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沉迷,写不如吸,产粮不如打天梯(x)

  月下对酌  

[古剑二][乐夏]信任游戏-7

前文传送:

1    2    3    4    5    6



7

 

次日,乐无异忙着应付峰会上的各路人马,连给夏夷则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虽说他手里有技术,但光有技术还不行,哪怕是在宅男横行的IT界,人脉依然是公司发展必不可少的资源。

等他灌了一肚子酒摇摇摆摆出门的时候,下意识间对着出租车司机报出的并不是下属早就给他订好的宾馆,而是夏夷则下榻的那间。

谁知按了半天铃,房间门依旧紧闭,夏夷则踪影全无。

他掏出手机来给对方打电话,铃声响了几秒,听筒内便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方便接听”的提示音。

……这是还在为今天没能按时起来生气吗……还是有什么别的事……

他想了一会儿,然而被酒精烧糊的脑子一片混沌,难以拎出清晰脉络,还来不及理出个头绪来,就靠着门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他倒不知道片刻前清和恰好找夏夷则要一份资料,没得到回复,又兴起了些防火防盗防猪拱的玩笑心思,于是难得降尊纡贵亲自前来找徒弟。他刚出了电梯踏进走廊,便见着乐无异歪在门边,睡得吐出一串串的泡泡,手机歪在指边,屏幕明明灭灭,是一条新来的短信,来自于“夷则”。

“正在开会,稍后回。”

一看便知道是自动回复。

清和叹了口气,拿副卡刷开了夏夷则的门,把一滩烂泥似的人往床上拖,心里止不住地发愁,自家种的白菜被猪拱了已经让他很不爽了,如今还要来照顾这头猪……啧。

不行,该给老乐打个电话,狠狠敲他一顿才是。

 

与此同时,夏夷则按下熄屏键,收敛了唇角下意识流露出的笑意。

李胜元站在窗边,回身认真打量着自己的儿子。

他慈爱又温和地笑了笑:“是乐家的孩子?”

“李先生想对他做什么?”夏夷则抬眼,长睫下一线冷光闪过,黑色眸中像是寄居着一条毒蛇。哪怕老谋深算如李胜元,也不由得心下暗惊,他曾在镜中无数次看到这眼神,亦由此再度确认那个令他骄傲又隐隐畏惧的事实:面前这个私生子,才是三个儿子中最了解自己的人。

“不过他是乐氏的小公子,李先生就算要对他下手,也该三思而后行。”夏夷则露出笃定微笑,无异的身份虽然让他头疼,但也是他最好的护身符。

“呵,焱儿,你还真是……”李胜元的手搭在夏夷则的肩上,后者略一皱眉,却未曾闪避,那只手厚而多肉,骨节粗大,充满力度,竟然捏得他骨骼微微发痛。

他依然是笑,挤出脸上沟壑丛生的皱纹:“你倒是半点不担心自己。”

“我无意从政,也不惧流言,想来当事人也不会关注与他们合作的律师取向到底如何。”夏夷则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对李先生来说,这或许是致命的污点,但我和……无异,都不会在意。”

李胜元明显有些惊讶,但这流露出来的一点情绪很快被他妥善收藏:“有点意思……乐家那个孩子还真有意思……”

居然能让他的小儿子变成这样?

可惜,年轻人总是这样不知天高地厚。

他再度捏一捏夏夷则的肩膀:“焱儿,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恨我辜负了红珊。”

“那不重要。”夏夷则极快接口,“恨与不恨,本该是母亲的事情,我只希望……李先生和我,此后再没有任何关系。”

“我有自己的路,并不想变成一个时时刻刻戴着面具的政治家,也不想辜负……旁人。更何况……”他突然难以自控地露出一点笑来,语气虽然依旧讽刺,眼神却变得柔软,“我本以为李先生会乐见其成。毕竟乐将军曾经算是您手下的班底,哪怕是如今,也依然保持着相当的影响力。”

“你是说我该拿自己的儿子去和一个男人……联姻?”李胜元骤然放手,背转身去冷冷道,“我还不至于要用这样的手段。”

“是么。”夏夷则笑了笑,不予置评。

他保持沉默,李胜元亦不再开口,诡异的寂静持续了数分钟,李胜元终于长长地、缓慢地叹了一口气。

“你要知道,那个乐无异……可不是绍成的孩子。”

“我知道,”夏夷则道,“他是乐将军收养的,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算不得什么秘密。”

“那你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吗?”李胜元回过身来,望着夏夷则,眼中闪出几乎算得上真切的悲悯,“焱儿啊……你实在太年轻了。”

 

得知自己已经在醉酒状态下与老丈人见过了面,乐无异第二天醒来时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

夏夷则坐在床边,微笑着看他。

那笑容让他脊背发冷。

“……夷则……”

他睁大眼睛瞅着恋人。

夏夷则耸耸肩,做出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老师上午要休息,你最好不要去打扰,我建议你下午或者晚上去见见他,哦,他不许我在场。”

乐无异苦着脸抓住了夏夷则的手,蹭他那头乱蓬蓬的褐发,嘴里还带着酒气,看上去可气又可怜:“我真不是故意的……昨儿他们灌了太多酒……不好不喝的。”

“我知道,”夏夷则也不想再雪上加霜,放软了声音安抚他,“去洗把脸吧,你今天还开会吗?”

“……开。”乐无异没精打采地回答,“所以我今天可能真的抽不出时间见清和老师……晚上还要喝酒……喵了个咪的我不想活了,夷则你给我个痛快吧!”

夏夷则果真以手掐住了他的颈项,略微加了一把力:“好啊。”

“喂喂喂你还真下手啊!”乐无异毫不客气地抓住夏夷则的手腕,欺身上前,一个虎扑将人扑倒在床上,“谋杀亲夫哦!信不信我——”

他的动作突然静止,琥珀色的眼睛专注地望进眼前的一对黑眸中去:“夷则,你……不开心?”

夏夷则虽然依旧纵容他的胡闹,眼底却有隐忧,让笑容也变得不那么真心。

“没事……”夏夷则摇摇头,“你还是赶紧起来洗漱吧,八点多了,会议是不是马上要开始了?”

乐无异顿时一声惨叫:“啊啊啊啊啊啊死定了——!!!”

跳着脚穿裤子去了。

夏夷则安静地看着他,在对方未曾注意的时刻,舒展的眉目慢慢攒在一处,露出忧虑神情。

“对了夷则,”乐无异一边揉着抽痛的头一边随口说,“既然你老师都知道了,索性我今晚也过来睡得了,你给我开门,嘿嘿。”

“今晚不行,我今晚有事……我给你一张副卡好了,你别醉到刷不开门就成。”他最后说。

 

乐无异到了晚间,才知道夏夷则所说的“有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IT峰会后的酒会多半相对自由,你可以选择和三两好友、供应商或是公司老板一起找个卡座喝到烂醉如泥,又或者端着一杯酒鸡尾酒到处乱窜每个人都聊上三两句来联络感情,乐无异头天喝了个倒仰,今天终于学乖了,和几个常常联系的程序员一起嘀嘀咕咕地研究算法。聊到一半延枚突然举起手机,笑着插了一句:“哎我说,看看人家这些妹子,再看看我们这满场的宅男,简直让人泪如雨下啊。”

他手机上正在放的是微信朋友圈里的一条视频,是广州市举办的某个慈善晚会,当真衣香鬓影,美女如云。

而乐无异的瞳孔却骤然紧缩。

他看见众人簇拥中李胜元的笑脸——那是这位政治家又一场完美的秀——和他身旁微笑着的,略略俯身倾听他说话内容的,与他上演完美父慈子孝戏码的……夏夷则。

视频下面有条评论“这年头私生子都可以拉出来接班了吗?”

狠狠刺痛了他的眼睛。

 

暴露在闪光灯下的夏夷则若有所感,皱着眉头向一侧华丽幕布后望去。

那里并没有人。

他暗自吸一口气,重新挂上完美微笑,取了一杯酒,与李胜元手中酒杯轻轻碰在一起。

声音清澈而低弱,落在血尚未冷透的年轻人耳中,却不啻惊雷。


TBC


评论(11)
热度(59)
© 月下对酌 | Powered by LOFTER