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无法抗拒的恋爱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梗是 @非概率 的,这梗我写起来谜之羞耻……

*无视图上的修改时间吧,等我最后修的时候会PS一下的。

*反正不管不顾就是要HE,要什么逻辑= =

 

逸尘蹲下身,将散落一地的书本捡起来抱在怀中。

刚才冒冒失失的新生也帮着他收拾,满脸的不好意思:“那个,这位……咳,学长”。

大概是看到了逸尘的课本,他倒是没猜错对方的身份。

“喵了个咪的真抱歉,我实在是没注意。”

逸尘抬眼,走廊尽头几个女生凑作一团窃窃私语,眼风不停地往这边飘。

“我们学校的学姐比较……热情,习惯了就好了。”

他不自觉地将语气放得缓和了些,下垂的视线聚焦在新生长而翘的睫毛上。

本来是与头发一样的褐色,在阳光下却几乎偏向金色了。

“总之不好意思啦~”

新生抬起头。

两个人同时定住了一秒。

逸尘顶着一张素颜也敢上大银幕的脸,尤其眼底还有隐隐的笑意,观之可亲。

喵、喵了个咪的真是好看啊……新生心里想。

 

喵、喵了个咪的真是好看啊……乐无异对着夏夷则的侧脸出了神。

“无异?”

夏夷则说了句什么没得到回应,侧过脸来看他,近距离被乐无异的颜值撞了个正着。

乐无异有混血儿的高鼻深目,眉眼间神采飞扬跳脱,眼睛居然是琥珀色的。

琥珀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表情……

这个表情夏夷则很熟悉,他每天都要见到无数遍,准确地说,这应该被描述为……“花痴”。

但他现在无暇为乐无异的反常而惊讶,因为他自己……看着乐无异的脸,心中也诡异地升起了一种……名为“惊艳”的感觉。

“小叶子你们怎么啦?我说那个OW*比赛报名的事情你们到底有没有意见啦?”

阿阮睁大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

“阿阮妹妹……那个,咱们先吃饭。”

闻人羽别过头去有点儿不好意思看,并且十分自觉地将阿阮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猪排上。

“喔。”

阿阮低下头去用刀叉将猪排切成小块,忍不住又抬起头看了看还在对视中的乐无异和夏夷则。

虽然她知道这二位感情很好啦……但这里是学校食堂耶,真的没问题吗?旁边有好多人都在看他们啊……

 

太华山上终年积雪不化,入夜更是冷得惊人。

偃师在自己房间里连蹦带跳转了四五圈,终于停止了徒劳的努力。

这儿怎么能这么冷!他都要冻僵了!

不行不行,得想个法子……

偃师打了个响指。

喵了个咪的,两个人挤一挤一定能暖和很多!

年轻道子半夜里被人敲响房门的时候有些惊讶,待看到抱着双臂瑟瑟发抖的偃师时,他忍不住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微笑。

“山上夜里冷,是我考虑不周,应该帮你在客房画个法阵的。”

“所以你这里是有那个法阵吗?这么暖和!”偃师啧啧惊叹着钻进了房间,外衣一甩将自己用被子裹了起来。

被子上似乎还残留着道子身上清冷的香,长驱直入地闯进他以为已经被冻僵了的鼻腔里。

道子纵容地叹了口气。

他此刻只着中衣,墨发披散,看上去确实有些不成体统。

但无所谓了……面前这人早已见过他所有落魄或狼狈的时刻,无须在意。

“总算暖和过来了。”偃师还在絮絮叨叨,“对了,既然我都来了,不如手谈一局?”

道子静静地注视着他。心内像是窝了一汪春水,随每一次粼粼波动而震颤着。

“好啊。”

 

“啊啊啊救命!左边有个源氏我要死了!”乐无异操纵着手底下的英雄连滚带爬地试图原理战场。

“小叶子我来啦快露个头给我!”阿阮操纵着自己的天使准备往乐无异身边飞。

“竜神の剣を喰らえ!!!”几个人的耳机里同时传来了对面敌人的技能音效。

“小叶子你安心地死吧!”天使是个脆皮英雄,完全不敢和开大的源氏刚正面,阿阮一扭头就飞回闻人羽操纵的莱因哈特身后去了。

“……说好的朋友义气呢!”乐无异还不及彻底吐槽,突然看见源氏身后冰墙高耸,小美手里一杆冰霜喷射器好似喷蟑螂一般,伴随着源哆哆嗦嗦的语音将对方冻在了原地。

乐无异轻松愉快地收了人头。

“夷则亲爱的你真棒!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感谢感谢感谢一万个感谢!”

闻人羽把车推到了终点,屏幕上闪出“胜利”的字样。

乐无异摘下耳机一把就揽住了夏夷则的肩膀:“麦克美妈妈CARRY我!大神!让我抱一下你的大腿!”

“你……”

夏夷则多少有点尴尬。

但比尴尬更明晰的是其他的情绪。

他看着开心的乐无异,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只比平常快一点,但每一响,都伴随着从后颈贯穿指尖的麻痒。仿佛他的血液都化成了春日的桃花汛,携裹着勃勃生机与融融暖意。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躲着我……”小王子垂头丧气地在泉水边蹲了下来,“我是真心想要帮你的呀……”

泉水哗啦响了一声,露出一只人鱼来。人鱼浮浮沉沉,一双眼睛蓝得像是矢车菊的花瓣*。

“虽然我很希望你能陪着我……但我知道你的家在大海里,对吧?”小王子伸出手去,轻轻地碰了碰人鱼的耳朵,后者的肌肤细腻而微凉,有柔和的触感。

“我会送你回家的。”

人鱼不说话,静静地注视着小王子。小王子像是被传说中的恶魔蛊惑了,他将身体前倾,缓慢地、轻柔地,将自己的嘴唇紧贴在人鱼的额前。

但这个动作仍不足以缓和他内心的焦灼。

 

“……无异,你觉不觉得……我们最近有点奇怪?”夏夷则望着乐无异的嘴唇说。

“什么奇怪?”乐无异专注地打量着夏夷则的脸,视线凝固在前额那一小片地方。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觉得自己口干舌燥。

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神就很奇怪!

夏夷则默默地想。

他倒是忽略了自己的眼神看上去也很不对劲这种事。

“咳,那个,你们让一下好吗?”

叶灵臻清了清嗓子,吊儿郎当地撑在书架上看着乐夏二人。

乐无异:“……”

夏夷则:“……”

“我其实完全能理解啦毕竟你们两个都是透明柜了放飞自我什么的大家都懂——喂!”一句话没说话,就被身后的武灼衣打断了。

“咳,打扰,你们……继续。”武灼衣点点头,拖着人走了。

乐无异:“……我们什么时候透明柜了!”

夏夷则:“……这就是我想说的问题……我们最近……总是……”

他抿了抿唇,接下来的话全然说不出口。

乐无异心里一动,忍不住展开双臂圈住了夏夷则的腰,直直地啃住了对方的嘴唇。

夏夷则:“?!?!?!”

“无、无异……”他一开始还试图挣扎,“你别……”

但很快,不知来处亦不知缘由的悲伤与不舍从他心底漫了上来,像涨潮时的海水,温柔而强硬地覆盖沙滩与礁石的每一处。就像是……他深深地爱着面前的人,却不得不分开那样。

乐无异断断续续地蹭着夏夷则的嘴唇,对方的呼吸让他的嘴唇痒痒的:“我也不知道……我控制不了自己……夷则,我想……”

他闭上了眼睛,双臂越箍越紧,几乎要把夏夷则的腰勒断。

我这是怎么了?

他们两个在最紧密的拥抱与最缠绵的亲吻中茫然地想。

 

“有事?”逸尘打开宿舍门,望着新生的脸(现在不能叫他新生了,他们已经认识快两年了),挑挑眉毛笑了。

“让我进去呗~学长~”褐发的男生一闪身就挤进了门缝,逸尘的舍友最近都在实习,四人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男生四下打量一番,突然反身捏住了逸尘的下巴:“我和你说个事儿。”

“愿闻其详。”

“我在BBS上又看到你的风流韵事了。”

“所以你吃醋了?”

逸尘似笑非笑,顺从地抬一抬脸,狐狸般眯起眼,以长睫下的余光瞥着乐无异。

“那倒不至于……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们。不过……哎,喵了个咪的,其实还是有一点啦……”

男生仰起头,与他交换了一个气呼呼的吻。

“所以呢,我要确认我的所有权。”

在体液交换的间隙里,男生黏黏糊糊地说。

 

“我是真的觉得自己不太对劲儿。”乐无异对阿阮说。

“有吗?”少女吃着烤翅含糊不清地问。

“……我和夷则……我见到他就……”

阿阮抬起清亮的大眼睛瞅了他一眼:“你是说你最近老是黏着夷则扒都扒不下来的事情吗?”

“咳咳咳咳……”乐无异一口可乐呛进气管,咳得撕心裂肺。

阿阮耸耸肩:“这有什么,对喜欢的人就是这样啊,想整天和他在一起嘛。我也喜欢闻人姐姐整天陪着我啊,逛街也好,自习也好,我看她打球或者她陪我练琴都可以。”

她甚至挥了挥拳头来加强语气:“年轻人!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你可以奔放一点没关系!”

乐无异辛酸地撑住了自己的额头。

与此同时,夏夷则也在对闻人羽诉说自己的心塞。

“我确实觉得你们最近有点太黏糊了。”闻人羽点了点头,眼神里流露出理解,“但好不容易确定关系,这也很正常吧?”

“……我们什么时候确定关系了……”

“难道你们没在谈恋爱吗?”闻人羽忍不住笑了,“我可一直觉得你们早都表白过了,说实话你们两个现在才发生……嗯……超友谊的肢体接触,我还挺惊讶的。”

“……”

夏夷则什么话都不想说。

下一秒钟,乐无异突然面色一变,他看到了并肩走进烧烤店的夏夷则与闻人羽。

他明知道二人只是好友,但他们说话时亲密而毫无隔阂的姿态,以及夏夷则虽然忧虑却依旧风度翩翩的神情,瞬间让他心中燃起了不甘心的小火苗。

这火苗成了他的动力,让他霍然站起,冲过去拉住了夏夷则的手腕,拖着后者往宿舍的方向跑去。

“……小叶子……?”阿阮简直不知所措。

“算啦,不管他们了,我们继续吃吧。”闻人羽已经在少女的对面坐了下来。

 



逸清托腮看着自己电脑里的存稿,露出一个堪称愁眉苦脸的表情。

三个月前她淘宝买了本手帐,结果店家联系她说她中了店内活动大奖,寄了个豪华加大版给她。

她日常也就是拿手帐写写文章大纲,正式写作当然是用电脑的,结果最近新开了三篇文,一篇比一篇不顺,攻受见面也就罢了,越是到了亲密接触(包括但不限于牵手、拥抱、亲吻及某些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动作),越是无法下笔。

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冥冥中阻止她继续拟大纲一样。

点开WORD看看已经写好的部分,日常互动和跑剧情的地方还可称流畅,亲密戏却简直惨不忍睹。

如此同时,她正在更新的一篇《刷脸传奇》,却因为已有完善大纲,进行得流畅从容毫无问题。

“这本子真是太邪性了。”

三次试图在大纲中写下“此处有段肉”的逸清,都仿佛感受到了笔与手账内页之间所存在的那一层无形隔膜。

最后只能简略地写下“拉灯”二字了事。

这次倒是很顺畅。

“这是在警告我大肉邪路拉灯王道吗我就不信了,大不了不用这个本子!”

逸清气乎乎地把手帐本扔在一边,直接开始用电脑拉大纲。

奇怪的是,这一次却全然没有阻力了。

“所以还是别用这个本子了吧……”她喃喃地说。


乐无异几乎是狠狠地把夏夷则摔到了床上。学生宿舍的木板床吱呀一声,好悬没塌。

“……无异你……”

夏夷则眨眨眼,似乎并不怎么诧异。

“你……你和闻人……”

乐无异话一出口,差点想打自己一巴掌。

自己这都是在想些什么!

夏夷则没说话,伸出手去安抚性地抚摸着乐无异的后颈,乐无异似乎被那异样的麻痒安抚了,抖了抖肩膀,像一只刚刚被顺了毛的猫科动物。

他顺从内心无法抗拒的念头亲了下去,毛手毛脚,毫无章法。而夏夷则居然微笑着回应了这个吻,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角。

乐无异刚刚进宿舍的时候就已经锁了门。

他们开始互相剥除对方身上的衣物。

在下一秒——真的就是下一秒。

乐无异和夏夷则,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突然愣住了。

那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消失了。

两个人的上衣已经脱掉了,只有裤子勉勉强强挂在身上——腰带也解开了。

面面相觑以至于石化。

有那么片刻,两人甚至有了眼前一黑的错觉——像是谁强硬地关上了灯,又像是故事写到精彩处戛然而止。

“夷则……我我我我我其实不……我……”

乐无异手足无措地从夏夷则身上爬了起来。

“也许我们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夏夷则垂下眼帘,眉头皱得极紧。

“……你别皱眉。”乐无异忍不住伸出手按在夏夷则眉间。这动作似乎再一次使后者受到了惊吓,夏夷则僵在原地,满脸错愕。

“别怕,我……这会儿我没有……”乐无异结结巴巴说不清楚,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破釜沉舟地大声说,“夷则,虽然我有的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但是……但是……喵了个咪的其实我……我没有反感过!”

夏夷则眨了眨眼,看上去是没反应过来。

“趁着这会儿我们都……都没那么奇怪,我想说……其实……要不……我们试试看吧?”乐无异说,“我……我很害怕夷则你经过这些奇怪的事再也不想和我做朋友了,我想……我想和你……”

“无法反抗,不如享受吗?”夏夷则挑了挑嘴角。

“说不定……我们在一起了就好了呢?”乐无异有点儿期待地遐想了一下,又随即反应过来夏夷则这语气不太对,充满了警惕地扬起了眉毛,“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行动无法自主……”

“也还好。”夏夷则突然伸出手环住了乐无异的脖颈。

“试试看吧。”他一字一顿地、微笑着说。


END

 

*OW:暴雪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守望先锋》。

*矢车菊的花瓣:出自安徒生《海的女儿》。

评论(15)
热度(98)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