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dessert love系列一发完结

@绿水桥平 的点梗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抱歉,但我目前……并没有恋爱或结婚的打算。”夏夷则退了两步,艰难地避开了侵入安全距离意图索吻的美女,揉了揉额角。

“……你直说你到底是不是GAY,”美女潇洒地耸耸肩,“这个项目就快结束了,以后估计没机会见面了,而且这已经是我的第三次表白,每次都是一样的答案,你肯定连我的脸都没记住。”

“……如果说我是GAY可以让你觉得安慰的话,你也可以这样认为,”夏夷则无奈地叹口气,“虽然目前为止,我并未有和一个男人发展友情以上关系的打算。”

“这个世界真是太没天理了,我说,夏总,你让我睡一下也行,炮友关系,保证平时不烦你。”美女依旧没放弃。

夏夷则结结实实受到了惊吓。

这并不是他遇到过的最出位的请求,但他是真的没想过这位平日里一身职业套装妆容自然淡雅说话声音都低而温柔的合作单位项目顾问居然会有这样的本性,简直像是被魂穿了。

“行了不为难你了,我姓庄叫逸萍,是少女偶像逸尘子那个逸不是情深深雨蒙蒙那个依,名片早就交换过了,麻烦你记住我的脸好不啦,我以后可以跟孙子孙女炫耀。”

“……”

夏夷则觉得自己已经落后时代二十年了。

“其实我早就记住庄律师的脸了,如果不是我确实没有这方面念头的话,一定不会错过你的,即使是现在,我也相信你能够遇到更好的人。”夏夷则艰难地端出了官方微笑,以最标准的挡桃花MODE回答。

 

庄逸萍唉声叹气地走了。

夏夷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仿佛有什么人在看他,准确地说是偷窥他。

然而他转身的时候,墙角并没有人。

 

这种被人偷窥的感觉在夏夷则跟部门里同事一起出门团建的时候再度出现。

说起来夏夷则也是佩服这些年轻人的点子——虽然他也很年轻,但有时候真觉得自己跟大学刚出来的男女生们有鸿沟一般的代沟。

他们找了个位于郊区的成人游乐场,位于一座废弃工厂内,设施包括面向成人的蹦床、海洋球池、海绵池、攀岩、滑梯、综合型爬架。

小年轻们玩得很疯,夏夷则被自己的助理硬生生拖到蹦床网格上,抱臂试图散发低气压,然并卵,最后被助理妹妹强制性牵着手跳了两下,毫不意外自己被录像了——他已经认命了,没被直播都算运气好。

就在这个瞬间,那种被偷窥的感觉又来了。

也许是天赋,夏夷则对视线非常敏感,甚至有时候能够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情绪,还曾因为这个被朋友打趣说一定是武林高手转世能侦查杀气。

但当他回头时,依旧没有任何人在看他,只有个染了头发的小年轻尖叫着从远处的魔鬼滑梯上滑了下去。

 

当这种被窥视的感觉反复出现了大约一个月之后,夏夷则觉得自己应该去找人帮帮忙。

一身干练警服的闻人羽坐在对面,一边听他的叙述,一边翘起嘴角。

“……闻人,我总觉得你是在看笑话。”夏夷则有点无语。

“怎么会,”闻人羽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笑,“我只是觉得……嗯,夷则,你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这次的STKer明显非常执着。”

“……是的。”

“你确定不是……嗯……你的两个哥哥?”闻人羽的神情严肃下来,“你知道,如果是他们的话,我很难帮忙。”

“应该不是,我已经公证了放弃所有股份及可能的遗产的声明,现在他们的敌人是对方,按理来说不该找我的麻烦。而且……我觉得这次的人有点……”

“嗯?”

“应该是带着情绪来的。通常来说,如果是被雇佣的私家侦探一类,只是为了完成工作,不应该带有个人情绪,但这次我似乎觉得……那个人很讨厌我。”

“……夷则。”

“怎么?”

“你有考虑过去当神棍吗?”

“……”

夏夷则再一次扶额了。

“好吧好吧不开玩笑了,”闻人羽摆摆手,“我会留意的,正好最近组里没什么大案子,你把感觉到的场合列一列,我看有监控的就帮你筛查一下。”

“麻烦你了,一会儿一起吃——”

“闻人——啊,抱歉打扰你们了——”

“无异?有什么事吗?”

夏夷则话说到一半,闻人羽办公室里突然进来个人。

青年与夏夷则年龄相仿,一头褐色短发显得十分精神,看容貌似乎是个混血儿。

“夷则,这位是乐无异,我们的编外技术支持,无异,这是夏夷则,我的好朋友。”闻人羽为两人做了介绍。

“闻人,”匆匆与夏夷则问好握手后乐无异就开了口,“我来拿U盘的,对了,一会儿一起吃饭?”

“哦对你U盘还放在这里,”闻人羽将一个挂着嫩黄色毛球的蓝色U盘递了过去,“你们两个还真巧……不介意的话,咱们三个人一起吃?我惦记东市那家新开的桃源仙居很久了。”

“桃源仙居啊……”夏夷则沉吟了一下,“我可以带上阿阮吗?她一直说想要尝尝,四个人可以点的菜也多些,当然,我来买单。”

“可以啊,我和阮妹妹挺聊得来的。”闻人羽笑了起来。

 

四人在桃源仙居内落座。

乐无异与阿阮出乎意料地一见如故——这大概是吃货之间气场相近的缘故,毕竟乐无异神奇地点到了几乎每一个阿阮想试的菜。

“小叶子你真棒!来来来扫微信,以后你就是我固定饭搭子啦!”阿阮笑嘻嘻掏出手机来,“夷则可别吃醋哦,不吃鱼不吃辣的时候我还是会来约你的!”

“阮妹妹你和夏先生怎么认识的啊?”乐无异笑眯眯地问。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阿阮狡黠地转了转眼。

“哎,我也想学习一下,好多认识阮妹妹这样可爱的妹子呀。”乐无异瞬间演出了垂头丧气的特效。

“好吧好吧其实没什么意思啦……我们相亲认识的,”阿阮吐吐舌头,“很老套吧?所以你要努力相亲,总有一天一定能脱单的!”

“嗯嗯嗯!”乐无异忍俊不禁,喝了一大口茶。

 

一顿饭吃得四个人都挺满意,临了阿阮提议去唱K,乐无异和夏夷则没意见都跟着去了,结果KTV里玩游戏的时候夏夷则被阿阮抓着替她罚酒,没法开车回家,闻人羽本来自告奋勇要开,结果乐无异横插一脚——“我还在呢,怎么能劳动美丽的女士,毕竟我可是个幸运EX一杯都没喝的人”,于是决定由乐无异开夏夷则的车送两位女士回家。

她们两个住得不算近,送完已经十一点半了,夏夷则看阿阮上了楼,主动对乐无异说:“乐先生住在哪里,先开去你家里吧,我可以叫代驾。”

“应该是我送你呀,”乐无异似乎有点惊讶,“是你的车嘛,我一会儿打个车就行了。”

“看来我们出现了分歧,”夏夷则揉了揉太阳穴,酒劲儿还没过,他的意识依旧漂浮在微醺的愉悦之中,“不如猜拳决定?”

“还猜拳呢,看看刚才游戏的结果也知道应该听谁的,夏先生你可赢不了我的幸运值。”乐无异摊摊手。

“……夏先生?”夏夷则有点不爽,“叫夷则。”

“???”乐无异瞪大眼睛很无辜的样子。

“不行吗?”夏夷则眨眨眼,“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了……无异。”

“……行吧,我以为夏——我以为夷则你这种斯文败类型选手都很高冷呢。”

夏夷则不禁失笑:“我今天的表现很高冷吗?”

乐无异思索了一下,无奈地认输:“好像确实一点儿也不。”

“我家在长安里明珠小区6幢5单元1801室,”夏夷则放弃了与乐无异互相客套的打算,“麻烦你了,无异。”

二十分钟后,乐无异将车停在夏夷则家楼下的车库中。

“无异你的车技很好,”夏夷则笑了起来,“要上楼坐坐吗?”

“呃……不了。”乐无异看上去有点惊恐,大概也许可能是夏夷则的手近乎刻意地擦过他放在换挡杆上的手的缘故。

“那无异回家后好好休息,我帮你叫了车,J178L,已经在小区门口了,”夏夷则掏出一张名片放到乐无异手里,“回家后短信我。”

“……”乐无异沉默片刻,“夏先生自重,你这样实在太对不起你的未婚妻了。”

“未婚妻?”夏夷则轻轻晃了晃头,似乎疼得厉害,“什么……未婚妻?”

然而乐无异已经大步走远了。

 

闻人羽是市公安局大案要案组的成员之一,平常夏夷则托她的事情总是很快就能看到结果,然而这一次似乎是个例外。

“夷则,真抱歉,我好像查不出跟踪你的人是谁。”

“嗯?”

“那个人应该很有经验,避开了摄像头的范围,有些大范围的摄像头……不知道为什么当天的录像还被破坏了,我找无异帮忙来着——他是个电脑专家,经常会帮我们解决一些技术问题,但他也找不回视频资料,”闻人羽的声音听上去忧心忡忡,“夷则,我总觉得这跟你两个哥哥有关系,你最近一定要小心。”

“其实上次跟你聊过之后我没再觉得有人跟踪我了,你还是帮了我很大的忙的。这样吧,我回一趟那边,看看到底是谁在捣鬼,”夏夷则沉吟片刻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能安全地脱离李家,不会没有自保能力。”

“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闻人羽问。

“……如果方便的话,多谢。”

 

夏夷则所说的回去,并不是直接到李宅拜访——他并不喜欢那个地方。

李氏集团周五晚在市中心五星级酒店办高层年会,他获取两张邀请函十分轻松。

谁知入场前碰头的时候居然出了问题,闻人羽迟迟不至,约定时间过了十五分钟,乐无异穿着正装匆匆忙忙地冲进了酒店对面的咖啡馆。

“夏——夷则,抱歉抱歉,闻人临时出任务去了,她这行你也知道的,她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和你一起——”

夏夷则一生中少有这样失去风度的时刻,准确地说,他现在的面部表情大概无限近似于“一脸懵逼”。

“但……邀请函是实名的……”夏夷则虚弱地表示,“而且带男伴这也……”

“我有邀请函,虽然一开始没准备来,”乐无异言简意赅地回答,“闻人似乎有点担心你,虽然我觉得李——你应该没事,但她托了我我当然会来。”

“李?”夏夷则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发音,“你知道……”

“……”乐无异不自在地挠了挠头,“对,我听说过你,李氏的三公子,你还……挺有名。”

“不是什么好名声吧,”夏夷则自嘲地笑了笑,“你说你有邀请函,我就该想到——怎么,高技术人才很看不上我这等纨绔子弟吧。”

他的两位哥哥在毁坏他的名声这一点上历来不遗余力。私生子的名头总不会太好的,尤其是这个私生子还在李氏里做过半年的空降兵。

乐无异倒也不跟他客气:“说实话,有一点……我很抱歉。”

“这没什么,”夏夷则轻轻笑了笑,“我习惯了。”

乐无异看着夏夷则一瞬间黯然下去的眼睛,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李氏年会也算是商业圈里的盛事,年年都是衣香鬓影名流如云,不少人在看到夏夷则时都陷入沉默,这位李三公子曾短暂出现于他们的交际圈中,但已经销声匿迹了相当一段时间。不少有心人已经在揣测他的出现可能给李氏带来什么新的变化。

“阿焱,”一位穿着白色短款礼服裙的女士飘然而至,毫不避讳地挽住了夏夷则的手臂,“好久不见,我很担心你。”

乐无异摸了摸鼻子,尴尬地与夏夷则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见女士摆明车马要说悄悄话,他自觉地跑去找东西吃了。

“武小姐不必这样,我已经与李氏没有关系了,”夏夷则长睫低垂,不带情绪地瞟了武小姐一眼,“您或许曾经押注在我身上,但我真心建议您换人投资,否则恐怕会血本无归。”

“阿焱,我对你从来不只是商业投资。”武小姐微笑起来,优雅而落落大方,“当初我同意父亲的安排与李家联姻,是因为你这个人,哪怕你离开李家,我依然想选择你。你的两个哥哥,既非合格的领导者,亦非良人。”

“……抱歉,我还是要辜负武小姐的好意。”夏夷则依旧摇头,礼貌地拉开一点距离。

“你呀……”武小姐轻声地笑了起来,“如果没事你是不会来这个年会的,所以……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如果我能帮忙的话……”

“不,只是想和我的两个哥哥聊聊天罢了。”夏夷则对她点点头,转身找到了李烨。

 

“你居然还敢来?”在旁边没什么人的情况下,李烨说话并不客气。

夏夷则挑了挑眉毛:“我以为你在看到我发送给你的邮件之后会对我客气一点。”

“你——”李烨吞下了后半句话,冷笑一声,“李焱,别以为现在老头子还会护着你。”

“我不需要他保护,邮件里的东西以及我那份放弃股份和继承的声明我以为已经足够了,不是吗?而且,别以为声明没有附加条件啊。”

“所以你现在是来干什么?”李烨从齿缝里挤出字句,“来威胁我,还是来炫耀你靠自己也能在海天传媒混到部门经理?”

“不,”夏夷则说,“李煌也曾经收到过我发送的邮件,不过,内容和你那封不太一样,剩下的你应该能想象得到。”

“……你是说……”

“我本来是想求个清静,但现在发现并不是很容易,所以……我决定和你做个交易。”

夏夷则的余光瞥见远处正往这边看过来的李煌,唇角轻轻一扯。

他的这个大哥,猜忌心最重,如今看到自己和二哥在一起相谈甚欢,还不知道会做什么反应。

他本来也没准备放过这两个人——他并非不知道那些说母亲是个一心嫁入豪门的第三者的言论是哪里来的,只是本来他想等到自己的事业再成功一点才动手,如今……不如彻底把水搅浑。

“夷则。”

“……嗯?”

乐无异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甚至以一个略为强硬的姿态挡在了夏夷则面前。

“我们不是约好了去看看我新开发的软件吗?走吧。”

夏夷则皱起眉,有些茫然。

“走吧。”乐无异再度重复。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乐少,”李烨客气地点点头,“乐少的侦探社生意如何?我最近倒是有些事情想委托……”

他怎么不知道这个离经叛道的小少爷什么时候跟李焱勾搭在一起了!

“不必。我从来都只接那些我认为需要帮助的人的委托,换种说法,我希望我做的事是对的。李烨先生的委托我可不敢接。”

乐无异第三次对夏夷则说“走吧”,这次他甚至搭上了夏夷则的肩膀,半强迫地推着他走出了宴会厅。

 

他们并肩离开酒店,乐无异圈着夏夷则的肩膀,把他拖进了自己的车里。

“乐少?”夏夷则斟酌着说辞,“抱歉我认识的人不多……”

“你还是叫我无异吧,我爹是乐绍成,不过我从小对经商没兴趣,大学念的计算机,现在自己开了家侦探社,帮人抓抓出轨男啦骗子啦小偷啦什么的,偶尔帮闻人他们做做技术支持,”乐无异说,“抱歉,我刚刚听到你和李烨的对话,你放弃了股份和继承权?”

夏夷则有些不悦,但还是点点头。

“你在海天传媒任职也是……自己求职……呃……”

乐无异不知道怎么表述,夏夷则却仿佛知道他要问什么。

“你以为夏夷则是假名?”他微笑起来,“我的身份证上一直写的就是这个名字。我想应聘的时候HR应该不知道我有什么别的身份……我回李氏是个意外,还是个……我非常厌恶的意外。”

如果不是母亲病重,想要见那人一面,他又何必低头?

“好吧,”乐无异深吸一口气,踌躇片刻,“夷则,我刚刚会听到你们的对话是因为我在你身上放了窃听器。”

“……什么?”

“有人雇我调查你,声称是你的未婚妻,说你不但是个脚踩几百条船的负心人,还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等下?”

“我也确实……利用黑摄像头还有自己跟拍的方式,获得了一些你和女性……呃……接触的照片,说起来你的绯闻对象真是什么类型都有,我完全无法推测你的偏好……”乐无异的话音越来越艰涩,“不过你放心,委托我的人不是阿阮……但她有和你……接吻的照片……证明你们确实是男女朋友……关系……”

“……委托你的人是不是叫玉怜,”夏夷则痛苦地揉了揉额角,“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我真的不想和她发展任何路人以外的关系我被她扑倒强吻都已经三次了……”

“……啥?!”乐无异的呆毛都跳起来了。

“她不是我未婚妻,女朋友都不是,”夏夷则有点抓狂,“阿阮也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相亲认识的,我的……父亲有段时间以两周一个的速度安排我相亲,当然,借口会更含蓄一点。”

“……你等等我理理……所以你的女朋友到底是谁?”乐无异相当懵逼。

“我没有女朋友!”夏夷则难以忍受地咬了咬唇,“我是个GAY。”

“……对不起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夏夷则深吸一口气:“可能是心理阴影吧,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和女性组成一个……家庭……确认性向的时候我也有点惊讶,后来就习惯了。”

“对不起……我真的是……对不起……”乐无异阻止了夏夷则继续说下去,“我很抱歉,真的,我拍到的所有资料都会删除,如果你想要告我……我也可以发一份给你。”

“不必。”

“我真的很抱歉,是我先入为主,那天在你家的停车场发生的事……”

“让你更确定我是一个花心成性来者不拒的人?”

“……是的,”乐无异垂下头,“夷则,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接受我这么叫你……不过我……”

“没关系,”夏夷则无奈地微笑起来,“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对吗,你不会介意我是个GAY,还曾经想撩你?”

“呃不我不会歧视任何人的性向……呃……我是说,我很愿意和你做朋友,真的,夷则。”

“下次你可以直接问我。”夏夷则看着乐无异的眼睛。

“什么?”

“你刚才说完全无法推测我的偏好,你可以直接问我,真的。”

夏夷则欣赏着乐无异掩饰失败而露出的窘迫情绪,扬起了眉。

如果你问我,我会直接告诉你,我的偏好,是你。

 

END

 


评论(13)
热度(81)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