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你可别抛弃我

*dessert love 一发完结。

*梗来自 @绿水桥平 ,(づ ̄3 ̄)づ╭❤~

*我没走过川藏线,各种瞎编,发现BUG欢迎戳穿……

*我要没梗了四十八式花式求梗(喂

 

夏夷则闭了闭眼睛。

这动作在驾驶中多少有些危险,但面前坑坑洼洼的山路与稀少的车辆似乎让偶尔的疲倦也变得无伤大雅。

不知道为什么小清新的少年少女们总觉得走一趟青藏高原就能涤荡心灵,仿佛海拔是种另类杀虫剂,所有蝇营狗苟都能一喷必杀似的。

至少目前……夏夷则觉得不管是独处还是车轮下漫长的川藏线,都对自己毫无帮助。

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那个人的声音,而眼前不时掠过的幻象,是母亲温柔而忧伤的神情。

人生苦多乐少,来不能御,而去不能止。此刻长路漫漫,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一人独行。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了自毁的念头。

下一秒他下意识地一个急刹。

 

路边盘膝坐着个人,举着一张求搭车的纸,身边搁着一只不大不小的旅行包,羽绒服将他裹成了一个球,只有满头褐发在高原的风中狂奔乱舞。他看上去还很年轻,神情却颇为憔悴,状态十分令人担忧。

像一只流浪中的宠物犬,有湿漉漉的鼻头和湿漉漉的眼睛那种,每一个毛孔都透出无害和纯良。

夏夷则按下车窗。

“去哪里?”

“都行,能住宿的地方就行。”那人眼睛一亮,亲热地扑上来——站起来时明显是头晕,扶着脑袋踉跄了两步,夏夷则看得担心,不得不拉开车门,自己把人扶到了副驾上。

“太感谢了……”搭车客嘟嘟囔囔,喘得厉害,“我高反有点儿严重,太感谢你了。哦对了,我叫乐无异。”

夏夷则本来无意于询问这人的姓名。他停车的原因多半是不能见死不救——不知道为什么乐无异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戳进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但他本身对于穷游求搭车的川藏线旅客并不欣赏,甚至是有些反感。

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理念,多说无益。

“我姓夏。”他轻描淡写地回答。

“夏什么?”

夏夷则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乐无异倒也没继续追问,他再一次抓住了自己的心口,喘得有点辛苦。

“……喵了个咪的一个小时前还没有这么严重来着……”

“后座有氧气瓶。”夏夷则索性帮乐无异接上简易的吸氧装置。

“有高反的话更应该慎重一些,这条路没有那么好走。”他忍不住规劝一句。毕竟这里已过雅江,海拔相当可观,也不知道这位乐无异前两天是怎么搭车的。

乐无异默默吸氧不说话,半晌方冒出一句:“你到底叫什么呀?难道要我一板一眼叫你‘夏先生’吗?”

夏夷则瞥他一眼,分明写着“难道不该这样称呼吗?”

乐无异简直哑口无言,过了会儿突然笑了。

“我说,这位……夏先生,你可真是……”

真是后面的内容他没说,大概是不想抱怨自己的救命恩人。

 

夏夷则再度发动汽车,身边多了个人,他却无暇旁顾,依旧陷在自己的情绪里。

大约半小时之后乐无异放下了呼吸器,静静注视了夏夷则一会儿,突然开口。

“这位夏先生,夏公子,能靠边停一下吗?”

等汽车停稳,他用琥珀色的眼睛与夏夷则毫不相让地对视,眼神甚至可称是犀利的:“我觉得你需要休息。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我觉得你不会高兴我指出这点,但是……心情不好的话,还是暂时别开车了吧。”

“……”夏夷则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如果你不介意,咱们聊聊天?”乐无异不依不饶。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个搭车客。”夏夷则说。

乐无异挠挠头:“我这可不是在多管闲事,而且我拒绝被你踢下车!夏公子,咱们不能这样,如果你现在满脑子都是反正也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在意你这样的中二想法的话,那……”

“我关心你,我在意你,我很怕你出事,不管我在不在你车上。”他异常直白地说。

夏夷则像是第一眼见到他那样,严苛地将他上下打量,乐无异坦然微笑。

“上车吧。”

夏夷则最终保证:“我会小心驾驶的,安全员同志。”

拉开车门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对了,我叫夏夷则。”

 

“所以你是Z大心理系的学生?”愈发险峻的路途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交换了各自的基本信息,夏夷则随口发问。

“只是辅修心理系,我还学了一点教育学和社会学,我的本专业是计算机工程,目前在做人工智能的开发。”乐无异笑嘻嘻地回答,“了解人类对构建人工智能有很大的好处,至少目前我们在做的工作,都是为了让程序能更像人。”

“不过呢……”他话锋一转,“其实你刚才的负面情绪都直接写在脸上啦,而且我本来就对这些比较敏感,就好像我家肉包是开心还是生气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肉包?”

“呃……就是我家的一只大黄猫,超可爱的,一会儿休息的时候给你看照片!”乐无异顿了一下又说,“那个,我没有把你和猫比的意思,你别生气啊……”

夏夷则哑然失笑:“这会儿你倒是很顾虑我的情绪?”

“刚才我也很顾虑你的情绪呀!毕竟关系到你和我的生命安全!”乐无异夸张地叫起来,“不过,如果你指的是我一开始语气比较……不客气的话,那是因为我觉得你当时那个状态,我要是好言好语和你说,搞不好你只会觉得我烦,倒不如单刀直入,让你调动起情绪来针对我,才会好好听我说话嘛……”

他摆出一副十分委屈的神色,就差低头对手指了。

夏夷则实在无言以对,许久才憋出一句:“乐兄真是天赋异禀。”

“好说好说。”乐无异客客气气地一拱手。

 

被乐无异耽搁了一轮,再加上夏夷则后面开得小心谨慎,他们接近理塘的时候天色已晚。车里开着空调,乐无异脱了羽绒服,惬意地伸展开两条长腿,哼起一段没头没尾的小调。

“可惜有点迟,县城里估计没什么空房间了。”夏夷则煞风景地皱起眉头。这一趟走得仓促,且并非旺季,他根本没考虑订房问题。

“啊,正好,我报答你的机会来了。”乐无异愉快地笑出了声,“我订了宾馆的标准间,欢迎蹭住。”

夏夷则挑挑眉毛。

“放心啦宾馆条件还不错的~”乐无异笑弯了一双眼睛,“不但理塘我订了,后面的稻城和亚丁村我也订了,一起吗?”

他伸手很有分寸却又足够亲热地搭了搭夏夷则的肩膀:“来嘛英雄,一起旅行啊,你包车我包住,怎么样?”

夏夷则谨慎又狐疑地点了点头。

 

乐无异定的宾馆居然相当不错。

夏夷则看到挂牌价标间要680一晚,就算砍掉水分也不算太便宜。

“怎么,觉得我付不起钱害怕明天要你刷卡?”乐无异调侃。

“那倒没有。”夏夷则实话实说,“你脱了羽绒服露出一身高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家境不错。不过我本来以为你会选个民宿或者通铺体验生活,毕竟你选择了很不保险的搭车旅行方式。”

“啊,多认识几个朋友不是很好?”乐无异晃了晃脑袋,“你看,我不就认识了你?”

夏夷则愣了一下,没回话。

“我去弄点东西吃,你等着哈。”

乐无异说完就溜出房间去了,夏夷则简单冲了澡打开kindle看书,没看几页对方就端着一个大托盘进了房间,笑嘻嘻打招呼:“来来来吃了晚饭早点睡,你今天肯定累了。”

托盘上放着两碗拌面,还有一大盆土豆豆角炖排骨。

“我在网上认识了这家店的老板,有点交情。”他颇为自得地炫耀,“排骨是现成的,不过面是我下的,来尝尝。”

夏夷则这次是结结实实地被惊讶了。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富二代,大约是富二代吧,会有这么好的厨艺。

或许是面条占了汤的便宜,毕竟炖得入味的排骨汤拿来下面实在出彩。

但柔韧度恰到好处的面条,以及酸甜口的盖浇肉酱总该是乐无异的手笔。

同时治愈了隐隐作痛的胃,与未曾真正放松的心。

 

夏夷则的睡眠不算太好,与人共处一室就更睡不熟,半夜时模模糊糊听着乐无异似乎下了床,等了许久都没听到那人躺回来的声音,他揉了揉太阳穴,爬起身。

另一张床果然是空着的。

他披了件衣服一路找出宾馆,看见乐无异在不远处举着手机正在通话。

“知道啦,放心吧没问题,好啦回头聊。”

乐无异回过头来看到夏夷则,在黑暗中咧出一口白牙。

“怎么,睡不着?”

“还好。”

夏夷则尚在逞强嘴硬,乐无异倒没有揭穿,只是将视线投向远处:“真美。”

触目所及几无灯火,唯有雪光与星光交相辉映,云霄一羽,白雪皑皑*。黑色公路破开茫茫雪原与浑然一体的磅礴雾气,与雪线下裸露出的暗色山体连成一幅泼墨大写意。

的确很美,却也十分寂寥。

“你一定有个很好的家庭。”夏夷则突然没头没尾感慨一句。

乐无异瞥了他一眼,突然一拳不轻不重地捶在对方肩膀上:“好啦,明天不是还要开车吗,咱们回去睡一会儿。”

 

最后两个人确实一同回了房,却没有睡觉。

乐无异看夏夷则了无睡意的样子,叹了口气。

“真是服了你了……来,我们找点什么能打发时间的东西。围棋你会吗,五子棋也行,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大堂里有棋盘。”

夏夷则觉得乐无异总是能给自己惊喜。

他们二人棋力相当,纵然多少都有些困倦,落子没怎么推敲斟酌,一个小时下来,也算是酣畅淋漓的一局。

“你的棋风挺特别的。”夏夷则评价,“就是……求胜心不强?”

“喵了个咪的我这不是看你睡不着找点娱乐项目吗,那么认真做什么……”乐无异扶额吐槽,“而且我发现你想棋的时候特别好看,睫毛有这~~~么长,忍不住想多看一会儿。”

夏夷则艰难地忍住了自己把白眼翻进天灵盖的欲望。

这人居然调戏自己!

“乐兄美貌,不遑多让。”他最终淡定地点评。

然后乐无异居然脸红了!

夏夷则觉得平生魔幻莫过今日。

 

第二天他们开车前往稻城。

乐无异掏出自己的驾照,成功地说服夏夷则,两个人轮流开车,每人一小时。

奇异地,夏夷则居然没有忐忑不安。

或许是乐无异那种笃定姿态与“你不爱惜命我还爱惜呢放心好了”的言论过于难以反驳。

或许是别的什么……连夏夷则自己都没有弄清楚的原因。

车过海子山时,正轮到乐无异坐驾驶席,他开着开着,突然一脚急刹。

“——怎么?”正补眠的夏夷则被他晃醒了。

“你看。”乐无异指着右前方的山崖。

此时并无风声,山崖上的树枝却不停晃动。

“下车!”乐无异当机立断跳下车去,看夏夷则没反应,又粗暴地拉开副驾门将人拖了出来,一路拽着往后跑。

夏夷则还没来得及抗议,两人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无数山石泥土倾泻而下,公路路面瞬间被掩埋,滚出来的石块绊了夏夷则一下,眼看他就要摔倒,乐无异当机立断,索性顺着那股力道将人揽在怀里横向滚了出去。

一棵树连根带土砸在距两人不过三步的地方。*

 

尘埃落定,两人被后面停车的司机扶了起来,还翻出了急救箱里的酒精与棉球——夏夷则倒是安然无恙,乐无异脸上却有两处擦伤,头上不知哪儿还破了皮,鲜血混着头发结成了一绺绺。

司机大叔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感慨两人福大命大,夏夷则小心地帮乐无异擦头皮上的血,一时间仿佛有千言万语,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幸好你的脸没事。”乐无异龇牙咧嘴,“你要是破相了,绝对是国家级的损失。”

“……”夏夷则哭笑不得。

两人身后停车的队伍越来越长,有人已经打了电话,抢修公路的工作人员回复说马上就到。

乐无异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老哥……啊现在真是什么事都有人发微博,我没事啦,真的没事!”乐无异小幅度地挥舞着手臂以示强调。

夏夷则离得近了些,不小心听到了话筒那边的大嗓门:“我的弟弟,这都是你不好,本来我办完事儿就去理塘接你都开到一半了,是你非要我别去的,要是我在肯定没这事儿了!好好的兄弟亲情之旅搞成这样,老哥真伤心!”

乐无异:“……”

他下意识去看夏夷则,神情十分心虚。

夏夷则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那个……”乐无异决定坦白从宽。

“其实我是和老哥一起自驾走川藏线的,结果路上遇到一家三口的车坏了,那家的小女孩看着像是突发肺气肿,实在不能拖,老哥就开车送他们下去找医院,我为了给伤员腾地方,再加上也懒得多跑一趟,就想着下车自己随便搭辆车到理塘等老哥……谁知道我突然也有点高反症状,大概是看上去吓人,没人愿意被我赖上,一直都搭不到车……夷则,你可真是救了我一命来着。”

“你的报答就是包住?”夏夷则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乐无异下意识抬手挠头,却被夏夷则按住,酒精棉球按在好不容易清理出来的创口上,疼得他吱哇乱叫:“喵了个咪的夷则你公报私仇!”

“忍着点。”夏夷则的动作顿时愈发轻柔。

乐无异眯起眼,笑得十足狡黠:“我确实……不怀好意。”

他反手抓住了夏夷则的手,扭过头来,仰视着夏夷则。

“夷则,你看,哪怕你心情那么差,却还是不会忽视需要帮助的人,还不怕好意错付……你这么好,而且……这么美,还救了我的命。”

他的另一只手在口袋里翻了翻,居然找到了前一天那张皱巴巴的纸,纸上白纸黑字写着“求搭车”。

乐无异笑着将纸举了起来:“求搭车,求收留,夷则,我赖上你了,你可别抛弃我。”

 

END


*云霄一羽雪皑皑,出自仓央嘉措的诗。

*司机机智发现山体滑坡这种新闻基本每年都有啦。

 

 


评论(27)
热度(103)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