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今天也要给肉包加小鱼干

*dessert love 系列一发完结

*情人节还真成了劳动节……

*谢谢 @非概率 的梗,爱你么么哒,甜本3的封面也拜托你了喔^^

 

乐无异其人,家庭和睦,长相英俊,在自己的专业技术方面也算是才高八斗,从小到大可谓万事如意,顺风顺水。

唯一的挫败感来源,是家里的一只橘色狸花猫。

他十岁那年捡到这只猫,并取名为“肉包”,而后者没有辜负它的名字,用了三个月时间就把自己吃成了一只肉包,而且极端挑肥拣瘦,有鱼不吃肉,有肉不吃粮,哪怕是鱼也要分个一二三四,最喜欢的是乐无异秘制酱料腌出来的鱼干,其次是死了没超过两小时的鲜鱼,冰箱里冻过的不是没得选它是不会碰的,且只要乐无异在家吃东西,必得分它一口,否则就被它的跳膝亲嘴夺食大法搞得生无可恋——乐无异初中的时候曾经肿着嘴唇去上学,摔碎了无数小姑娘的玻璃心,天知道那只是因为肉包欲夺鸡翅而不得,狠狠地用舌头舔了两下乐无异的嘴唇而已。

这只夺去了主人初吻的肥猫已经长到了二十斤,极端傲娇,超级难伺候,每每让乐无异觉得自己不是养了只猫,而是养了只祖宗。

 

前两天他去市场的时候发现有新鲜的小黄鱼,就顺手买了一点,拎回家里晒鱼干,正好这两天天气都不错,就拿框子直接放在阳台上晾,正当他一边哼歌儿一边翻鱼干的时候,肉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门把手上撞开了主卧的门,腾腾腾窜上铲屎官的肩膀,乐无异差点被压得一口血吐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鱼干!!!”

他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肉包的体重造成的后果很明显,小鱼干掉了足足有一半到楼下住户的阳台里。

乐无异:“……”

 

乐无异敲了敲301的门。

又敲了敲。

再敲了敲。

还是没人应门。

这已经是他第四天来敲门了。

因为他正在放暑假,时间充足,基本是每天早中晚各敲一次,可是301的房主却依旧神龙见首不见尾。

乐无异回到家,愤怒地拎了一把肉包的后颈皮——当然没拎动——捏着肉包的鼻头数落它:“你看看你,鱼干最后肯定是你的,你说你着什么急,这下好了,没得吃了吧……物业大叔还跟我说这家确实有人住,怎么就找不着人呢……喵了个咪的,你说还没完全晒好,万一烂在人家阳台里,多不好意思……”

肉包甩了一下头没甩开乐无异,张开嘴舔了舔乐无异的手指,咪咪叫了两声。

叫得乐无异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算了,明天是周末,再去敲敲门好了。

 

乐无异怀着“明天301的房主总该在了吧”的美好愿望睡着了。

醒来发现肉包居然没有蹲在他的胸口上演鬼压床。

不过似乎天还没亮,乐无异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闹钟,4点35分。

他挠着一头乱发迷迷糊糊地撑起身体,发现肉包居然没有一听到他起身的声音就冲到床上来给他一个爱の践踏。

身边缺了一条蠕动着呼噜呼噜的老海参,还真不习惯。

难道肉包又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出不来了?

乐无异走出卧室。

下一秒差点心都凉了。

防盗门开着。大概是头天晚上回家之后没关好——防盗门的锁舌该上油了,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带上。

肉包不见了。

乐无异随手拎起一件风衣把自己裹了起来,冲出门去,一边大喊着“肉包!肉包!”一边在楼道里狂奔。

才奔了一层楼,他就来了个急刹车。

301的防盗门开着,一名青年男子蹲在门口,手里抓着枚明显是从超市买来的饭团与肉包的两只前爪拉锯。

肉包一边试图抢劫饭团,一边十分可怜地拖长了声音喵——喵地叫,简直有种血泪控诉的感觉。

“……天啊……”

青年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到了石化中的乐无异。

一脸懵逼的、忘记抓住衣襟导致风衣大敞露出只穿着小黄鸡内裤的小身板的、面部表情重度不调的,乐、无、异。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的猫……啊……太抱歉了……”乐无异匆忙回手抓住了衣襟,三步并两步下台阶拎住了肉包的后颈,而后者完全不准备就范,扭头一扬前爪——

301的房主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呼,手里的饭团摔在地上。

他白玉般的手上,一道红色的血丝正缓慢地显形。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三分钟后,夏夷则——301的房主——已经略有些拘束地坐在了乐无异家的沙发上,肉包带着一个可笑的伊丽莎白圈窝在对它来说过分窄小的笼子里,没精打采地冲着夏夷则咪咪叫,状甚可怜,一幅知错就改的乖巧模样。

乐无异一边碎碎念道歉,一边小心地用双氧水替夏夷则处理伤口,又抹了一层红霉素软膏,还抽出空来对着肉包哈气:“这会儿知道装乖了?没用!今天你都别指望出来了,喵了个咪的……”

“还好,伤口没有很深,”夏夷则反过来宽慰乐无异,“其实我看它一开始是准备抓你的,我不过是被殃及池鱼了而已。”

“那也很过分!”乐无异依旧气鼓鼓的,“虽然说肉包打过疫苗,还在有效期内,不过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天亮之后我还是陪你去医院打一下疫苗吧?钱我来出。”

“不用了,家猫打了疫苗的话,通常是没事的,何况还有十日观察法不是吗?”夏夷则的脾气实在是出乎意料的好,他看乐无异已经把药箱收了起来,客气地起身,“打扰了,那我下楼了。”

“哎哎哎别走啊!”乐无异笑了起来,“肉包把你的饭团弄掉了,要不你和我一起随便吃点东西吧,反正我也被肉包吓醒了,一点都不困!”

“不用了,我——”

夏夷则话音未落,肚子突然轻微地“咕咕”两声。

两个人面面相觑,随即都笑了起来。

“好吧,那么叨扰了。”夏夷则又重新坐回了沙发里。

“你等一会儿啊,要看什么电视自己选,”乐无异打开了电视机,然后又从冰箱里抓出来两个盘子摆在茶几上,“我昨天下午做的抹茶千层和烤曲奇,曲奇肯定没有新出炉的时候好吃,你先垫一垫,我用排骨汤下个面,可快了。”

“……”夏夷则多少有些惊奇地瞪大眼睛,“你做的?”

“那当然,身为一个新世纪的工科生怎么能不会做饭!”乐无异理直气壮地说。

 

乐无异做饭确实不慢,十分钟后就端着两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了出来,肥瘦相间的排骨肉横陈于面条之上,与翠色葱花形成鲜明对比,香气充盈了整个客厅,夏夷则深吸一口气,多少表现得有些窘迫。

一客抹茶千层已经被他吃了个干净,曲奇也去了大半。肉包居然已经被他放了出来,伊丽莎白圈也摘了,此刻正窝在他膝盖上仰起头,让他挠自己的下巴,呼噜噜地往他手上蹭。

“我们已经讲和了,对吧?”夏夷则摸摸肉包的头,大猫闭上眼睛,拿湿漉漉的鼻头拱他。

“啊,看来你喜欢甜食,而且和肉包相处融洽,”乐无异放下面条,双手合掌微笑起来,头顶的呆毛彰显着他得意的心情,“别害羞啊,你喜欢吃我做的小甜品,是我的荣幸,不过,正餐还是要吃的。”

“嗯……”夏夷则赞叹,“实在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我对面条也充满了期待。”

然后接下来的十分钟,他专注于消灭碗里的排骨面,再无暇考虑其他。肉包难得安静,贴着夏夷则的脚趴在地板上,不时抬起眼来看看他吃饭的动作。

夏夷则吃饭的姿势很好看,并不慢,但十分优雅,哪怕是吃面条也很安静,黑白分明的眼中流露出对美味的赞许。

“看你吃饭真是对厨师最大的鼓励,”乐无异真情实感地感慨一句,“对了夷则,前几天你都不在家啊?”

“……嗯。”夏夷则听到夷则这个称呼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即面条的美味让他尽量自然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他啜了两口面汤,放下碗笑了笑,乐无异注意到他的眼下有浓重的青影。

“我的工作出差比较多,前段时间一直在出差,广西河南还有新疆石河子跑了一圈,不过接下来应该能休息一段时间,”夏夷则笑道,“我半小时前才下机场大巴,打车回家的路上买了个饭团,刚进单元门,你的……肉包就跟着我上了三楼,我蹲下来想和他说别跟了……他就抓住了我的饭团……”

“喵了个咪的,这个笨蛋,肯定是溜出门去之后找不回来了……不过他可真喜欢你,我都嫉妒了。”乐无异又好气又好笑,把肉包的毛呼噜成一团乱草。

“对了,你说前几天你在找我……?”夏夷则突然问。

“哦对!”乐无异一拍大腿,“我给肉包晒的小鱼干掉到你阳台了。”

“没事的,”夏夷则说,“我一会儿给你送上来。”

“别,哪儿能麻烦你收拾,我带着工具下去吧,当时掉下去的时候还没完全晒干,估计你的阳台是被弄脏了。”

乐无异说完之后发现夏夷则一时没反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要求多少有点太自来熟了,连忙后知后觉地加了一句:“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不介意。”

夏夷则微笑着回答。

 

夏夷则的家特别干净,家具上基本都有防尘罩,开窗透气后夏夜的风穿堂而过,带了一点不知名的香。

除了一看就不太有人气以外,没啥别的缺点了。

乐无异花了一点时间才把夏夷则的阳台收拾干净,笑着冲后者点点头:“今天真的是对不住啦,你看还耽误你休息了。”

“应该是我感谢你的招待才对,”夏夷则摇摇头,“我大概会有一个月的假,足够休息了。”

“那回见~”乐无异愉快地哼着小曲儿上楼了,夏夷则看着他的背影,唇角微微一弯。

 

乐无异宅在家里打了两天游戏,终于耗光了冰箱里的存货,他随便套了身衣服准备去采购,结果刚一开门,肉包突然喵地大叫一声,迅如闪电地冲了出去。

乐无异:“……”

这次轻车熟路的肉包下了一层楼,直接蹲在夏夷则家门外,两只前爪风火轮般地挠起了防盗门,一边挠还一边放声大叫。

“……谁?”

拉开门的夏夷则与一脸痛心疾首的乐无异面面相觑。

夏夷则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去,环住了前爪举高以便被抱的肉包。

发力——

果不其然没抱起来。

乐无异捶着大腿狂笑:“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所有人第一下想抱肉包的时候都抱不起来!它有二十斤呢!”

夏夷则本来还有点尴尬,看到乐无异前仰后合的样子,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也太胖了……”他摸摸肉包的头,“怎么了,为什么蹲在我门口?”

“我必须解释,我本来准备去超市的结果一开门他就冲出来了我追都追不上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说他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乐无异还没说完,就看到夏夷则侧身让了让,肉包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转眼就脱缰而去,不知道跑到哪个房间里了。

“我帮你照看一会儿吧,你不是说要去超市?回来的时候我把它抱上去。”夏夷则微笑着表示。

乐无异眼睛转了转,像温水里落进两颗蜜糖球,化出丝丝缕缕的甜来。

“那就多谢你啦。”

 

这天的晚饭,乐无异是在夏夷则家里做的。

他夸张地拖了两车东西到单元楼下——小区内部超市这一点倒是非常方便,然后上上下下搬了六个来回,不但给自家冰箱补足了存货,还填满了夏夷则家的冰箱。

“……我平常不怎么在家吃饭的……”夏夷则微弱地试图推辞。

“难道天天吃外卖?那人生也太没趣味了……”乐无异潇洒地一挥手,“没关系,你不会做站阳台上喊我一声就行,我可喜欢做饭了!”

他转眼又换了一幅声气:“你知道我这是心里有愧嘛……你又不用我送你去打疫苗,我总觉得特别抱歉,这点东西不算什么啦!”

“……好吧,却之不恭,但是……只此一次。”夏夷则叹气。

“知道知道,下不为例嘛!一看夷则你就是个文化人说话这么爱用成语~”

夏夷则:“……”

 

夏夷则没有说错,他确实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如果乐无异在七点前能挣扎起床的话,推开窗就能看到在小区里晨跑的夏夷则,下楼倒垃圾的时候也能攀谈两句,当然,到了饭点还偶尔能帮对方消耗一下冰箱存量。

最频繁的偶遇都是肉包制造的——乐无异实在是有点儿嫉妒了,半个月下来,已经到了他一开门肉包就直接冲下楼梯蹲在夏夷则门外喵喵喵直到对方放它进去的地步,乐无异看着夏夷则抱着猫窝在沙发里的画面已经没了脾气,他现在都快搞不清楚这猫是谁养大的了。

“肉包一定是你多年没见的私生子!”乐无异狠狠地用叉子戳自己面前的小羊排。

夏夷则摇头叹笑:“我确实挺喜欢猫的,只是工作总是要出差,实在没条件养,肉包这么可爱,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多给它加一条小鱼干吧?”

肉包一听小鱼干三个字眼睛就亮了,端庄地蹲在二人脚下挺胸收腹喵喵喵地叫。

“……好气哦,宝宝不开心,宝宝的猫只喜欢夷则不喜欢宝宝。”

乐无异嘟着嘴卖萌。

夏夷则忍俊不禁,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了摸乐无异头顶的呆毛。

乐无异惊呆了。

夏夷则似乎也受到了惊吓。

这顿饭的后半两个人吃得都有点心不在焉。

 

乐无异又宅在家里没日没夜地打了两天游戏。

肉包趴在他大腿上,瞪圆眼睛抬头看他,就差在沙发上挠个花问他怎么还不开门放它去找漂亮的小哥哥玩了。

“肉包啊……”

乐无异心不在焉地捏了捏肉包的耳朵:“我有点儿想夷则了……你说我是不是想跟他谈恋爱啊……”

肉包依旧瞪着眼睛看着他。

“你说他是有一点儿喜欢我呢……”乐无异冲着肉包的左耳朵吹了一口气,弄得肉包的左耳扑棱棱地抖,“还是一点儿也不喜欢呢……”

他又冲着肉包的右耳朵吹了一口气。

随即仿佛玩出了乐趣,一边碎碎念着“喜欢……不喜欢……”一边对着肉包的耳朵吹气。

终于玩得肉包不耐烦了,狠狠一口叼在乐无异嘴唇上。

嘶——乐无异冲进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看——见血了。

糟糕,红霉素上次让夷则带下去了……

乐无异也没多想,开了防盗门准备下楼去找夏夷则借用,结果肉包比他动作迅速——天知道为什么二十斤的猫还能这么迅速——隔着一层楼都能听到它喵喵喵的叫门声。

“来了——”还有夏夷则带笑的回应。

乐无异跟着下了楼梯,正好夏夷则把门打开,谁知这次肉包却没直接进门,它怀着对铲屎官的新仇旧恨,杀了个回马枪,滚倒在地抱住乐无异的脚就开始啃。好巧不巧乐无异脚下还有一级台阶,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向前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夏夷则箭步上前扛了一扛——

生活永远比小说更小说。

乐无异还在流血的嘴唇,碰到了夏夷则的嘴唇。

或许只有一秒,又或许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两人触电一样各自弹开,乐无异惨嚎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生理性的泪水滚滚而下。

然而即便如此,透过朦胧水雾,他还是看见,夏夷则的唇上沾了一小片殷红,而脸也随之红了起来,几能与新鲜血色一较高下。

他们维持着这状态过了一会儿。

夏夷则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手替乐无异擦了擦眼泪。

“下次不要这么慌张……你不觉得温柔一点体验会比较好吗?”

“你……你你你你……这可真是……”乐无异深深吸了一口气。

而夏夷则宽容地注视着他,耐心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今天也要给肉包加小鱼干!”乐无异一字一顿、气吞山河地喊道,“以后天天都给它加小鱼干!”

 

END

 


评论(38)
热度(118)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