,简直能够想见对面激动的样子,不禁微笑。

一襟风雪:谢谢你。

金刚力士:……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一襟风雪:没什么。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打赌前你和我讨论的,关于我的那篇文,竹马竹马的。

金刚力士:怎么?

一襟风雪:为什么你的关注点总在于受的自我限制呢?其实BE的话双方都有责任吧,也许……李焱内心也会有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期待呢?

也许……他也一直在等待……某个人让自己无处可逃。

 

金刚力士沉默了许久。

然后突然发过来一条。

金刚力士:喵了个咪的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择日不如撞日我来啦!!!!!!

 

夏夷则的手机震动起来。

来电人是乐无异。

“我说夷则,你什么时候猜到是我的?”

“……抛开喵了个咪这种骨骼清奇的口头禅不算,大概是合写文后聊过几次天我就开始猜测了吧,日常聊天的语言习惯似乎还蛮容易暴露的?就好像你也猜到是我了。”

“我可不是猜的。”乐无异话里带着藏不住的笑意,“我是无意间对上了IP地址,早就知道啦!”

夏夷则摇头叹笑:“所以呢?”

话筒那边乐无异的声音严肃下来:“夷则,我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是因为忙着和家里出柜……嗯,最开始我娘比较难以接受,但现在已经差不多啦!我还在准备挑个良辰吉日和你表白没想到你居然已经等不及啦!”

夏夷则简直受到了惊吓。

“我已经摆平了你肯定会存在的顾虑,也保证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那么现在,一襟风雪大大,让我们一起来写我们自己的故事吧,正好还可以冲抵你的赌债。别忘了,要标准的大团圆结局,如何?”

乐无异的声音响在耳边,又飘进心里。

夏夷则终于发出愉悦的轻笑。

“当然可以。”

 

END

评论(35)
热度(203)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