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你是爱鬼还是爱我?

*dessert love一发完结。

*脑洞来自 @非概率 ,阿森真是小天使!拯救我干涸的脑洞!

*不负责任胡编乱造。

 

乐无异十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是被人跟踪了。

偏偏那个跟踪狂还特别坦率,简直完全没有想要遮掩的意思。

 

这事儿说来话长,某天乐无异拼死拼活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结果下一站同车厢里进来一名青年。

毫不夸张地说,那一瞬间乐无异觉得车厢里暗淡的灯光都亮了一亮。

青年的肤色极白,在日光灯下甚至透着一点淡淡的青,如一块年代久远的美玉。

这块行走的美玉在乐无异对面坐了下来。

介于乐无异一直在偷偷打量对方,他发现对方也一直都在打量自己。

目光落点还有些游移,是那种将乐无异身周三尺都打量了个遍的看法,毫不遮掩。

弄得乐无异心里打了一路的小鼓。

 

本以为这件事从此就没了下文。

没承想第二天乐无异出门去上班,前面有个姑娘掉了公交卡,他捡起来大步赶上,刚准备递过去,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拍。

一回头,身后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谁也不像是刚刚和他打了招呼的样子。倒是昨晚见到的那位“美玉先生”站在三步之外,见他回身,深深看了他一眼。

乐无异突然就觉得后颈发凉。

这是……巧合吧?

这一定是巧合。

 

乐无异出门买咖啡,在全家便利店里看到了“美玉先生”。

乐无异和同事去唱KTV,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正好看到“美玉先生”从隔壁包间里出来。

乐无异大半夜下楼倒个垃圾,一回头十步之外“美玉先生”冲他微微点头,颇有风度。

这一定是巧合……喵了个咪的巧合你妹啊!

乐无异终于忍无可忍,大踏步走到那位跟踪狂人面前,语调相当不客气。

“请问为什么我半夜出门倒个垃圾都会碰到你啊!”

青年看上去略微有些窘迫,月色下的面颊竟也看得出微微的红。

乐无异家教好,老妈耳提面命多年,对待女孩子一定要有绅士风度,此刻看着面前的人,虽然不是女孩子,但他突然就没了脾气。

——他比女孩子还好看啊救命……

“所以……到底为什么啊……”他挠挠头,嘟嘟囔囔的,倒是没了方才的气势。

 

“您好,我叫夏夷则。”

青年递过来一张名片,白底暗银云纹,正面唯有夏夷则三字与电话号码,背面的单位名称十分奇怪,叫做“李氏特殊事件调查事务所”。

乐无异愣了一秒钟便反应过来:“私家侦探?”

“……嗯。”夏夷则点点头,“乐先生不必担心,并无人委托在下调查您,这只不过是……某种……练习罢了。”

好嘛,都知道他姓乐了。

乐无异忍不住笑了:“你这……练习结果肯定不及格吧!”

夏夷则略微一低头,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笑意。

……喵了个咪的简直犯规。乐无异腹诽着。

“算啦,你想跟就跟好了,我会帮你保密的~”他朝夏夷则挤了挤眼睛,“对了,你有休息时间吗?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两人认识之后,夏夷则不再跟踪乐无异,而是光明正大地常常与他见面。

乐无异觉得自己的新朋友工作确实挺苦逼的。

有时候两个人正吃着饭,夏夷则接一个电话就走了,还有时两人明明走在一道,夏夷则居然能突然消失,之后才打电话来解释,倒真不愧对于私家侦探神出鬼没的名头。

这天乐无异在大众点评上抽中某部电影的新片试映,思来想去约了夏夷则去看,结果一进电影院,夏夷则的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怎么,你不舒服?”乐无异担心地问。

“不是……”夏夷则抿了抿唇,没有继续回答。

电影是乐无异感兴趣的悬疑片,小成本电影,拍得却还颇有新意,乐无异看得津津有味,夏夷则在旁边却有些坐立不安的意味。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他终于低声交代一句,姿态好似夺路而逃。

 

乐无异自然不能放心,没等待多久就也出了放映厅,这会儿没有电影散场,洗手间内一片安静,他小声问:“夷则,夷则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买点药什么的?”

“不必——呃!”某个隔间里响起夏夷则的声音与一声压抑惨叫,还有随即响起来的闷闷的撞击声。乐无异瞳仁一缩,抬起一脚猛地向隔间门踹去。

小小隔间内,夏夷则拗成扭曲姿势,颈边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流出的血液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承托住了,在他身下展露出一个光滑的弧面。

“无异!走开!”夏夷则高呼,他指尖闪着细碎的蓝光,仿佛是想要凝成一把匕首,却始终无法成形。

乐无异还没来得及重塑自己的三观——夏夷则身下的东西吸饱了血,终于能够被肉眼所见,那是一只……无比庞大的生物,形状像是一只天牛,只是颈部多了一对锋利的大鳌,咬合间剪断了夏夷则一缕散落在鬓边的长发。

“喵了个咪的这是什么东西!”乐无异不假思索从旁边水池里抄起一把拖把,狠狠一杆往怪物的头部捣去。那泛着血光的大家伙被这么横插一杠子,又被拖把头上的布糊了一脸,被激怒般朝着乐无异的方向扑过来。

“道之所御,凶妄尽伏!”一声朗喝,夏夷则手中蓝光终于定格成一柄长剑,狠狠插进了怪物的脊背当中。

血光散去,怪物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夏夷则并指按了按自己的脖颈——血奇迹般地止住了,只是整个人样子还有些狼狈——迎上乐无异不可置信的目光:“抱歉,连累你了。”

“……这可不是私家侦探的工作领域。”乐无异定了定神,“夷则,我想听实话。”

 

“什么?!你说我会招鬼?!?!?!”乐无异发出一声惨嚎。

捧着一杯热可可,穿着乐无异的睡衣,脸上终于多了些血色的夏夷则点点头:“没错。”

“我们长安李氏……是个捉鬼世家。世间众生死后如不能及时进入轮回又能得日月精华滋养,便会滋生鬼物。有些鬼懵懵懂懂,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消散了,但也有些,机缘巧合或是执念特别大的,会为害一方。李氏的职责便是引导那些与人无害的鬼物重入轮回,使其不致在烈日下痛苦散去,同时……诛杀为恶的鬼。”

“我是这一代李家的第三子……也是个私生子。偏偏……我的灵力却是最强的一个。”

“哦,原来还有家族斗争。”乐无异“啧”了一声。

“是。”夏夷则无奈地笑了笑,“我们二十岁后都要独自历练一年,以这一年度化或消灭的鬼物数量来展示自己的能力,获得家族内部的话语权。我前段时间偶遇你之后发现……虽然你不是八柱全阴之体,但很奇怪,总有各种各样的鬼围着你转……”

他露出一点不敢置信的神色来:“而且它们并不会出手害你,所以我也只是将他们送回地府去……守在你身边,比漫无目的地寻找鬼物要方便得多,所以我也就……咳,让你误会了。”

“……搞了半天你只是看上了我身边的鬼?!”

乐无异莫名觉得有点不爽。

夏夷则啜了口热饮,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将话题转开:“刚才我一进电影院就觉得……味道不对。手上沾过血与没沾过的鬼物味道不一样。因为鬼确实很……可怕,至少它们能做到很多人类做不到的事,所以也会有人偷偷养鬼牟利,比如我的两位兄长。”

他叹了口气:“他们想杀我很久了,那只鬼身上血腥味这么大……也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才养出来的。我身上还被他们动了手脚,若不是你帮我拖了一拖让封禁符的时效过去,我可能已经死了。”

“喵了个咪的你哥他们怎么能这样!”乐无异当即就炸了。他生于美满家庭之中,从来无法想象这种兄弟相残的事情,更何况,根据夏夷则的说法,他那两个哥哥为了杀自己的弟弟,还害了很多无辜的人。

“我能帮你吗?既然我体质特殊,那是不是也能有些没被开发的小宇宙什么的,能不能帮上你的忙?”乐无异热情地问。

“……”夏夷则不想和他说话。

“说真的,你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肯定会吃亏啊,毕竟你哥哥他们应该已经过了独自历练的阶段了吧,手里资源估计比你多吧?哎呀你就让我帮帮你呗我保证不拖你后腿!”乐无异豪情万丈地承诺着。

夏夷则仰头将热可可一饮而尽。

“我会教你一些简单的道法,倒不是为了找你帮忙……这次是我连累了你,你能保护好自己,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

 

乐无异学起法术来非常快,夏夷则惊讶极了,问了好几次他的家庭关系,像是想要找出什么知名的流派传承。

大概两月之后,他们已经能够一起出任务,且乐无异相当能够帮上忙了。

此时正值农历七月,暑气渐散,夜晚甚至能觉出凉意。

而夏夷则的历练之期,也只剩下最后一个月。

谁知在七月半那天出了事。

中元节可算是捉鬼这一行最忌讳的日子,这一天夜间鬼门大开,万鬼回到人间,与亲朋相聚,享受香火。

夏夷则纵使曾经预料到以乐无异的体质,当天少不了惹上麻烦,也已经决定了两人同宅一晚的应对策略。

却还是失了手。

中午时乐无异开门接一份快递,谁曾想三分钟都没回起居室。夏夷则前去查看时,门口空空荡荡人影全无,唯有一张纸条放在地上。白纸上一行血色字迹无比醒目。

“大宅见。”

 

所谓大宅,是李氏用于培养新晋捉鬼师的一所宅院,近年来没有新人训练,已空置了不短时间。

夏夷则匆忙赶到时,正看见自己的两个哥哥亲手画下法阵最后一笔,诡异血光冲天而起,将被绑在正中的乐无异笼个正着。

“——你们!”夏夷则瞬间破了音。

那是一个李氏珍藏的阵法,借助的则是中元节时的浓重鬼气。其作用是将阵中人献祭给鬼物,聚万鬼之力将生魂——尤其是乐无异这样特异的、格外吸引鬼物的生魂——卷入其中,可以硬生生在人界与地府内最渴望生气的枉死城之间撕开一道门——不受地府监管的门。

枉死城中鬼物,因其怨念深重而格外强大,若是落到夏夷则的两位哥哥手里,自然……也就会害更多的人。

或许他最理性的选择是先离开这里,只要再等一个月,他就可以掌握部分家族的力量,今日之事可以处理成某种把柄,甚至推动某些台面下的隐秘交易,他相信最终控制李家的人一定是自己而非那两个蠢货。

但那是李焱的想法。

此时此刻,夏夷则眼中只有一件事。

他必须救乐无异。

他没有片刻迟疑,紧跟着乐无异消失的身影,冲进了大开的鬼门之中。

 

夏夷则失去了有关时间的概念,或许整个过程只有一秒,又或许已经过了一生那么长……待他再度脚踏实地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间极其宏大的正殿中,四周站满了鬼——且都是等级不低的鬼物,若不是略嫌惨白的肤色与若有似无的丝丝鬼气,与一群阳世之人也没什么区别。

站在夏夷则对面上首位置的鬼打量着夏夷则,笑得有些轻蔑。

“这就是我弟弟看上的人?也不怎么样嘛。”

……我弟弟看上的人……?

夏夷则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

“老哥!你怎么能这样!”

夏夷则听到这声音时惊诧已极,下意识地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了身边蹿出来的人的手腕——温热的、甚至能感受到剧烈的脉搏。

“哎夷则你……”乐无异闹了个大红脸,用没被抓住的手挠挠头,“那个,我没死,你别怕,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听我慢慢给你说。”

 

乐无异居然是鬼王天生天养的兄弟,二十年前地府动荡,枉死城破,万鬼逆流,乐无异为平叛身受重伤、魂魄将散,鬼王无奈之下借助先天灵宝轮回盘,将乐无异魂魄投入轮回之中,托生人间休养生息。

“所以平常你身边那些鬼……”夏夷则如梦初醒。

“那可都是我派去保护弟弟的!”鬼王愤怒地拧紧了眉头,“如果不是你把他们都赶走了,我弟弟也不会出事!”

夏夷则不想说话,并非常想向鬼王扔一张纸符。

他是没看见自己那些手下在乐无异身边的样子!

怎么看都不像是保镖好吗!

但比起这些细枝末节,还有别的事情更让夏夷则挂心。

“无异,你……”难道要就此回归地府?

“夷则你放心,我这一世阳寿未尽,而且魂魄也还没有滋养完全,一会儿我就和你一起回去。”乐无异似乎未卜先知了他未出口的话,宽慰地握了握夏夷则的手。

“……弟弟,你都不先问问我的想法吗!”

鬼王觉得自己要瞎了。

“你不是说帮我这一世安排的大富大贵心想事成福寿双全吗,老哥你难道要反悔?”乐无异笑嘻嘻瞥着鬼王。

“……”

“而且我是被夷则那两个哥哥坑了一把才死的,虽然说没死成,而且真死了也不要紧,但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乐无异将夏夷则的手握得更紧,“我要和夷则一块儿回去,好好收拾收拾那两个人!”

“……去吧去吧,玩得开心点。”鬼王捂着眼睛痛苦地挥手。

 

枉死城外有一条长长的开满彼岸花的路,尽头有一点星光,据鬼王说,那就是尚未关闭的中元节鬼门,乐夏二人可以通过那里回到人间。

回程两个人都不太着急,走得十分悠闲。

他们的手从刚才握住起就没有再松开。

“夷则,你可得对我好一点。”

“嗯?”

“你看,你家是捉鬼的,我呢,借老哥的光,手下现在有一堆大鬼小鬼可以用,让他们帮你刷业绩不是很简单?所以说啊,跟你那两个垃圾哥哥斗,你千万要抱紧我的大腿。”

“哦?”夏夷则挑了挑眉毛,“你想让我怎么抱?”

“这个嘛……”乐无异停下脚步,轻佻又温柔地挑起了夏夷则的下巴。

“就从以身相许开始吧。”

END


评论(22)
热度(131)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