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APP改变生活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所涉及的APP我基本都没用过,纯属看简介用设定,如有错漏概不负责233

*盆友们情人节快乐,所谓同人界所有节日都是劳动节,真是诚不我欺……



乐无异长长长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此刻是下午17时58分,乐无异坐在H市中心商圈银泰城二楼的海底捞中,身边人声鼎沸,对面的沙发却空空荡荡。

下一秒乐无异无精打采地趴在了桌子上。

旁边的服务生是个年轻姑娘,明显扛不住小帅哥的颜值攻击,恨不得把目光粘在乐无异脸上。此刻看到他沮丧的模样,红着脸善意地笑了起来。

——下一秒她抱来一个大大的轻松熊,戳在乐无异对面。

乐无异近乎幽怨地瞟了她一眼。

喵了个咪的看上去更可怜了好吗!

他抓着点餐平板划来划去,有心直接走了算了——其实他也没那么喜欢吃海底捞,又觉得这样实在对服务员妹子不太厚道,最后还是点了不少东西。

大不了带回去喂肉包。乐无异一边跟轻松熊大眼瞪小眼,一边愤愤地想。

等上菜的时候,乐无异实在没事情做,无聊地点开手机应用市场,开始看最新推荐的APP列表——他自己做的就是手机应用开发,博采众长也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

一个黄色的小图标就在这时撞进了他的眼底。

看上去像是一只眨巴着眼睛吐着舌头卖萌的摄像机。

名字叫“约个饭”。

 

两分钟之后,乐无异已经登录了这个APP,发出一条“被人放鸽子,寂寞独坐XX银泰海底捞求拯救”的约饭邀请,配上轻松熊一脸无辜的照片,相当令人发噱。

又一分钟之后,有人回应了他的消息。

“商场门口,五分钟可到。”

极简洁的一句话,配上一张高冷的背影照,看上去并不是很好亲近。

乐无异又等了一会儿,居然没有别人申请,想来是恰巧在附近的APP用户不多的缘故。

算了,聊胜于无。

乐无异同意了对方的申请。

 

很明显,申请者是个时间观念相当强的人。

五分钟之后,一名青年朝乐无异点点头,说:“你好,我叫夏夷则。”

服务员妹子抱走了轻松熊,她满脸红晕,好像下一秒就会昏过去。

乐无异觉得自己能体会她的心情。

这也是……有点好看啊……

夏夷则的容貌可以用清俊来形容,收拾得极干净,眉眼又极分明。一句自我介绍说得字正腔圆,居然在音节里显出古意来。

“你好,我叫乐无异。”乐无异耸耸肩,试图让自己表现得淡定一点,“本来是来相亲的,结果妹子打了个电话,说是临时要加班。”

他话说得一唱三叹:“虽然也是好事……我又不想相亲,本来也在这儿忐忑不安的呢。”

夏夷则被他的语气逗得笑了出来:“倒是便宜我了。”

乐无异也跟着笑,眼睛转了转,问:“那你呢?你申请这个是不是觉得我是妹子?”

毕竟他用的是轻松熊的照片来着。

“并非如此,”夏夷则文质彬彬地回答,“本想随便吃点什么,可是傍晚银泰里的店多半都在排队,我也是无意间刷了一下手机,没想到恰逢其会。”

“好吧~~~”乐无异拖出了一个长音,“那么,预祝我们约饭愉快~”

 

二十分钟后,乐无异无语地叹了口气。

“我说夷则,你未免也有点太忙了。”

夏夷则已经接了四个电话,回了三条微信。

“……抱歉,”夏夷则面上表情倒是十分真诚,“请相信,我绝非不知这样的行为有些失礼。”

乐无异咽下一口羊肉:“这个我相信,不过呢……”

他笑了笑:“很明显,你觉得这些……东西,都要比跟一个陌生人吃饭更为重要,对吧?”

他问得不太客气,出乎意料地,夏夷则却并未露出被冒犯的表情。

“或许你说得对,”他点点头,“社交简而言之就是不断地权衡吧,类似于排出列表,按照重要程度来做出选择。”

“啧啧啧,你这口气简直像是美剧里的华尔街精英。”乐无异简直无言以对,眼看着夏夷则的手机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他突然伸出手去,按住了夏夷则的手机。

夏夷则抬头望了乐无异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问号都快要具象化了。

“我其实能理解工作狂啦……但你刚刚提到了……‘社交’,而且其实我刚刚也有听到一点你电话的内容——你并没有走太远——确实不像是在谈工作,更像是应酬之类的”,乐无异眼里闪着狡黠的光,“你开展社交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愉悦自己吗?”

“……社交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没有愉快与否吧。”

乐无异笑眯眯地瞅着夏夷则,手底的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下去:“我倒觉得不是这样。”

他换了个更悠哉的姿势,一手托腮,少女一般逗弄夏夷则:“比如这会儿我坐在你对面,看你吃饭,觉得比其他的应酬之类的更让我愉快,毕竟……秀色可餐呀。”

夏夷则沉默了一会儿。

乐无异看到对方白玉般的耳垂居然染上了一点红,顿时心情更好,一筷子毛肚七上八下涮得像飞。

夏夷则终于笑了起来:“我觉得……你似乎还在相亲的语境里没走出来。”

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目看上去柔和至极,恍如用情极深。

乐无异差点被晃了眼,只能强行转开话题:“那个……哎,那个,我给你推荐一个APP呀,叫Forest。”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絮絮叨叨地介绍:“我就是做APP开发的,经常找各种有趣的应用来玩,这个Forest绝对是治疗手机依赖症的神物,只要30分钟不用手机,就能种一棵树,树会慢慢长大,但如果中间你非要用手机的话,树就会死掉喔。你看,我这里都快种出一片森林了。”

“很有趣。”夏夷则循着乐无异的指点下载了APP,点开,种下第一棵小树。

“真棒,”乐无异合掌大笑,“你用了这个APP,我们好歹能多说几句话嘛~”

然后他就眼看着夏夷则的耳垂又一次变成了红色。

 

他们的初次会面似乎足够愉快,以至于二人交换了电话号码,虽然,没有意外的话,也许他们并不会再次联系。

但意外就发生在半个月后的某个早晨。

乐无异尚在睡梦之中,突然听到了闹铃声。

这件事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闹铃的内容。

男人将声音压得极低,听上去甚至有些沙哑,简直是刻意在撩拨人了。

“宝贝,时间到了,该起床了,再不起床,上班就要迟到了。”

乐无异砰地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趴在被子上缩成圆润球状的肉包咕噜噜滚到地板上,一脸懵逼地瞪着眼睛看着乐无异,随即一扭头,不高兴地跑去磨爪了。

“……喵了个咪的……”乐无异痛苦地撑住了头,近乎惊骇地望向自己的手机。

被惊醒的理智回到了他的脑海,解释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手机上新安了一个闹钟应用,叫“谁叫我起床”,选的是随机好友铃音,因此录制这段铃声的只能是他的微博关注对象内使用同个APP的人。

实际上他认得叫醒人的微博头像,“一襟风雪”,一个他非常喜欢的PO主,时常发些关于美食与生活的小段子,有才华,又有意趣。

可……这……这声音没听错的话……是夏夷则啊!

这也太惊悚了,那位看上去何等……正经,这这这这这……

他迟疑着点开手机,选中聊天选项,犹豫了二十几秒,眼看着聊天限定时间已经要过了,才终于输入一句:“我说……夷则啊……”

对面仿佛也很受惊吓,顿了半天才回了一句:“……您是?”

“我是乐无异啊!”

对面又是许久沉默。

然后乐无异的手机直接响了起来。

“……乐先生,这似乎……有些太巧了。”

“别提了我还惊魂未定呢大早上的听这个我差点就——”乐无异硬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声音里带了点笑意,“夷则,你够道貌岸然的呀~”

“……不,只是……我的一个朋友要我录的。”夏夷则想起师姐的威逼利诱,心情差了不是一点两点。

“哈哈哈哈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乐无异一边捶床一边大笑,笑完擦擦眼泪,“不过,你居然是一襟风雪,大大,我是你的忠实粉丝,真的。”

“多谢喜欢。”

这一声喜欢真是说得又迟疑又暧昧,乐无异顿时觉得自己某些难以描述的反应更剧烈了。

他拎住重新跳上来的肉包,有一搭没一搭地挠着它的下巴,挠得肉包发出惬意的呼噜声。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曾经研究过一襟风雪的微博,从对方关注的人及点赞的微博来看……他也许和自己是同类人。

 

本来的擦肩而过就在这意外事件的推波助澜之下变成了固定联系的开始,在乐无异的强烈要求下,夏夷则关注了乐无异的微博“抱酒弹铗”,并意外地发现乐无异虽然是个死宅程序员,但点评和推荐的APP都非常有特色,语言也好玩,还经常晒自家的大橘猫,总结一下,就是个有趣的死宅程序员。

就在他关注了对方的三小时后,乐无异发来一条私聊,附件是个压缩包,还附赠一个emoji表情。

抱酒弹铗:上次看到你发微博想要一个日程管理软件,我特地做了一个,一直不好意思安利给你,毕竟你是我男神嘛{羞涩}

夏夷则不由失笑。

难得,乐无异居然会不好意思。

他下载了压缩包安装到手机上,应用的名字叫做“打倒大魔王”,配色以淡蓝与浅绿为主,看上去清新自然,所有的日程在输入后都以像素小怪物的形式具现出来,每完成一项,金发的像素勇士就会挥舞着手里的宝剑击败对应的小怪物,每天的待办事项全部完成,勇士就会在通往魔王巢穴的路上前进一格,同时触发对应的剧情对白或者随机事件。

一襟风雪:很有趣,多谢。

抱酒弹铗:夷则,只说一声谢不太好吧?{媚眼}

一襟风雪:那么,周末一起吃饭如何?这次我请客。

抱酒弹铗:Bingo!{小恐龙转圈圈}

夏夷则笑了一声,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机。乐无异推荐的APP上勇士还在蹦蹦哒哒跃跃欲试,看着像素勇士的褐色头发,他迟疑着伸出手指,摸了摸顶上摇来倒去的那撮呆毛。

 

他们开始互相转发对方的微博,偶尔私信,每到周末,夏夷则总能收到乐无异在“约个饭”上发送的通知。

同城的美食几乎被两个人搭伙尝了个遍——夏夷则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宅男对美食拥有如此敏锐的雷达,不管多么偏僻的馆子,都能被乐无异找到。

半年后他们开始在乐无异家里吃饭,然后夏夷则觉得……此前的半年大约都被他们浪费掉了,乐无异的手艺明显更好吃一点。

对这一评价,乐无异愉快地表示:“因为半年的样本足够大了,我当然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不敢说我的手艺比外面的馆子好,但做你的专属厨师,明显是我比较合格。”

他拍了拍夏夷则的肩膀,满意地看到对方的脸又红了。

 

某日乐无异拉着夏夷则跑到离H市有两个小时车程的山里去吃农家乐。

农家出食材,他自己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哪怕夏夷则算是非常矜持的人,也稍微有点吃撑了。

夏夷则在乐无异家里搭伙早已成了习惯,吃完饭后照例起身去洗碗,乐无异笑嘻嘻地托着腮目送他的身影消失,这才开始玩手机,整理刚刚拍的几张饭菜照片。

他最近的新欢APP叫做“一半”,是个具有拍照+社交功能的APP,用户可以自己拍照上传到应用中,但只占据正常照片的左边一半,右侧图片则需要其他用户自行补全。

乐无异常常会看着别人分享的有趣拼图捶桌大笑。

他自己当然也拍,拍自己的脸,生活中的有趣景色,各种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色,以及,当然,还有他家的肉包。

一声短信的提示音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乐无异抬眼望去,看到夏夷则的手机屏幕亮了。

似乎是收到一条微信,显出了下面的锁屏图片。

那张图片……看上去,实在是非常眼熟。

等夏夷则被老板娘强势抢走手里的碗筷后无奈归来,对上的就是乐无异若有深意的目光。

“夷则,你的手机锁屏给我看看呗?”

夏夷则的脸从来没有红得这么壮观过。

他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似乎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拿起手机放到乐无异掌中。

锁屏图的左半边是乐无异在某个猫咖对着一只橘色小奶猫拍下的照片,他的手掌环成半个心形,小奶猫在其中睡得呼噜有声,透着一股毛茸茸的幸福。这是他两天前上传到“一半”平台上的。

而如今这张图片的右半边是夏夷则修长而清瘦的手指,同一个猫咖,同一只猫,同样的手部弧度。

拼成一颗完整的、温暖的、耀眼的心。

 

乐无异站起身,身体前倾,认真又缠绵地与夏夷则接了一个难舍难分的吻。

“我拼出来的是不是最好的一张?”喘息未定的夏夷则突然发问。

乐无异如在梦中一般笑了出来,他的心还在剧烈地跳动,似乎要冲出胸膛。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尚在微微颤抖。

“是不是最好的我不知道,但……一定是我最爱的一张。”

 

END


评论(23)
热度(132)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